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网游之至强剑士 > 第212章 TL组织 2
  “生气了?”

  看着显示通话结束的手机屏幕,苏以乐只是笑笑,然后在心里揣测着橘枳这时候的真实心理状态。

  也没想太久,这时候更多的关注应该放在艾德蒙·柯林斯(Edmund Collins)身上,毕竟他可以说是当前存在橘枳身边的最大威胁,最不安定的因素。

  马上起身坐到电脑边上,输入一串特殊代码的她登录到一个特殊的界面里,在输入NO.7 隐流者和特殊密码之后,电脑屏幕上跟着暗下来,就像是关机了的样子。

  对这种状态倒是习以为常,戴上耳机的苏以乐开口问:“有人在吗?”

  原本还是死寂一片,当黑暗之中还是一切未变的时候,突然一道年轻女人的说话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露西娅,跟你说了很多次,在这里用英语!”

  这女人的普通话非常标准,很明显是国人,而且声音很好听,但却莫名给人一种排斥国语的感觉!

  听到这种说法的苏以乐可不买账,继续“任性”地说:“玲,我不找你,我要见一号!”

  这个女人是TL组织中的三号,NO.3 歼灭者玲,TL组织中真正的元老。

  “啧啧——”

  虽然一片黑暗中什么也看不到,但听到这种声音就基本上可以想象出那种嘲讽的样子,玲开始自说自话,“七号,为什么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你的性格还是改不了,在前辈面前,多多少少放尊重一点。”

  在TL组织中的排位,除了一定程度上参照加入组织的时间,更多的还是取决于个人对组织所具有的价值,也就是掌握网络技术的水平。

  苏以乐会成为七号,倒不是她想在TL中取得多大的权力,只是不希望自己会被组织中的其他人很随意地使唤。

  不希望被权力驱使,就要牢牢地把权力握在自己掌中,在这一点上她和橘枳倒是出奇的一致。

  不给面子,苏以乐重复此前的话。

  “我要见一号!”

  生气了,至少话音之中没有温和,玲:“你听不懂我在说什么吗?”

  我行我素,和酷酷的橘枳很像,苏以乐说:“听懂又如何,没听懂又怎么样,这和我的要求没关系吧!”

  “你!”

  发现这时候的露西娅(Lucia)就像是一颗朝上的钉子,谁碰谁倒霉,玲也是拿她没办法,因为NO.7 隐流者在组织中的地位不低,很多事情都不是她可以直接下达指令的。

  这时,又有一道男人的声音插进来,说着英语。

  “le  you have things to  can ask me,OK?I ill remove your doubts.“

  “No!“

  这时候出来的男人是来调解的,但苏以乐没有给他留点面子的准备,果断拒绝。

  “Gilbert,I only ant to talk ith Levee.“

  在组织里,这个男人叫Gilbert(基尔巴特),NO.2,审判者,而NO.1的秩序者就是Levee(莱维)。

  头痛,感觉像隐流者这样性格的女人最难对付,基尔巴特也是有点欲哭无泪。

  “Oh,young se don't say that!“

  “Shut up,Gilbert!“

  见基尔巴特在苏以乐面前也和自己差不多,玲毫不犹豫开始嘲讽他,黑暗的电脑屏幕中三人对话。

  同时和两边的人进行言语交涉,基尔巴特说出两句话。

  “No!No! did you say that?“

  “e may be not so much time for Levee to communicate ith  kno?“

  压根就不想听基尔巴特说这些话,执意要见一号的苏以乐可不会这样算了。

  见苏以乐那边沉默,一点程度上了解苏以乐的玲笑着对基尔巴特说,全是讽刺的味道,听得人很不舒服!

  “'t aste your energy to repeat the orthless content because there is no possibility that Lucia change her idea for !“

  “Shit!“

  嘴里没忍住骂一声,搞明白情况,只能选择妥协的他去通知NO.1 Levee。

  等待的过程中,玲也没有向苏以乐搭话,虽然她对于苏以乐找一号的原因也是很好奇,很有兴趣。

  大概五分钟过去,第四道声音加入对话,黑暗的电脑屏幕上仿佛可以看到站在里头的三人身影。

  在当前的技术下,在网络上利用全息成像技术实现与现实中面对面无差别视觉传输也不是难事,但他们都是骇客,身份更是隐秘,即便是一个组织成员也不会透露,这种情况下就更不可能真的进行视频对话。

  “ happened?“

  “I have a question to sak e!“

  “e here.“

  很爽快,知道苏以乐有事情找自己的他也没有任何推脱,让玲和基尔巴特先行离去。

  等只有他们两个人时,莱维那边倒是主动改用汉语和苏以乐对话。

  “露西娅,你有什么问题?”

  虽然莱维的汉语说得很不标准,但听出他想表达什么意思还是可以的,而苏以乐对这种情况更是早已习惯。

  她只是习惯了莱维的做法,而这偏偏也是莱维自己的习惯,作为一个语言天才,掌握多国语言的他习惯地迎合其他人的言语……

  嗯……这应该怎么说呢?

  有能力,就任性,嗯,差不多就是这么个意思!

  到了正题上,苏以乐也很直率地开口说:“我想问一个人。”

  莱维:“谁?”

  苏以乐:“艾德蒙·柯林斯(Edmund Collins),还记得这个人吗?”

  “Edmund Collins?”

  口中将这个名字重复几遍,话音缓缓沉下去,不知什么原因没想起来的莱维选择沉默。

  继续提供信息帮助他回忆,苏以乐补充说:“我在两年前,还在巴黎的时候见过他,他是凯文·米特尼克的学生!”

  这样一提他就想起来了,马上反问一句:“我想起来了,为什么突然问到他?”

  很紧张,因为她很担心艾德蒙是受了组织里的命令才去华城对华海大学的网络下手,如果真是这样,那她在橘枳面前的处境就会相当尴尬。

  将自己的情绪控制起来,苏以乐问:“他还在组织里吗?”

  “不在!”

  很果断,莱维直接否定了苏以乐的问题,“他在一年前就已经脱离了组织!”

  “脱离?”

  得到这样回复的苏以乐先是松口气,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然后盘踞心头的情绪又被匪夷所思取代。

  从组织中脱离出去,怎么可能,这样做绝对要受到组织内的问责吧,可她完全没有听到这方面的内容,这是怎么一回事?

  “没错。”

  猜不出来苏以乐心中的想法,但莱维还是一时间肯定了苏以乐的疑惑,“就是脱离,不是叛出,所以没有遭到问责。”

  ——这两者有区别吗?

  也是无语了,疑惑完全解不开的苏以乐心中这样想,就更加追究,刨根问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以琢磨的语气,莱维问:“你很想知道?”

  感觉这就是废话,苏以乐回答:“当然!”

  没有立刻开口,故意把苏以乐晾在边上一会儿的莱维再开口时,说。

  “l-value exchange,I can tell you intelligence about Edmund  exchange you must tell me the reason hy you research information of Edmund “

  嗯,作为一个汉语两把刀,说到一些很复杂内容的时候,深感词不达意的莱维会很自觉地切换语言系统,说自己的母语,英语!

看过《网游之至强剑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