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大道朝天 > 第四十二章三顾
  

  夜晚,柳十岁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星星发呆。

  他已经很久没有失眠了,直至今天玄阴宗来人,平静的山村生活终于被打破。

  这一年,他渐渐明白为什么井九很少说话,喜欢发呆。

  那是因为心里的事情太多。

  清晨起床,他与父母说了声有事,暂时不去田里。

  没过多长时间,院门便被叩响。

  推开院门一看,来人是位年老的书生,蓝色的长衫被洗至发白,胡子也都白了,给人一种德高望重的感觉。

  柳十岁有些意外,问道:“换人了?”

  老书生说道:“是啊。”

  柳十岁说道:“请教?”

  老书生说道:“一茅斋。”

  柳十岁震惊,然后肃然起敬。

  说到朝天大陆的正道修行门派,最近数十年西海剑派与风刀教风头正盛,但说到底蕴与地位,还是中州派、青山宗、果成寺以及一茅斋,一茅斋里都是书生,行事向来低调,实力却无人敢怀疑。

  老书生说道:“昨天来的那个只看了你三天,我看了你三个月,我确认自己很喜欢你这个孩子,所以我就来了。”

  柳十岁说道:“我也喜欢一茅斋。”

  他说的是真话。在很多人看来,一茅斋书生意气,清谈误国,但要知道在雪国南侵、皇统断绝的那些年头里,一茅斋的书生前赴后继,殉国蹈死者比青山宗与中州派加起来更多,有资格得到尊重。

  “请坐。”柳十岁搬了把椅子出来。

  老书生坐下,说道:“你们昨天的对话,我已经知道了。”

  一茅斋的书生,知道玄阴宗弟子就在附近,不去斩妖除魔,这本来就有些问题。

  从这句话里,还能听出他们似乎认识。

  柳十岁有些吃惊,然后不知道想到什么,沉默了会儿,问道:“您找我做什么?”

  老书生说道:“当然是带你走。”

  柳十岁看着他的眼睛问道:“去一茅斋?”

  老书生沉默了会儿,说道:“如果你坚持,也不是不能安排。”

  柳十岁懂了,说道:“我不想背门别投。”

  老书生说道:“你已经被逐出青山,再拜入别的门派,没有任何问题,而且……难道你真的要放弃?”

  柳十岁说道:“如果我想要恢复修行,便需要继续修练邪功。”

  老书生说道:“功法只是一把刀,这把刀用来杀人还是救人,全在我们一念之间。就像当时青山试剑,你用妖丹之火和血魔教的秘法战胜简如云,不就是因为你认为他是坏人?用邪派功法行正道之事,那就是正道功法。”久看

  这话很有道理,更何况他的举的例子完全说到了柳十岁的心里,但柳十岁还是没有同意。

  “就是那天,我发现自己不确定能不能握住这把刀。”

  他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能将这把刀重新拾起来。”

  老书生明白了他的意思,感慨说道:“了不起,当年如果你直接来一茅斋就好了,哪还会像现在这般麻烦。”

  ……

  ……

  一夜无话亦无眠。

  柳十岁起来,推开了院门。

  一个中年人走了进来,没有理他,背着双手,打量了一下小院,显得极其高傲。

  当然,他也有高傲的资本,气息深不可测,气度亦非寻常。

  柳十岁有些困,打着呵欠问道:“又换人了?”

  “中州派,元婴魏成子。”

  中年人说道。

  柳十岁困意骤失,震惊无语。

  以中州派为首的朝歌修行体系里的元婴境便等同于青山体系里的游野上境,这可是真正的前辈高手。

  魏成子看了柳十岁一眼,说道:“青山宗果然还是那般小家子气,似你这等材质,吃颗妖丹又算什么,居然还要逐出山门。”

  柳十岁本想说莫辱我师门,最终却保持了沉默。

  魏成子没有绕圈子,直接说道:“你不能确定能不能握住这把刀,惧的是邪功反噬,看来你的奇遇并不足够,若随我走,我传你功法助你守神,就算不成,到时候你自杀便是,若你有死的勇气,何愁不能战胜自己?”

  柳十岁沉默了会,说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玄阴宗、一茅斋、中州派不可能同时出现在一个小山村里。

  尤其前者是著名的邪派,中州派元婴境的强者,怎么可能让那个玄阴宗弟子活着,而且还互通信息。

  这只能说明,他们都是一起的。

  什么样的组织才能拥有这三个宗派的高手效力?

  小院的门被推开,一茅斋的老书生与那位神情阴冷的玄阴宗弟子走了进来。

  “你有没有听说过一个叫做不老林的地方?”

  柳十岁心想果然来了,喃喃说道:“真是没想到……几位前辈请坐,我去给你们倒杯茶。”

  说完这句话,他转身进了厨房,拿起了菜刀,毫不犹豫地向自己的脖子砍去。

  一道阴风从院里灌入厨房,把他掀飞出去,重重地撞到墙上,菜刀落在地上,发出当的一声。

  玄阴宗弟子冷笑说道:“反应倒是挺快。”

  老书生取出一块方巾递给他,示意他擦掉唇角溢出的血水。

  魏成子说道:“青山弟子都被师长教的太迂,不老林又不见得都是坏人。”

  柳十岁拒绝了那块方巾,扶着墙站起身来,用衣袖擦掉血,盯着魏成子说道:“不,你们都是坏人。”

  “功法不分正邪都是刀,不老林也是一把刀。”老书生看着他温和说道:“你可以用这把刀来做好事,比如朝歌城里的奸臣,又比如那些准备投降的大将,这样的人多杀几个,天下苍生都会感谢你。”

  柳十岁摇头说道:“我不相信不老林会有好人。”

  “难道青山宗都是好人?如果都是好人,你怎么会落到如此下场?我中州派,同样也有恶人。”

  魏成子说道:“不老林同样如此,有好人也有坏人,所以关键还是你想做什么样的人。”

  柳十岁沉默了会儿,说道:“但你们怎么证明?”

  玄阴宗弟子听得有些不耐烦了,盯着他说道:“如果你不肯随我们走,我就把你们全村人都杀干净。”

  柳十岁看着那位老书生说道:“我觉得这样的人连做好事的资格都没有。”

  老书生微微一笑,没有说什么。

  啪的一声轻响。

  魏成子的手掌击在了那名玄阴宗弟子的头顶。

  玄阴宗弟子的脑袋就像熟透的西瓜一般裂开,诡异的是,却没有什么血流出。

  一道黑雾从玄阴宗弟子头顶飞出,隐约可以看到一张模糊的面目,狰狞而且惊惧,拼命向屋外逃去。

  老书生不知何时已经取出一张折扇,哗的一声打开,朝着那道黑雾扇了两下。

  伴着一声绝望的惨叫,那道黑雾燃烧起来,很快便变成几缕青烟。

  紧接着,那名玄阴宗弟子的尸体也变成了青烟,消失不见。

  事发突然,柳十岁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呆呆地站在原地,没想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看过《大道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