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一剑倾国 > 16、以命赌明天
  燕离一整天都待在天阙阁。

  扫地?

  他才不干。

  他徜徉在秘籍的海洋之中,简直如痴如醉,如醉如狂,如狂如梦,如梦如幻。

  天阙阁秘库藏书十二万卷,其中秘籍的数量达到了一个恐怖的数字。

  一开始他是拒绝的,他不过是打着记下来日后抄录了拿来卖钱,但是随着阅读的深入,他发现沉寂已久的修为瓶颈似乎有所松动。

  渐渐他才领略到,什么叫做取百家之长。

  虽然他身上即便最差的《青莲剑歌》,也是当世不可多得的剑诀,但并不能说它们涵盖了剑道了全部。

  剑道是一个极广的领域,各家有所擅有所不擅。

  拿《藏剑诀》来说,虽然其效果惊人,但缺陷是很被动。对手不出手,就等同于摆设。

  再说《太白剑经》,说它是当世第一的绝学,可能没人反对,但说它涵盖剑道的全部,那就太夸张了。

  排在第一位的并非全部,就好像状元和榜眼的差距很可能只有一丝微妙的差异,通常取决于执政者的喜好和意向。

  在如山如海的秘籍面前,燕离成了孜孜不倦的学子,读完一篇又一篇,不觉已是饥肠辘辘。

  自乾坤袋取了些干粮,随意吃了些,便又一头扎入书海。

  每看过一道剑诀,即有一道淡淡的剑影落入源海之中,围绕着剑心,看来和那些真气没两样,但是这些剑影本身就是剑诀的核心。

  他身具一品剑主,所有剑诀无师自通;但剑诀以外的就不行了,譬如他尝试取了道《五行微意》的秘籍阅读,每个字他都懂,也明白它的含义,可合在一起他就一窍不通了。

  这法门的大意就是粗略运用五行之术。譬如生个小火或者弄点水,都是很粗浅的术法运用,他偏偏就是掌握不了。

  这或许就是有所得即有所失,能量守恒定律,也是亘古以来颠扑不破的真理。

  除了剑诀以外,看的最多的是关于符箓、人文地理、风土人情以及三界传说等等的书籍。

  通过书籍可以更快了解世界以及它的运转。

  他查到了八部天龙的资料,现在他终于知道自己身上的诅咒的来历。

  那是第一纪元的纪元之主,传说中“龙星降世”的第一个应兆者。八部天龙曾一度统治阎浮世界,之后发生了什么变故,却没有记载。

  修行史料并不齐全,他也是在各种书籍之中东记一些,西学一点,渐渐凑出来的一个模糊的轮廓,具体怎么样,恐怕也只有活在当年的人才知道。

  但是,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各方面都重复记载的一点:说是三千多年前,一个叫白空雪的神剑仙一剑毁了八部天龙残部还有整个西仙界。

  重点是“残部”。八部天龙发生了什么变故,为什么只剩残部?白空雪又为什么要毁掉他们?

  他怀疑这个白空雪,就是祖祠里画像上的女人,也就是他的祖师,《太白剑诀》的创始人。

  现在,他开始对阎浮世界的历史产生了好奇心。当然,更多的还是想找出龙神戒的来历。

  但是在接下来的几个时辰里,他阅读了大量史记和残本,讲的却大多是重复的东西。不过,他又知道了一个常识,那就是“神剑仙”。

  只有剑道最强者才能被冠上“神剑仙”这个称谓,当世最强神剑仙是苏北客,修为已经到了不可思议的境界。

  要立在星空之上,就必须拿到这个称谓。

  燕离胸中不禁激荡起了万丈豪情。

  看得疲倦了,就打坐恢复。

  恢复了精力,便开始新一轮的修行。

  如此直到入夜时分,他再次存思观想时,终于发现源海产生了变化。

  如往常那样,天门洞开,五色虹桥流转不休,剑影滴入源海之中。

  但今次不同往日,清晰见底的源海渐渐多了种渺冥之感,又似乎自天门处投下来一道道光影,其中一道,竟是一轮巨大的银月。

  其余的看来像星辰,但十分的模糊。

  按照境界的记载,只要星月完整,就算是突破入境了。

  一旦突破入境,就能粗浅调用星源之力,他动用新学到的剑诀时,就可自由选择是否发出“会心一击”了。

  现在还差一点。

  没想到汲取他人的秘籍,会有如此功效。

  机会难得,当下退出观想,继续研读秘籍。

  ……

  悦来酒楼,公孙伯约的小院。

  “大人,离恨宫有英灵殿,怕是无法潜入。”周平道,“我们只有四更天时才有机会混进去,在下都已经安排好了。”

  “嗯。”公孙伯约正在闭目养神,淡淡地应了一声。

  周平松了口气,便退到了门外,找了个地方坐下,静静地等待着四更天的到来。

  四更天一到,不用他叫,公孙伯约已经走出房门,“走吧。”

  他当即带着公孙伯约到了街市,换上粗布衣衫,在和一个菜贩交接后,推着一板车的菜,向王府而去。

  公孙伯约打扮成运菜的帮闲。

  “王府每天这个时辰都要运送新鲜的菜蔬。”周平道,“大人动手的时间只有在下卸菜的空当。也就是说,您要在半刻钟内按图索骥,找到天阙阁,抓住犯人燕离,当然不可发出动静,然后跟在下汇合,将犯人藏在菜筐里运出去。”

  “一旦您的行动暴露,”他轻声地试图让公孙伯约更加重视,“包括在下在内,很多人都会死。”

  公孙伯约微微眯眼,道:“我是不分轻重的人吗?”

  “在下的身家性命,全都压在这上面了……”周平苦笑着道,“为此,在下已让妻小连夜离开洛京,去了巨鹿境。”

  “有这么夸张?”公孙伯约的眉头渐渐凝重起来。

  “在下已说过了。”周平苦笑不止,“莫说燕离现在被霸王看重,便是他的小小一条狗,在洛京一亩三分地内,谁动谁倒霉。”

  公孙伯约目光灼灼地盯住他,“你既不是孤鹰手下,也不是我手下,大可以拒绝的。”

  周平撑起胸膛,“我周平前半生穷困潦倒,但从来自觉只缺一个机会,若不能出人头地,枉在世上走一遭!”

  “说得好!”公孙伯约目中闪烁异彩,“此事过后,不管成败,你拿我印信去大隅学宫,自有你的一席之地!”

  PS:馒头说我还欠一章,可能我记错了,既然馒头这么说,那今天三更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一剑倾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