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要塞之贼主天下 > 第八十五章 今夜要出大事

第八十五章 今夜要出大事

  到了黄昏时分,紫禁城午门大开,有资格参见御宴的官员勋贵都一个个鱼贯而来。

  他们进入午门的时候,很多人惊讶的发现午门的守卫换人了,不是他们之前熟悉的大汉将军,而是换成了一身煞气的银甲铁卫。

  这些银甲铁卫分列宫门两侧,用冷漠的眼神扫视着一个个走过的人。

  每一个进宫的人都要被搜身,确保他身上没有兵器才能放行。

  这些官员勋贵们何时受过这种待遇,当场就有人大声叱骂,反抗不从。

  那些银甲铁卫也不多说,直接将不顺从的人双臂一扭,扯掉官帽直接塞进了旁边的空房间里。

  看到这些人的粗暴作风,其他不满的人也纷纷噤声,即使心中再不满也不敢再多说一个字。

  所有人都看出来了今形势很不对劲,今夜肯定要出大事。

  一些眼尖的人甚至已经认出来这些甲士是秦王身边的亲卫,一个个更是噤若寒蝉,心中不断的猜测着可能发生的种种事情,脸色都变得有些紧张忐忑起来。

  大部分人心中都在想一件事:难道秦王此时已经逼宫了?皇宫看样子都已经被控制了啊?

  难道今夜的御宴根本就是一场鸿门宴么,秦王把大家弄进宫里是要全部干掉吗?

  众人这么一想,都有些害怕迟疑起来,向里面走的脚步都变得迟缓起来,互相用眼神交流起来。

  甚至有人打算往回缩,想趁人不注意准备溜回去。

  可是很快就有箭矢飞出落在那些往回缩的人脚下,提醒他们若是再敢往后退那箭就会直接刺入身上。

  那些想要回退的人瞬间吓得不敢再动,只能哭丧着脸往宫里磨磨蹭蹭的走去。

  正在这时,有人叫了一声:“首辅大人来了!”

  人群瞬间喧闹起来,向着正过来的一驾马车围了过去。

  夏俊泽在随从的搀扶下下了马车,猛然看到一群惊惶不安的官员围了上来,也是吓了一跳。

  众人急忙哭丧着脸将事情说了一遍,都希望夏俊泽这个首辅这时候拿个主意。

  虽然很多人平时出于各种原因与这位首辅大人不对付,可是此时却都急切的把他当成了自己的主心骨。

  夏俊泽听完事情原委之后,看了一下眼前的情景之后,心中也是惊疑不定,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过他毕竟是上过战场的人,而且也已经投靠了江川,心想如果是江川的安排的话,那么应该会给自己一些面子的。

  夏俊泽安抚了一下众人,这才举步向着午门走去。

  走进午门,他对着旁边的以为身后披着血红色披风的铁卫走了过去,显然他认定这位是这里的头领。

  “这位将军,老朽夏俊泽,不知道今日之事可是秦王殿下安排的?”夏俊泽客气的问道。

  那位正是一名千夫长,负责午门守卫,他冷漠的打量了一眼夏俊泽,抱拳道:“是夏首辅?首辅大人来了正好,本将奉秦王殿下之名把守宫门,以防心有不轨之徒混入宫中,搅扰今日的御宴。殿下有令,所有人进入必须搜身。若是不予配合之人,直接拿下。首辅大人既然是百官之首,就劝劝这些官老爷,免得自取其祸。”

  夏俊泽心中凛然,不知道宫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他虽然知道江川可能会有大动作,但是具体的情况却全然不知。

  他跟魏忠贤的想法是一样的,以为江川初入京城,要想掌握大权,必须要借重他们这些重臣的力量。

  如今看来,秦王是将他们抛在一边独自行事了,心中既有恼火,但是更多的却是失落。

  不过他现在更关心的是皇帝如何了。江川之前答应过他一旦入京会保全皇室的。他要借着江川对皇帝的态度来判断江川对自己的态度。

  “敢问将军,秦王殿下如今在何处?”夏俊泽稳定了心神,低声问道。

  那千夫长看他一眼,沉声道:“殿下知道首辅大人会有疑虑,早已留下话来:若阁老到来,请独自往太和殿一见。”

  夏俊泽闻言心中一松,既然秦王邀请自己单独相见,看来还是看重自己的。

  “多谢将军相告。老朽会劝解百官接受检查的。”夏俊泽拱了拱手又从午门退了出来。

  看到首辅出来,那些惶惶不安的官员都急忙围了上来。

  夏俊泽便劝解了众人一番,只说是如今形势紧张,京城之中恐有流寇细作,未免混入宫中对皇帝不利,所以才会如此检查。

  到底是首辅,劝解一番之后,人群安心了很多。虽然还有一些疑虑,但是却也安静了许多。

  夏俊泽劝解完百官之后,便一马当先的再次走入了午门之中。

  千夫长一挥手,旁边一名亲卫过来检查了他身上没有藏着兵刃之后,这才又让另一名亲卫带着夏俊泽前往太和殿去见江川。

  夏俊泽刚走入午门志宏,宫门外又停下一驾宽敞的马车,马车上插着的旗子上面赫然一个“刘”字。

  熟悉这辆马车的人都知道这是魏国公刘霖的马车,一些依附魏国公的人迅速围了上去。

  一身朝服,气度森严的魏国公在一个侯爵的搀扶下,敏捷的走下马车,看到眼前乱糟糟的情景面色阴沉。

  自有人上前诉苦,将事情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通。

  刘霖来的这一路上其实就已经是心神不宁。

  上次跟鹞子商量好准备在今夜御宴之上对江川发难之后,他便开始紧锣密鼓的开始操作起来。

  现在鹞子已经被他提前送入了宫中,另外还有一些在宫中他早年埋下的钉子也都被启用了起来。

  同时,其他的后手他都一一准备好了,只等着今夜发动了。

  可是自从他接到秦王江川上午进宫的消息之后便开始心神不宁,总觉得要出事。

  这一路上坐在马车上更是心烦意乱,总觉得哪里出了问题。

  现在一听这些人一说,他的心猛然一沉。他已经预感到今夜的事情恐怕不会顺利,不仅暗骂了一句:“贪生怕死之徒!”

  也不知道是骂江川还是骂自己。

  可是他知道自己此时已经没有退路了,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了。奋力一搏,恐怕还有一线生机。若是就此罢手,则会真正的万劫不复。

  他稳定住心神,对那些围着他的人微微一笑故作镇定道:“都慌什么。非常之时有非常之举。这里可是皇宫大内,天下居所,有什么好怕的。”

  说完之后举步向着午门走去。

  身后众人一看魏国公都这么坦然,很多人心中也都胆气壮了起来,跟着一起向着午门内走去。

  站在午门内的千夫长看着一脸故作镇定走过来的魏国公,脸上浮现出一丝讥笑。

看过《要塞之贼主天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