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大道朝天 > 第四十八章试问卷帘人
  红红的烛火在案头,新娘子的脸上泪两行,敷着的厚粉被冲洗出两道明显的印子。

  嫁到国公府之前,她便听说老国公的性情有些怪异,但她还是没想到会如此严重,仪式上忽然消失就不说了,居然在新婚之夜把新郎喊走,这到底是对自己不满意,还是与爷爷有矛盾,若是如此,那当初何必允了这门婚事?

  鹿鸣并不知道新婚的妻子在洞房里想什么,做为鹿国公的幼子,与流传在外的纨绔之名相比,他拥有更多的沉稳与观察力,知道父亲必然有极重要的事情交待自己,而且他已经注意到房间里的某处异样。

  这里是鹿国公的卧室,邻着窗的博物架上一直放着件极名贵的瓷器——据说那个大碗出自千年前的汝窑——打小便被警告不能乱碰,他对那个瓷碗印象非常深刻,为何今天却换了个新的?

  “今天太急,随便拿了个顶着,明天你去库房把那个欣窑的海碗拿过来放在这里。”

  鹿国公穿着一件便衣,用手梳笼着花白的头发,重复提醒道:“不要忘记。”

  鹿鸣应了声,问道:“父亲,究竟发生了何事?”

  鹿国公抬头看着他,说道:“都说我最疼你,这话不错,就连国公这个位置,我也是准备给你的。”

  虽说这几年已经有所猜想,骤听此事,鹿鸣难免还是有些惊讶,说道:“那二位兄长……”

  鹿国公举手示意他不用再说,说道:“外人以为我年老失智,只顾着疼幼子,哪里懂,我是看中了你的沉稳。”

  鹿鸣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但想得到国公这个位置,那么家里有些秘密,你也要一并承担过去。”

  说完这句话,鹿国公的神情有些疲惫,也有些放松,微笑说道:“当年我也是成婚当夜,从父亲那里知道了这个秘密,你大妈不知道埋怨了我多少年,稍后你回去了,可不要忘记哄哄你的新媳妇儿。”

  鹿鸣越发觉得紧张,问道:“父亲,到底是什么秘密?”

  鹿国公的视线落在博物架上,幽幽说道:“这秘密啊,就得从这个碗说起。”

  ……

  ……

  房间里的设置很简单,显得很清净,邻窗的博物架上也没有搁什么珍品,以砚墨黄石为主,很适合修道者。

  井九觉得很满意,取出竹椅躺了上去。

  这次离开青山,他没有忘记这件事情。

  伴着窗外的雨声,他很舒服地睡了一觉,醒来时,雨仍未歇,时已傍晚。

  他想了想,走出房间,顺着长廊来到前院,走进了花厅。

  那家人依然坐在花厅里,连位置都没有变过,只是桌上的那些菜已经收起。

  随着他的到来,花厅里的气氛顿时变得紧张起来。

  那位少妇有些不安地抱紧了怀里的孩子。

  数道视线落在他的身上,人们不知道是该起身相迎,还是应该如何。

  井九问道:“我可不可以在这里坐会儿?”

  那位中年男子赶紧起身,说道:“坐,坐,坐。”

  他本来想说请坐,但想着大人的吩咐与这些年的练习,强行把那个请字咽了下去。

  井九看了眼天色,说道:“是不是该吃饭了?”

  “是啊,您……你想吃点什么?”

  少妇起身,有些紧张地抓着前襟,说道:“我这就去做。”

  井九说道:“我不吃饭,你们不用管我。”

  少妇起身的时候,怀里那个孩子很自然溜到地上。

  小孩子摇晃着身体走到井九身前,张开双手,说道:“要抱抱。”

  谁都喜欢漂亮的事物,小孩子更不会隐藏自己的想法。

  花厅里的气氛变得更加紧张,大人们想把孩子拉回来又不敢,少妇的脸色更是变得有些苍白。

  井九看着小孩子认真说道:“不要。”

  他是真的不喜欢小孩子,因为交流效率太低,很麻烦,除非那个小孩子足够聪慧,或者有超出年龄的沉稳。

  比如果成寺里的小和尚,比如小山村里的柳宝根。

  小孩子很委屈,瘪着嘴差点哭出来。

  看到这幕画面,花厅里的一家人反而松了口气,安心不少。

  “你要喝茶吗?”少妇小心翼翼地问道。

  “不用。”

  井九意识到自己的好奇为这家人带来了怎样的压力,拿起笠帽向院外走去。

  走到院门处他停下脚步,说道:“这些年麻烦你们了。”

  ……

  ……

  雨还在下,巷子里没有人。

  井九戴好笠帽,抬手在脸上一抹,低头走进雨里。

  暮色昏沉,春雨细绵,行人匆匆,没有人注意到,他脸上有张黑色的面具。

  朝歌城东,白马湖附近的街道非常繁华,商肆云集,出名的酒楼与青楼已经提前挂起了灯笼,映着雨丝很是好看。

  哪怕落着雨,街上依然热闹,到处都是行人,各种靴子踩踏着青石间的积水,发出啪啪的声音。

  街西有座医馆。

  井九没有留意匾上写着什么字,看到匾上刻着的那朵海棠花,知道就是这里了。

  谁能想到,朝天大陆最神秘的情报组织卷帘人,就在朝歌城最繁华的地方。

  没有人能确定卷帘人的幕后东家是谁,当年他听师兄说了很多秘密,也没有提到这点。

  但按照数百年来的行事来看,卷帘人应该偏向正道。

  井九背着双手看了看四周,发现这座医馆真的很普通,而且……真的谈不上安全。

  不过卷帘人再如何神秘,终究要做生意,自然需要与外界交流的渠道——医馆确实是很合适的地方——大夫与患者之间的交谈本就需要保密,不能被人听见,而且每座城市都必不可少。

  坐馆的大夫察觉到异样,抬头看了他一眼,问道:“您是看诊还是买药?”

  井九说道:“都不是,我来问事。”

  那位大夫眯着眼睛说道:“何事?”

  井九再次回忆了一番师兄当年的话,确认没有出错,说道:“海棠依旧否?”

  那位大夫愣住了。

  井九心想这有些不专业。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大夫终于醒过神来,用幽幽的眼神看了他一眼,说道:“看来你病的不轻,随我进来看看。”

  “我没病。”井九说道。

  大夫又看了他一眼。

  井九这才明白对方那句话是什么意思,说道:“抱歉。”

  来到安静的内室,大夫直接说道:“说出你的问题。”

  井九说道:“我想知道青山宗昔来峰主与太平真人的关系。”

  大夫静静看着他不说话,就像在看一个真正的病人。

看过《大道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