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夜虎 > 第三十三章 夜袭红军5

第三十三章 夜袭红军5

  又是一片红灯亮起,似乎整个盆地都被这红光给照亮了。

  种纬丢下第二个打光子弹的*,反正这个*也是缴获而来的,现在扔了也算还给红军了。与此同时,种纬转身从土坡后面走了个大s形,绕向另一处土坡后面。一边跑,种纬一边换上了一个新的*。

  “起来,起来!抓住那小子,他就一个人!”有反应地过来的红军士兵大怕的吼着,提醒着身边的战友。

  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的红军突击队的队员们从地上爬几来,不少人的头上已经闪起了红光。但他们此时已经顾不上分辨什么了,跟着战友一齐往土坡后面攻了过去。只是此时他们的大脑已经恢复了些清明,队形已经拉开变成了散兵队形,空前、策应、警戒的分工也慢慢体现了出来。

  几名已经阵亡的红军军官远远的看着,心头却是无限的苦涩。平时训练场上练的无比拿手的东西,在实战演习的战场上却需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才体现得出来。这到底是值得高兴?还是应该自责呢?

  随军的导调员也反应了过来,他们陆续追上去,一个个的把“阵亡”士兵从追击队伍中拉出来,强令他们退出演习。实际上,在被击中以后,这些战士手中枪已经不能打响了,单兵激光对抗模拟系统已经认为该人已经死亡。他们即使继续战斗下去,也是跟着人群乱跑一通而已。

  看着前方一下子有十几个兵退下来,一个个提着枪失魂落魄的站在那里不知该进还是该退,还聚集在一起的军官们都默然无语。

  导演部的几个军官也跟着站在一边,望着这些已经阵亡,或者还可以继续参加演习的军官们继续保持沉默。虽然他们当中也想有人提醒他们,但他们还是彼此提醒着克制住了。

  此刻的红军军官们的表现——不合格!

  在一众军官受到突袭,发生大量死伤的情况后,最应该做的不是马上就发起反攻,而是应该重新建立起指挥体系来。可现在这些平时杀伐国断的红军军官们,一个个似乎都变也了伤怀悲秋的林黛玉,根本没想起来谁该接过指挥员的职责。

  “祁连长,现在这些人里面就您的军衔最高了,是不是该您继续指挥……”终于,最后还是经过一名少尉提醒,“幸存”的军官里面终于选出了新的指挥官。

  只是此时,整个突袭集结地的兵们几乎都被刚才蓝军“无耻”的偷袭给激怒了,不管有枪没枪的几乎都已经冲了出去。这位新上任的上尉指挥官面临的居然是手下连通讯员都没有的窘境。

  看到新任指挥官为难的样子,再看看旁边冷着脸充当看客的导演部军官们。已经阵亡的几名红军军官纷纷长叹一声,转身回了指挥部的帐篷。下面的演习已经与他们无关了,站在这里也是让新任指挥官不自在而已。

  在这场旨在以实战为目标的演习中,红蓝双方首次拼出了真火,也打出了平时训练中一直看不到、体现不到的东西。所有的不成熟,混乱,指挥体系的不科学,细节的马虎,都惨无人道地展现在了军官们的眼前。

  平时都是英雄,真打起来全变成了狗熊!这个结果让他们有些难以接受,但这个苦果就这样血淋淋的摆在了他们的面前,想不吞下去都难了。

  不但是这处作为红军突袭集结地的指挥员们是这种心情,导演部里面聚集的军官们的心情也不好受。当消息传过来的时候,整个导演部里的人们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他们怎么也不敢相信,堂堂红军的一个营指挥部被蓝军的一名士兵给扫了。五名校级军官,六名尉官都被击毙,其他被击毙的士兵也有近二十名,这怎么可能?

  更要命的是蓝军已经完全陷入了混乱,被偷袭发生了五分钟之后,追击那名偷袭士兵的行动还在继续。而且这一追击行动还是在红军指挥系统完全没有发挥效能的情况下,由红军战士们自行覆行着职责。

  而那名刚刚上任的新任指挥官根本没料到自己会接过这个担子,正忙着找到相关负责人宣布自己接任的消息,寻找阵亡者的代理军官,替换各部的负责人,试图赶快建立起畅通的指挥体系。

  只是这次红军吃的这个亏太爆了!阵亡的军官接近一打,这位祁上尉面临的是重建一个指挥体系的大麻烦,一时间根本不能有效地把现有的蓝军部队调动起来。

  好在这名上尉在弄明白了眼前的局面后,及时向上级报告了情况,要求临近其他兄弟部队给予支援。因为他知道,在眼下的形势下,如果蓝军大部队来袭,这支已经完全混乱的蓝军部队面临的肯定是待宰的命运。

  在这之后,这位祁上尉发出的第二个命令,就是派出一名中尉去统管搜剿蓝军偷袭者的队伍,同时传达自己的命令,要求尽快完成追击和肃清残敌的任务。他这道命令下得稍晚了一些,再加上新派出的军官需要赶紧追上追击残敌的队伍。而此时红军内部人员损失巨大,想要真正发挥效用还需要很长的时间。

  种纬在逃跑,快乐的逃跑!

  他知道自己的战果丰硕,同时也知道自己捅了个大马蜂窝。在打完第二个*,消灭了十几名追击的红军士兵后,他几乎就是在全速的逃跑之中。他已经看好了自己的撤退路线,因此一开始他就把追兵给甩了开来。再加上被他回头一杀打得聪明起来的红军提高了警惕,重新组织和包抄浪费了很多的时间,结果让他从容地逃出了百米距离。

  等追击的红军士兵们发现不见了目标,自尊心受辱的他们都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被人偷袭也就罢了,结果对方连军官带士兵一起打,一下就消灭了差不多二十号人。很多人的领导和战友都上了阵亡名单,就此退出了这场演习。

  等红军发动追击的时候,这才发现对方只有廖廖的一个人!这么一大群人,外围还有警戒和哨位,就这么放这一个家伙进来了?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更可气的是红军战士们开始追击的时候,对方那个家伙一个闪光雷扔过来,又一通狂扫再次报销了红军十几个人。这可是红军主力团啊!什么时候吃过这种亏?丢过这种人?

  看到偷袭者跑出很远,身形在土丘和灌木的掩映下时隐时现,追击的红军士兵们急眼了。他们撒开了大队呈扇形兜了上来,看那气势汹汹的模样,是非把种纬抓到不可了。

  现在追击种纬的已经不仅仅是端着八一杠的步兵了,就连操着大扳手的装甲兵都追了上来。真不知道他们要是真的抓到种纬,会不会拿着大扳子给种纬紧几扣?

  眨眼之间,种纬已经逃到了和牛柳分手的土坡下边,距离翻上土坡逃出这个小盆地也就差上那么七八十米的距离了。只要逃出这片盆地,在外面几乎一马平川的广阔草原上,凭他和牛柳脚下的功夫,这群红军追兵想追上他们的希望可就不大了。到时候哪怕没人来接应他们,他们也一样可以逃回去。

  只是这个时候,种纬可不想那么简简单单的逃走。既然来了,既然已经消灭了那么多敌人,干脆就再干一笔,让红军再感受一下特警团士兵单兵作战的能力。何况土坡上还要牛柳这招暗棋存在,他会让红军记住这次深刻的教训的。

  种纬向牛柳藏身地点往东,约百米左右的一处两个小土丘形成的鞍形区域跑去。在那里他的火力和牛柳的火力可以织成一个交插火力网,给追兵沉重的打击。而且那个位置的隐蔽性非常的好,哪怕盆地四周的高坡上有红军的其他哨兵,他也可以在牛柳的火力支援下坚持一阵子。

  果然,就在种纬向那个小土丘跑过去的时候,盆地上方的高坡上有一支八一杠也打响了。只要看那向种纬喷吐火舌的枪口焰打成了一个点,种纬就知道对方是瞄向了自己。

  夜间射击的时候,枪口焰从侧面看是小半尺的一团,两头略尖,小间稍大。但如果是被枪指着射击,那枪口焰就只是明亮的,和拳头大小差不多的一团。凭着这一点,你就可以知道对方是在向着你射击,还是在向其他目标射击。

  看到对方瞄着了自己,种纬赶忙俯身一滚,然后寻找着地形地物隐蔽着自己的身形,继续快速向那处两个小丘形成的鞍形掩体位置移动过去。与此同时,他还在心里暗暗的祈祷牛柳现在千万别开枪掩护自己。因为这个时候开枪就提前暴露了牛柳这个火力点,等会追兵上来就不能发挥更大的作用了。

  看到种纬被阻挡,然后又被压制在了土坡下面,牛柳一度真想开枪打掉那个土坡上的哨兵。但好在他凭着对种纬的熟悉和了解,再加上自己对战场情况的判断,最终他还是忍了下来。

看过《夜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