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天眼术士 > 第1246章 再为赵家卜卦

第1246章 再为赵家卜卦

  “啊!什么结?我一定能解开。”赵玲惊道。

  “这个男的是谁?”我看着跟着赵玲来的一个中年男人说。

  “哦,是我舅舅。这是我舅舅。”赵玲忙介绍着。

  “是亲舅舅吗。”我确认了一下。

  “是,潇先生。我是玲玲的亲舅舅。是她母亲的弟弟,叫王维新。”赵玲的舅舅忙点头说。

  “你没有在你姐夫的公司里面。”我平静的问。

  “没有,我在机关单位上班。”王维新忙说。

  “那我跟你们说,当初卦象显示,你爸爸公司里的一个姓刘的副总要阻止你爸爸向欧美市场开拓业务。此事与他有关。要想救回你爸爸,就看你怎么对付姓刘的。”我平静的说。

  “啊!是他!”赵玲惊道。

  “对。”我简单的回答着。

  “这,我以什么理由去找他?”赵玲顿时不知所措。

  她舅舅惊了一下就凝思着。

  我就默不作声,看着远处的游人。

  “潇先生,给我出个主意吧。求求你。”赵玲忙恳求着。

  “这个,我不好出主意。我已经把这么重要的事情说出来,就已经是冒着风险了。”我淡淡的说。

  “谢谢潇先生,我们告辞了。以后再重谢。”王维新忙道别。

  “还有,是卦象显示,他安排了一个叫牛刀的绑架你父亲的。”我点出了重点。

  “谢谢,谢谢潇先生!今天打扰了,日后重谢!”王维新感动的说。

  随后,他就拉着赵玲快速离去。

  我就感叹,那姓刘的副总,简直是自掘坟墓。自认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却不知道有天老爷在看着他。把他那作恶的信息,通过卦象显示给了我。

  现在呢,我相信赵玲的舅舅会有办法搞定那姓刘的副总。不过,赵玲的父母官的左边,刚才离开时,还是黑气冲天,没有因为见到我而淡化下来。我就明白,她父亲目前还是凶多吉少。

  姓刘的被搞定后,他能不能左右了美国的那些绑匪?他怎么去对应?这不是我想的。我马上摆脱这件事情的思绪。

  不想,王维新又重新返回来了,他慎重的轻轻的问我:“潇大师,能不能给我卜卦,让我知道牛刀的地方。”

  “稍等。”我淡淡的说。心里也就明白着王维新的老练。要想让姓刘的开口,就必须先找到牛刀。至于怎么去找,就是王维新自己的事情了。

  我就拿起光绪元宝铜元,蒋双手往两边一拉,心里默念着牛刀在卦象中的模样。我的眼睛就看到了牛刀正在长沙的南郊的一处房子里的情景。那姓刘的也在。

  牛刀正在笑着说:“刘哥,现在就看你怎么收拾赵玲那丫头了。”

  刘副总就说:“收拾那丫头很容易。现在就是对方竟然要我出一个亿。这让我很头疼。

  你之前找的什么人?怎么不跟他们说清楚。”

  “刘哥,这个是他们没有向赵家索要赎金,就把这笔钱,转移到我们身上了。他们现在认为,这是绑了一个几十亿的老板,不可能就拿我们两百万就打发了。

  要么他们向赵家索要赎金。要么我们给他们一个亿,他们就了结了赵汇祥。”牛刀忙说。

  “他们这完全不讲江湖道义。”刘副总气愤的说。

  “他们可不是我们的文化啊。刘哥。”牛刀笑道。

  “笑话,你也知道讲文化。好,我走了。给我两天时间。”刘副总郁闷的说。

  这时,卦象消失。我不由苦笑起来,那姓刘的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还对外国黑道讲什么江湖道义。真是被牛踢坏了脑壳。

  随即,我就把牛刀的住处告诉了王维新。他听了后,忙道谢。就转身离去。

  晚上,我就给吴明用九天太乙神针做了第六次的针灸。做完针灸后,我探了一下他的脉象,发觉还是气若游丝的,没有什么好的进展。体内基本上是九天太乙神针吸收的天地元气在推动着那开始出现的一丝丝气血。

  那血管里的血瘀倒是都融化了,就是不能正常的流动。显得很缓慢的在流动着。不注意,就根本发现不了那血液在流动。那身上的伤口,却都已经弥合了。就连心脏的伤口都完全弥合修复好了。

  我就想,等明天针灸太乙穴后,看看情况。

  第二天,我起床后,就发现周盛夫妇等在了我的房门口。我惊奇的说:“你们怎么还没有走?”

  周盛的妻子就递上一张支票说:“我们特意来感谢你的。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

  我从她的眼神里就看出,她昨天陪着周盛,到了中山医院去检查了一下,发现周盛肺部的癌细胞完全消失了,是真的完全消失了。他的身体是没有任何的病症了。这才商量着,给我送来五百万的支票,以感谢我的救命之恩。

  我想到这个数字,就没有推辞的接过了支票一看,确实是五百万。这个数字,对于他以前数亿身价来说,不算多。

  但是,我从他们夫妇的眼神里看出,这是他们差不多全部的现金了。这几年,是因为周盛生病,四处求医。影响了企业的发展。

  目前他的资产虽然说还有上亿,却都是负债的。除了不到八百万的现金,基本上都是厂房、设备和库存的货物。

  他们给了我这五百万,也就是不到三百万的现金。这是他们理解,千金难报答我的救命之恩。

  我笑着把支票还给了她说:“这个,你们收回去吧。好好的把企业重新振作起来。以后把企业恢复了,再来回报我都行。”

  “潇先生。我知道你会算。可是,现在我的企业是没法办下去了。我只能把把企业做破产化处理。不再去搞企业,想挣什么大钱了。这身体重要的。”周盛忙说。

  “不要灰心丧气。你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就按照自己的思路,能把企业重新竖立起来。”我鼓励着他说。

  从他的命相里看出,他是会大富大贵,以后的身价不低于十亿的。

  “啊!是真的?!那,那这样,潇大夫,我就当这五百万,是你的入股,我给你百分之六十。好吧。”周盛激动的说。

看过《天眼术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