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唯一圣神 > 100 直袭皇宫
  “这是大逆不道。”

  赵瑞双目圆睁,心中多少有点不忍心,又存在一点期待。

  天都皇朝对太子培养是将来当大帝,他心中何尝不希望,早已登上大帝宝座。

  “迂腐。”

  张麟义正言辞开导起来:“何为大逆不道,天都大帝不顾天下苍生性命,来对抗圣神,那才是大逆不道,不理会黎民百姓生死,如何算得上明君,你已得到圣神眷顾,觉得圣神是对众生有害吗?”

  赵瑞沉默不语,心中很清楚谋朝篡位是错事,但找不理由来反驳张麟。

  “信仰圣神,乃是对众生天大益事,因而传入天都皇朝是天经地义,天都大帝是在逆势而行,终究会给天都皇朝带来灭顶之灾,你只是纠正错误,领导天下百姓走上正确道路,再则说来,没让你弑父,仅仅是夺位。”张麟道。

  “可我没那个能力。”

  赵瑞虽有真元级修为,可包围皇宫强者中,太多是掌握秘术,短暂提升到天级战力。

  “此事简单,你只需登基称帝即可。”

  ……

  帝都。

  战火在天都皇朝边疆,从未蔓延到腹地,帝都百姓依然过得安居乐业。

  而且,信息交流太原始,导致对战况不了解,觉得自古以来天都皇朝就能平定天下,现在依旧能如此。

  实际上,赵常炎看着一份份战报眉头紧蹙,对战事判断显得不知所措。

  天都皇朝常年以来,国力强盛从来没有邻国敢生事,导致将领缺乏指挥经验。

  双方一开始交锋中,看不出劣势,随着时间一久,呈现节节败退,从邻国疆土上不断撤退转移阵地。

  能派得出去将军元帅,全都上战场了,其实都是半斤八两。

  平时,看起来纪律严明,一到战场问题就全出来了。

  结果,问题一层层往上报,最终落在赵常炎手里。

  此刻,赵常炎仅会治理国家,又没学过军事,他一样干瞪眼,可惜,他找不到地方甩锅,只能像似传递保存实力,尽量拖延,实在不行退出战场等命令。

  原因实际很简单,天都皇朝可不会真心用本**队来为邻国赴汤蹈火,带来利益明显不符合。

  很大程度上来说,天都皇朝信奉以人为本制度,士兵战死要给抚恤金,一旦军队伤亡人数过多,财政必定吃紧,再则说来,士兵一样怕死,为邻国付出生命,觉得很不值得,除非本国面临危机,英勇献身是有可能。

  “圣上,大事不妙了。”

  突然,一群宦官闯进来,神情极度慌张。

  “何事惊恐。”

  赵常炎依旧气定神闲,天都皇宫高手如云,不担心有外敌入侵。

  “启禀圣上,太子回来了,带来很多外人,大内高手都阻止不住,很快就要攻入此地。”一位老太监百感交集道。

  “太子难不成想造反。”赵常炎沉声道。

  他没有躲避,在一群宦官簇拥下,前往交战地点。

  此刻,平日里难得一见的大内高手纷纷现身,在皇宫中对战外来敌人。

  随同赵瑞而来,五十多位天级强者,代表着诸多王朝,以及国家公会代表人,阵仗可谓是很大,但都是回应张麟邀请前来相助,届时,任务积分是按照贡献度来计算,亦就是出面多人就分得多。

  人数上,天都皇室要有优势,数百位修炼秘术真元级武者,围攻五十多位天级武者,表面上战得持平,实际上,等待秘术维持时间一过,那就是不堪一击。

  “皇儿,你是想作甚?”赵常炎温怒道。

  他正值壮年,远未到皇权更替时间,现在儿子带领一群强者回来,硬闯皇宫目的显而易见。

  但终究不希望看到父子相残,赵常炎很想听到不一样解释。

  “父皇,我是来平息战乱。”赵瑞说道。

  “什么意思?”赵常炎有点不太明白。

  “我要提前登基,推行圣神信仰,藉此让诸国停止战争,随我一同回来都是王朝和宗门代表,全支持我登基。”赵瑞直言道。

  “放肆,你可知道在做什么?”赵常炎怒道。

  “我很清楚,人不能可神相斗,父皇你是在逆神之举,会给天都皇朝带来毁灭性灾难。”赵瑞讲道。

  赵常炎气得浑身发颤,觉得赵瑞已经发疯了,竟然相信世上真有神这一荒谬言论,断言道:“一定是妖人对你洗脑了。”

  “父皇,为何诸国沦陷,第一时间集结军队来加入信仰战争,那是圣神发布神谕任务,要将信仰散布整个天都文明圈,发展信徒数量越多,圣神给予奖励越丰厚,其中就有皇级法决,真元之上,乃是天级,他们全都是天级武者,整个天都皇室武者加起来,都难以战胜五十多位天级武者,父皇不要再反抗了,这已经没有意义,事情已成定局,滚滚大势中,若不能尽早做出正确选择,天都皇朝毕竟失去昔日辉煌。”赵瑞劝解道。

  “一派胡言。”

  赵常炎依旧执迷不悟,更是狰狞道:“今日,我便要斩杀你个逆子。”

  一位天级武者退出战场,将赵常炎击退,保护在赵瑞身边。

  不出一炷香时间,大内高手秘术失效,败势呈现,没过多久放弃抵抗,基本难以经得起天级武者一击之力。

  ……

  一日间,天都皇朝发生翻天覆地变化。

  赵常炎软禁在皇宫,当起太上皇,皇室族老纷纷表态拥护赵瑞继位,同时,向各军队发布命令撤回本国。

  信仰阵营诸多王朝停止战争,原地待命,不再向更多地区发动进攻,似乎事态平息下来。

  紧接着,又传出新帝登基,拟定好时期举行登基大典。

  近乎第一时间,信仰阵营诸国表示拥护新帝,并且表示结局战争。

  另外,举国推行圣教,散播圣神信仰工作。

  事情变得莫名其妙,简直让人琢磨不透,为何处于优势的信仰阵营停战,更表示拥护新帝,仿佛其中有着一场早已蓄谋已久的计划,使得很多大臣认为赵瑞不简单,心机很深,号召力很强大,是一位不好伺候的主子。

  实际上,他们想多了,赵瑞很单纯,只可惜遇上张麟而已。

看过《唯一圣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