诺秋中文 > 能穿越的修行者 > 586 出动
  “所有宣告脱离联盟的世家国度的地盘,联盟已经大体的绘制了出来。师尊,你看看。”

  时隔一个月,在世家联盟大举进攻叛逆的路上,一架飞撵之中,已经恢复自由之身的司马静拿出一张皮卷摊在案桌之上。

  飞撵十分庞大,就如一间腾空而起的房屋,内里装饰更是豪华,华美的兽皮铺底,鲸油火灯燃烧,还有股静心凝神的香气在其中飘荡。

  司马静的豪富可是堪比一些世家所有积蓄的!

  这个世界是有地膜存在的,地域也有极限的范围。

  几十万年来,除了鬼帝天齐仁圣帝君所占据的地域之外,这个世界的其他地域已被世家联盟探查的一清二楚。

  司马静现在是戴罪立功,和欲要复仇的刘伯姬、刘嫖一起分在族老司马明珠的手下,一同赶往前线。

  “围绕着百汇山脉一直朝东连接鬼帝的势力范围。无崖子和那位不能出来的鬼帝确实联合起来了。”

  张玉儿点着地图上所圈画的地形。

  “而且刘铨也应该参与到里面来了。”

  陈子昂接口,百汇山脉就是他们来时的地方,那里雷霆经年不休,云雷散人刘铨身在其中实力就00000可以得到完全的发挥。

  “应当如此,而且司马家拥有道韵神石的族老司马函遇难,应该也是刘铨做的手脚。雷神道韵,刘铨是绝不可能放过的!”

  提到刘铨,张玉儿的声音就是一沉,对于背叛,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原谅的。

  不过看着百汇山脉,两人也不由的心头一沉,身处这里,又合了雷神道韵,刘铨实力的增幅只是想想就知道有多么的可怕!

  而且雷遁之术惊人的快,打不过恐怕没人能够拦得下他,而要想在他要逃走之前击杀一位可以有预知之能的金丹宗师,更是难上加难。

  “师尊,你和陈师叔的实力能有多高?”

  张玉儿定要司马静称呼陈子昂为师叔,她一开始还是十分拒绝的,不过在陈子昂身上淘到了几次好处之后,她已经称呼的理所当然起来。

  这个时候要去与人争斗,对方还高手众多,她终于忍不住心中对两人实力的好奇,开口问了出来。

  “如果单打独斗的话,你们家的人,只有那位司马雷可以对我造成威胁。”

  张玉儿顿了顿,才缓缓开口,声音平静,像是叙述一件平常之事。

  但却让司马静美眸一睁,口中结结巴巴的开口。

  “真……真的?”

  司马雷的名头在外面不显,甚至很多世家魂修听都没有听说过,但却是司马家货真价实的第一人,也是司马家唯一一位渡过了第四次雷劫的魂修!

  他已经活了不知道多少年,最近数千年来一直闭关,让自己陷入沉睡之中,如无必要,是不允许有人叫醒他的。

  “陈道友的实力不比我差。”

  张玉儿并未回答司马静的质疑,而是淡笑着看向陈子昂,也让司马静再次一呆。

  两人前不久切磋了一下,虽然未曾真正展露实力,但也能彼此看得出大概。

  司马静脸色呆滞,整个人默默地呆在原地,她知道两人的实力会很强,却未曾想过他们竟然会强到这种地步。

  难道他们这些‘外来人’都是那么强吗?

  “司马雷是谁?”

  刘嫖在一旁开口,眼中自然也是惊疑万分,她虽然不认识司马雷,但听张玉儿的口气,这人定然是司马家最强的那一位了。

  “是我们家的一位族老,实力很强的。”

  司马静苦笑一声。

  “静小姐可在?”

  飞撵外响起恭敬的声音,也打断了里面的沉闷。

  “何事?”

  司马静迈步出门,正见一位武圣正漂浮在不远之处。

  “明珠长老让小姐过去一趟。”

  “哦!”

  司马静看了看十几里之外虚空漂浮的那出宫殿,点了点头之后,雷光一闪,已经直奔那宫殿而去。

  宫殿高达百米,占地数亩,通体以紫晶黄金打造,华丽大气,珠宝之光更是让大殿之内的景色多了份无与伦比的贵气。

  进入大殿,正中的大椅之上端坐的就是雍容华贵的司马明珠,这是位三劫魂修,实力强大,是此行司马家三位主事之一。

  在她右边,还有几位族中的熟人,左侧的面孔却有些面生,不过通过气息的感知,司马静也有些猜测。

  他们应该来自三大世家的辛家,合的是白虎星君道韵!

  “孙儿司马静,见过祖母。”

  双膝一曲,司马静已经跪倒在地,心中却开始暗暗叫苦。

  司马明珠的亲孙子其实是司马生,司马明珠向来对他疼爱有加。自己把司马生打成重伤,族中把自己安排在她的手下,也还没有其他意思。

  而她这次把自己召来,定然也不会有什么好事。

  “起来吧!”

  司马明珠手腕一动,一股无形的力量已经把司马静轻轻的托起。

  刚猛暴烈的雷霆之力,在司马明珠的手中却温柔似水,显示着她对与雷霆的操纵已经达到了骇人听闻的巅峰入微之境。

  这种实力在以前是司马静梦寐以求的追求,但现在她心中却已经出现了变化。

  “我听人说,你拜了一位武修为师?”

  司马明珠虽然已经年过两千岁,但相貌肌肤仍旧顺滑,声音依然清爽,不过说话的语气却有些严肃。

  魂修寿命悠久,十年的时间对他们来说并不算多长。而且为了隐藏身份,张玉儿与司马静的关系一直都是暗地里的,很少有人知道。

  一直到前段时间,司马静以武修之身对抗一劫的司马生,才让族人注意到她竟然悄悄拜了一位武修为师。

  这对一直以来高高在上的魂修来说,简直就是耻辱!

  不只是司马明珠语气不悦,就连旁边自己的族人,和那些外人看她的眼神,也是十分古怪。

  像是在看一个奇葩!

  司马静心中气苦,这种事你就算知道了,私下里训斥几句也没什么,却当着外人的面说出来,这不就是让我下不了台吗?

  “静儿前些年感悟道韵一直没有什么突破,就想打磨一下身躯,于是请了位武圣指点一些修身的诀窍,省的多走弯路,还能与我感悟道韵提供些思路。”

  面对众人惊奇的目光,她不由的心头再次一叹,你们看不起别人,却不知道你们这些人,又何尝被我师尊放在眼里?

  “嗯,请教一下也是无防,不过拜武修为师就太过儿戏了!”

  司马明珠的语气稍缓,算是接受了这个解释。

  “区区武修,寿不过百,如何能做我等魂修的师傅?她既然如此不懂规矩,等到了地方,就让她打头阵吧!”

  “这……,祖母,不妥吧!”

  司马静到不会担心张玉儿的安全问题,而是害怕打断了她和陈子昂的计划。

  “有何不妥?这等下等人,不知尊卑,我没有让人当场仗杀她已经是好的了!”

  司马明珠语气一厉,眼眸侧过左侧几人之时,又缓缓舒了口气。

  “今日辛家的几位英杰前来拜访,你作为我们家的四杰之一,就陪陪他们吧。我们两家向来交好,莫要让人觉得我们失了礼仪。”

  “明珠长老说的哪里话,以我等两家的关系,随意即可。”

  此时,立在左侧的辛家一位老者笑着插口。

  “听闻司马四杰之首的司马静年纪轻轻,就已经渡过了一次雷劫,我这两个孙儿辛娄、辛毕,也是渡过了一次雷劫,你们修为相仿,可以多多交流一下。”

  话音刚落,当即就有两位年轻人上前一步,朝着司马静拱手施礼。

  “静妹妹既然喜欢武斗,那更是与我们辛家有缘,我们辛家的道韵之中有白虎七杀式,正是武修之法,为兄恰好感悟出了其中的一式,等下可以交流交流!”

  辛娄脸带笑意,他们辛家也有六雄,他就是其中之一。

  而且因为感悟道韵的关系,他的肉身也有了武圣的强度,也喜欢比武较技,是辛家有名的战斗狂人。

  “哦!那等下还请娄兄指教一二。”

  司马静美眸一亮,一脸正色的拱了拱手。

  辛家的白虎星宿道韵,号称天下最复杂的道韵。

  与其他道韵的一式招法和某种感悟不同,白虎道韵有七大杀法,十六种斗战之法,虽然每个人只能感悟一种,但也是惊人的强大。

  辛家也是三大世家中人数最多的世家。

  “报!”

  殿外响起传令兵的声音。

  “启禀长老,与叛逆交接的魏国国域被万鬼涌入,已高灭国!”

  “哼,传令下去,加快速度,全力前进!我要在半个月内,见到叛逆的影子!”

  司马明珠脸色一紧,当即怒喝。

看过《能穿越的修行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