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大宋第一奸臣 > 第六十九章 两代皇帝的密谋

第六十九章 两代皇帝的密谋

  任凭独眼龙再狡猾,他也不认识手枪,他没见过这玩意儿呀。看见张宪拿出个古怪的东西在手里摆弄着,独眼龙还是蛮好奇的。基于对未知事物要认真学习的态度,他目不转睛的盯着张宪的一举一动、每一个动作。

  张宪一抬头,嗯?他举着手枪对着独眼龙,独眼龙也把拇指翘起、食指弯曲,也做了个拿枪的姿势。这是什么情况?难道这家伙拿的是一把隐形手枪?这怎么可能?张宪觉得头发跟有点儿发炸。

  “嗯哼,独眼龙,你的这个是什么意思?”张宪用左手照着独眼龙的样子比划了一下。

  独眼龙嘿嘿一笑,自然把手展开又握成了拳头,“嘿嘿,我这不是看张大帅用新奇玩意儿觉得稀罕吗,就跟着先练习练习。等到将来我要是有机会也能弄到这么一个了,用起来也方便嘛。”

  王八蛋,你差点儿没吓死我!张宪心里大骂,杀死独眼龙的念头更强烈了。“独眼龙,我来问你,那些被掳的女孩们都在这黑风山上吗?可别等到我打赢了你,结果你却说人不在这里。”

  “不可能!我独眼龙的人品,你可以去打听,吐吐沫是个钉,从来就没有说过半句瞎话!我说人在这儿,就是在这儿!”独眼龙拍着胸脯信誓旦旦。他背后的土匪们交头接耳,有人更是露出了不屑之色。

  “那,朱勇你知道吗?他在哪里?你把他叫出来,我有几句话要和他讲。”

  “朱,朱勇?”独眼龙脸色变了,独眼转了几转,“我们这儿有这个人吗?好像没听说过吧?喂,小子们,你们当中有叫朱勇的吗?谁叫朱勇?答应一声!”

  “大寨主,咱这里没叫朱勇的呀!”

  “哦,没这个人呀。那对不起,张大帅,我们黑风山没有朱勇这么个人。您是不是搞错了?他会不会叫牛勇?张勇?或者杨勇?”

  呸!仰泳?你还叫狗刨呢!张宪勃然大怒,一个字也不想听这家伙再啰嗦了,眉头一皱食指轻扣,“啪!”一声枪响,对面的独眼龙瞬间瞪大了他那只独眼。

  吃惊的看看张宪,再低头摸了一把肚子上新多出来的血窟窿,一头栽倒马下,手刨脚蹬,没几下就绝气身亡!独眼龙被张宪一枪击毙!

  土匪们顿时慌了,大寨主死了,他们怎么办?是继续抵抗呢?还是各走各的路赶紧逃跑?

  还没等土匪们拿定主意,靖国军的官兵就上来了!马文、李奇武力不行,领悟张宪的意图、带兵打仗还是蛮可以的。

  独眼龙一死,俩人指挥着两千轻骑兵哗的一下围上来,当兵的举着刀枪高声喊:“降者免死!降者免死!跪下!跪下!”的口号,过来就把土匪给圈里头了。

  有的土匪见机得早,在包围圈形成之前先跑出去了。结果跑到半山坡,山上头一声枪响,土匪应声摔倒滚下了山坡。逃跑的被打死俩,其余让吓的谁也不敢跑了。土匪们今天也是头一回见到火枪!

  这种霹雳一声响,再强的好汉也得立刻死的武器太厉害了!不管你的力气有多大、也不管你的武艺有多高,哪怕你跑出半里地了,这边想让你死也就是响一声的事儿。

  在土匪们眼里,这已经不属于兵器的范畴,应该属于仙器、神器一类的。反正是是超出普通人认知的,和神怪有些联系的东西。

  人家有这种神器在手,土匪们自知无法反抗,一个个都老老实实的,让干嘛干嘛,连逃跑的念头都没了。有个别想跑的,也被旁边的同伙儿抓住警告:“你别跑啊!当心一会儿天降神雷,把你打死了没啥,可别雷一打偏,再把我们给连累了。”

  张宪拉住最近的一个胖土匪问他:“你们抢来的女人都在哪儿?”胖土匪说了一个张宪从来没听说过的地方。

  把刘雄喊过来,张宪告诉他:“这胖子知道地方,让他带路去找你家姑娘。”又点了二十名士兵跟着去救人,张宪直奔独眼龙的聚义厅。

  其实就是一座庙。庙里供了一位全身甲胄、头戴金冠的神仙,看着有点儿像哪吒。

  也不知道是独眼龙来之前就没有老道了呢,还是独眼龙来之后把老道给撵走了。反正这座庙是既没有牌匾、也没有道士,香炉都没了。

  正当中放了一张八仙桌,桌子后头摆了一张高背椅,椅子上铺了块狗皮垫子,这大概就是独眼龙的寨主宝座了吧?张宪看了几眼,他嫌脏没坐。

  前头大殿是聚义厅,后面的院子就是独眼龙和土匪们的住处。我军战士正在挨着屋的搜查。

  张宪正打算过去看看呢,一扭头,看见银瓶皱着眉头满脸的厌弃之色,他愣了一下就明白了。土匪们住的地方想必是脏乱不堪、气味难闻。银瓶爱干净,不愿意到那种污秽之处。

  张宪一想,反正自己也没有非去不可的理由。老婆不愿意去,自己何必非要去看那个热闹呢?得了,还是留下来陪着夫人,做一回模范丈夫吧。

  黑风山上有二三百土匪,除了死的跑的,光俘虏就抓了小两百。这么多人里头总有那脑袋瓜灵光心思活泛的。张宪还在揣摩聚义分赃厅这尊泥像到底是哪路大神的时候,梁旺就从外面跑进来报告,说是有土匪自首了!

  “自首?自首好呀!过去犯过什么罪,主动交代了减轻处罚。该砍头的判终身监禁,该判十年的改成五年!”张宪随口吩咐着。银瓶站在旁边只看不说话。自己的男人办公事的时候,她从不插话。

  “大帅。”梁旺叫了一声。

  张宪一愣,“怎么了?”

  “我是想向您汇报俘虏自首交代的内容。”梁旺很是有点儿尴尬。他只能埋怨自己开始就没把话说明白,以至于让大帅误会了。

  “他交代什么了?你说。”张宪并没有注意到梁旺的尴尬,他倒是对梁旺所说话的内容来了兴趣。一个小土匪,能交代出什么有趣的事吗?

看过《大宋第一奸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