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大唐官 > 9.窦中丞就理
  李豫的额头也是渗出汗水,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定夺,这可不是单纯的伤人事件,而是会动摇到唐和回纥外交关系的大事。

  “陛下,莫不是忘记先前回纥使团兵持刃擅出鸿胪寺,于坊街杀人之事?更有之前的陕州之辱。此等狼子野心、贪暴无恩之徒,如不严惩,我大唐此后何以行王化于天下邦外?”颜真卿不依不饶。

  听到这话,李豫的嘴唇颤抖几下,但还没来得及表态,常衮便接上来,“陛下,此一时彼一时,如今大计正是驱逐西蕃、恢复陇右,战马、仆从依旧要仰仗回纥,切莫以小意气而乱大谋。况且据臣方才所闻,被杀者不过一介婢女,事端更是由买卖争执而起,很难说孰是孰非,若因此而导致二国交兵,为此死难的将士、民众又何止千万?”

  “当市持刃杀人,还用谈什么是非?”颜真卿厉声驳斥道。

  “高岳、郭小凤亦挥刃杀人,怎可不谈是非曲直?”

  此刻尚书仆射刘晏、中书舍人崔佑甫等立在旁侧,凝重不语。

  “好了好了。”李豫皱着眉头,身体好像又虚弱不少,接着来回踱了数步,“郭小凤乃是汾阳王帐下的虞侯,这件事必须得报汾阳王知晓。高岳乃是朝廷命官,明日移于御史台鞠问——今晚当直的御史中丞为谁?”

  “窦参。”

  “便交给窦参,另唤萨宝一道参与,免得偏听则暗。”

  皇帝如此说后,当即就有书办将消息泄露给了紫宸殿西面的少阳院。

  “高岳正乃勇士也!杀得好,杀得痛快。”太子李适在内室里听到这个消息,激动得站起来,在屏风后脸色潮红,连声对妻子王氏低呼痛快。

  李适永远不能忘记,方才便殿里颜真卿所说的“陕州之辱”。

  那还是宝应元年(762)的事,当时李适就任天下兵马元帅,率幕府和军队,约定和回纥的牟羽可汗会师于陕州,共同讨伐史思明。可在陕州营地里,李适去拜见牟羽可汗时,骄横的可汗居然让唐太子对自己行拜舞之礼,理由是唐和回纥约为兄弟,那本可汗便算是你叔父,你就得行见长辈之礼。可李适也是年轻气盛,便抗辩说我是大唐太子、天下兵马元帅,我们看权不看辈分,没有理由向你行拜舞礼。

  牟羽可汗很快放弃了讲道理,直接让手下将李适扭送归营,将他的随从扣留下,各毒打了一百鞭,结果李适元帅府判官韦少华、右厢兵马使魏琚伤重身死——这是李适这辈子永远的耻辱,他一直在少阳院供奉着韦、魏二位的神主牌位,更是将这仇恨深深埋在心中。

  “是的,我就是恨回纥。”

  现在高岳的所为,是多么让他快意。

  这几乎将之前高岳拒绝尚唐安而产生的不快完全抵消,当他知道宰相常衮居然要惩办高岳时,对常衮的反感情绪迅速占据上位,“是窦参主持鞠讯吗?”

  这时,皇城御史台的中丞窦参,已接受到皇帝的墨敕,起身整顿衣冠,准备入大明宫的中丞院受理此案。

  他旁边,刚刚得到这个消息的另外位中丞崔宽,则是目瞪口呆。

  唐朝御史台的官署,原本只在皇城内有,这时御史大夫已不常置,即“缘大夫秩崇,官不常置,中丞为宪台之长”,事务主要由二位中丞分理,御史台内分为二厅,二位中丞各居一厅,来指挥三院,哪三院?即台院、殿院和察院,台院即侍御史,殿院即殿中侍御史,而察院即为监察御史。其中前两者的工作都和大明宫有关,台院要在宫里受理案件,殿院则要在朝会时担当纠察,每日都要入宫,所以必须要在大明宫内有个专门办事机构,这便是大明宫的中丞院,由二位中丞轮流当直。

  “这次的案件是大三司主持?”窦参临行前,崔宽颤抖着问到。

  若皇帝很重视这次的事件,会启动“大三司”即御史中丞、刑部侍郎和大理寺卿,不过窦参摇摇头,说陛下只让我中书舍人薛蕃、给事中刘逎鞠讯此事。

  一听这话,崔宽就明白皇帝言下之意是让自己避嫌了,且一位中书舍人一位给事中,其实都是摆设,拿主意下决议的肯定是这位窦中丞。

  崔宽急忙握住窦参的手,眼泪都快流下来,连连替高岳向他求情。

  而窦参只是不咸不淡地嗯了声,也不知道应承没应承,就离开御史台,向大明宫中丞院而去。

  而御史台对面便是秘书省,窦参正在走着,便于墙下遇到他的族子窦申窦喜鹊。

  现在窦申已是秘书省校书郎,只见他悄然躬身,对叔父说道,“多有冠族子弟,希望能断高岳的罪。”

  窦参冷哼声,“什么冠族子弟?不过是群借了粟特胡商钱财的浪荡子而已,受了胡商好处来撺掇你,你又来要挟我,这种陛下都注目的事,你还敢做手脚不成?”

  “不敢不敢,只是向叔父说说舆情而已。”窦申见叔父语气不对,急忙告罪。

  “别以为我不清楚你的绰号叫喜鹊,私下地还不清楚收取胡商多少好处,哪日喜鹊变乌鸦,到时候别怪我没提醒过你!”窦参怒声训斥了族子番,便拂袖离开。

  往前走着走着,窦参停下脚步,若有所思,接着对身旁两名随行的御史吩咐如此如此。

  同时,在宣阳坊的万年县公廨监牢里,旁边的几名被拘押的胡商得意洋洋,叽哩哇啦地互相说笑着,好像马上就能出狱似的。

  那边,高岳突然向郭小凤拜倒,这个举动倒是惊住了小凤,忙问“高正字为何如此啊!”

  “郭虞侯实不相瞒,此时我高岳的性命全在于你一手。今日你仗义勇为,斩了胡作非为的胡商和回纥凶手,我高岳认为你是个值得深交的坦荡荡男儿,如今有些肺腑之言不得不说。”

  “高正字,请,请说。”郭小凤猛然给戴了这么高一顶帽子,不由得浑身舒坦,便不由得顺着高岳的意思起来。

  “我怕长安城的回纥人,会来此县廨杀你我灭口。”高岳大声喊出来,门廊外把守的县吏都回头来望,带着大惑不解的神情。

  “怎么可能高正字,这里可是天子脚下,万年县衙啊!那群回纥......”郭小凤接连摆手,说高岳说得不过是番笑话。

  然而话音未落,监牢外的公廨处,突然传来鼓噪声和马蹄声,喊杀震天动地!找本站搜索"CM" 或输入网址:

看过《大唐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