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明柱 > 第三百二十八章 想搞个歌舞团

第三百二十八章 想搞个歌舞团

  乾清宫。

  与每回一样,李缙想见朱厚熜,都要费一番周折。

  在等了不短的时间,进宫见到朱厚熜以后,李缙一面向朱厚熜禀告商信局的事情,一面把他写好的那份建立邮政系统的计划书,实际上就是几张纸,呈了上去。

  朱厚熜听完看完,对李缙说:“你还真是能突发奇想啊,帮人送信这没什么新鲜的,可你竟要弄邮筒,还有印售邮票,特别是印售邮票,真可谓是神来一笔啊,把收信人的地址和姓名写在信封上,贴上邮票,把信投进邮筒里,便可以寄信了,这很有意思,届时你能不能在宫中也设置几个邮筒啊,这样不管是宫中的妃嫔,还是太监或是宫女,想给家人写信,就不用让人带信出宫了,把信写好了,投进邮筒岂不就行了!”

  李缙反倒被朱厚熜的突发奇想弄愣了:“啊,那就要有专人在宫中收信,不然这信也寄不出去。”

  “朕让锦衣卫收信,然后再送去商信局在京中的信件分拣所,这不就可以了吗?”

  “看来皇上是看明白了微臣写的计划书,这样确实可以,那等到商信局发展起来了,邮票也印好了,也就是可以使用邮筒寄信的时候,微臣为皇上在宫中也设置几个邮筒?”

  “嗯,记得在朕住的这乾清宫门外也设置一个。”

  “是,微臣记下了。”

  “这帮人送信,还有运送货物,皆是方便于民之事,朕准了,就按你的意思去弄这个商信局吧。”

  “皇上英明,这商信局弄起来,于国于民绝对都是一件大好事,另外,微臣还有事要说,那就是微臣想跟皇上要一块地,划归到商部名下…”

  “朕早就从太后那里听说这个事情了,你想要去种地,朕没说错吧?”

  “皇上没说错,这事情都让下面的人干的,微臣闲着难受,所以想给自己找点事儿干。”

  “是吗,既然如此,那你想去种地,就去种地好了,至于地的事情,你去找黄锦吧,看看你想要的那块地,是在宫中什么人的手中,还是在户部手里,要过来便是了。”

  “多谢皇上。”

  “不必谢了,只要你不为了芝麻,丢了西瓜就行了,你明白朕的意思吧?”

  “微臣明白,微臣不会因小失大,为了种地,而耽误商部的事情的。”

  “嗯,以后免你早朝了,有事可以进宫禀奏。”

  “多谢皇上,皇上思虑事情真是周全。”

  “行了,不必说好听的话了,你要是没有别的事情要说了,就去找黄锦吧,朕还有好多公事要处理呢。”

  “呃…微臣还有事要说。”

  “哦?你说吧。”

  “皇上知道商部下面的表厂在制表卖表的事情吧?”

  “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朕当然知道这个事情了,朕还让人去买过表呢。”

  “可是皇上却不知道,如今这市面上已经出现了假表。”

  “假表?”

  “对,也就是仿制的钟表。”

  “这有什么稀奇的,应该不难预见吧,你难道没有想到有人会仿制你的钟表来卖吗?”

  “微臣想到了,甚至连对策都想好了。”

  “什么对策啊?”

  “简单来说,就是去查他们,按他们的生产能力,向他们收仿造费,他们要是乖乖地交了这个仿造费,可以让他们继续制造钟表牟利,反之,就将他们的表厂查封,这便是微臣的对策了,所以…”

  “向他们收仿造费?这个主意不错,就这么做吧。”

  “皇上,微臣还没有说完,所以微臣想组织一些人,专门去稽查、征收这个仿造费,不光是针对钟表,还包括缝纫机等物…”

  “你想弄个缉事厂?”

  “也可以说是缉事厂,但只稽查与商部有关的经济案件,其他的事情则不会过问。”

  “好,你要是觉得有需要,那你就去弄吧,但一定不能逾权,这一点你要谨记,不然别人告了你的状,那朕可就要作难了。”

  “微臣遵命,另外,微臣还想说件事,那就是微臣想搞个歌舞团,弄几个色艺俱佳的女子,编排一些好听好看的歌舞,然后去走穴圈钱。”

  “走穴圈钱?什么意思啊?”

  “就是去不同的地方表演捞钱,比如说谁人来请,便去哪里,皇上别小看这些欢场女子捞钱的能力,要是弄好了,一年挣个几十万两银子,不在话下。”

  “几十万两银子?那要极有名气才可以吧?”

  “皇上说的没错,所以微臣想跟皇上要个人,这个人就是京中北教坊司中的头牌,有京城第一名妓之称的夏溪,微臣想让这个夏溪,加入微臣想搞的这个歌舞团,以此来带动名气,还望皇上能应允。”

  “你说的那个夏溪,她为什么会身在教坊司啊,她是前朝反臣之后,还是哪个罪臣的子女啊?”

  “都不是,微臣打听过了,她只是受了牵连,所以才进了教坊司,她是十几年前因贪墨被治罪的光禄寺寺丞夏乾的侄女,因自幼父母双亡,她被接到其叔父夏乾家中居住,后来夏乾犯了事,她就一块儿被治罪了。”

  “夏乾?没听说过这个名字,他不是个什么了不得的人物吧?”

  “回皇上,他只是一个寻常犯官而已。”

  “哦…你是想为那个夏溪落籍吧?”

  “正是。”

  “你这可是第二次要朕帮你为人落籍了,上次是王满堂,这次是夏溪,下次又会是谁啊?”

  “皇上您的记性可真好,居然还记得王满堂…”

  “朕是在问你,还会不会有下次了?”

  “微臣可以保证,绝对不会有下次了!”

  “好吧,既然只此一次了,那朕就帮帮你,这事儿你也去找黄锦吧。”

  “是,微臣没有事要说了,皇上可有什么别的吩咐,若是没吩咐了,那微臣就告退了?”

  “嗯,你下去吧。”

  “是。”

  李缙应了一声,而后行礼退出了乾清宫。

  黄锦没在乾清宫内伺候,是因为不该他当值,朱厚熜的御用太监有两三人,会换班当值。

  李缙一出乾清宫,马上就让候在殿外,准备随时进殿伺候的一排小太监中的一人,到附近偏殿叫轮休的黄锦去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明柱》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