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彪悍农女:丑夫宠上天 > 第398章,报仇雪恨

第398章,报仇雪恨

  只是让龙腾没有想到的是,这边还没打起来,那厢就投降了。

  将军到小卒,一个个投降了不说,还痛哭流涕,满脸哀怨,似乎想说,“大将军,你怎么才打过来!”

  龙腾骑在马背上,沉着脸。

  这些人并不是没血性,而是实在是等了太久了。

  龙腾让崔将军收编这些人,看着这些人黄皮寡瘦,给了吃的,又给了衣裳。

  一个个捧着新衣裳又哭了起来。

  他们不敢反叛,那是因为还有家人,如果龙腾打过来了,那就不一样了。

  别说军队了,就是老百姓,也一个个感恩戴德,处处都在欢迎。

  但是龙腾依旧不敢让这些人直接进去南浩瀚,会引起混乱。

  贫富差距太大了。

  看着这些百姓,龙腾如今能做的,是一鼓作气将浩瀚全部拿下。

  而他也真的这么做了。

  每到一个城池,还没打人家就投降了,有点钱的立即给钱,有粮食的立即给粮。

  以前不敢给,那是怕给了,反而被皇帝惦记上,来个抄家灭族。

  大将军来了就不一样了,大将军不是这样子的人,大将军也好,他下面的将士也罢,都是十分守礼的。

  给的粮食,也是均分给了百姓,让百姓好歹欢过了这口气。

  五月三十

  大军已经将京城团团围住。

  京城能跑的都跑了,跑不掉的如今被关在城中。

  男子皆被强行征兵,而他们的妻儿、父母则被押去了一个地方,一旦他们敢反,等待他们的就是妻儿的尸体。

  一个个看着城楼下的龙腾,无数将士红了眼眶。

  他们想投降的,毕竟那些投降的州县百姓都有饭吃了。

  大将军如今还没来得及整顿,一旦大将军开始整顿,好日子就来了。

  而他们还知道,有人带着木匠、石匠队伍开始修建房屋、街道。

  那些将士们也有了任务,那就是开山、开垦田地。

  大将军的意思就是要让每个百姓都有饭吃,有衣裳穿。

  而这些干活的人中,还有当地的百姓。

  按照大将军的话就是,这些百姓还是要原地安居,不能随意去别的地方。

  百姓们的要求真的很简单,如今干活的时候有饭吃,等土地开垦出来,有地可以种,破旧的房屋也修建好。

  如今还是五月,种了东西下去,多少总有所收获。

  就算是种子,也有一队身穿铠甲的女兵分派下来。

  因地制宜,各地要种什么。

  每家每户还能分到两只母鸡,一只公鸡。

  有钱的人家,还能买到猪崽子。

  没有人知道那领头人是谁,只记得她温婉美丽,笑的十分好看,让人瞧着就觉得舒心。

  对老人、孩子格外的温厚。

  甚至不惧怕老人粗糙的手,会握住她们的手,说着安慰的话。

  也会摸摸那些孩子的头。

  孩子们脏兮兮的,有些孩子还长了虱子,她会吩咐人送上除虱子的药粉,细心教要怎么用这药粉。

  她到底是谁?

  “皇上……”

  崔将军低唤一声。

  龙腾深深的吸了口气,“你看那些将士,一个个都万般无奈,便这般围困着他们,也不是办法!”

  “那皇上的意思是……”

  “让将士们喊话,开了城门,跟着去救他们的家人!”龙腾低低出声。

  崔将军沉眸片刻,“对呀,不管能不能救出来,至少咱们尽力了,倒是长此拖下去,那些人不是被杀死,而是被饿死的!”

  龙腾微微颔首。

  他正是担心这个。

  崔将军立即下去吩咐了一番,将士们便开始喊了起来。

  “速速开了城门,大将军与你们一起去救你们的家人!”

  “速速开了城门,大将军与你们一起去救你们的家人!”

  “……”

  城楼上,将士们面面相觑。

  他们自然也想过好日子,如今这般,还真是让他们纠结。

  “你们可要想清楚了,若是再不开了城门,到时候咱们的妻儿别说是被杀,怕是要活活饿死了!”

  有人这般说着。

  其他人纷纷沉默。

  “你们以为大将军不打过来,是怕了吗?大将军是想给我们选择的机会,你们可知道,那些城池的将士都投降了!”

  怎么会不知道呢?

  就是以为知道,才纠结,

  “咱们开城门吧,开了城门,大将军一定会帮着咱们救出家人的!”

  “皇帝这般无情,不值得咱们为他卖命!”

  “就是,就是!”

  为首几个将军犹豫片刻,“开城门,迎接大将军进城!”

  宣王立在城墙上,看着那旗帜进了京城的时候,便知道,龙腾已经进城了。

  如今,所有的力量都在皇宫。

  便是死,他也是要死在龙椅之上的。

  宣王看着一边的龙禧,“你大哥呢?”

  “……”龙禧摇摇头。

  他不知道龙牧去了哪里。

  就连皇帝也消失不见了,甚至写下了让位诏书,让宣王为帝。

  宣王如今亦然是强弩之末,只是不肯认输罢了。

  “父王!”龙禧低唤一声。

  如今这皇宫内有三万精兵,是宣王最后的保命符。

  他知道,自己是守不住京城的,索性退而求其次,要守住这皇宫。

  且皇宫有地道,到时一把火少个干净,他还能带着龙禧死遁。

  当然,这是最后的退路。

  宣王伸手拍拍龙禧的肩膀,“怕吗?”

  “儿子不怕!”龙禧沉沉出声。

  “好孩子,父王知道你不是贪生怕死之人,不过从这一刻开始,你要喊为父父皇才是!”

  朝堂官员以及家眷都被困在了皇宫,皇宫内有粮食,他倒要看看,龙腾到底敢不敢冒着大不为攻进来。

  “是,父皇!”

  宣王看着龙禧,笑了起来。

  只是没看到龙牧,到底有些失望。

  如今,他身边的孩子,也就这两个了。

  “来人,去看看世子爷去了何处!”

  “是!”

  这皇宫有地道,皇帝也是知道的。

  这会子,皇帝由一众暗卫护着,在地道里快速走着,其中还有龙牧、瞿氏和他们的两个孩子。

  宣王妃也被人护着。

  “呼呼呼!”

  宣王妃只觉得,心脏都冒到了嗓子眼。

  她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这般狼狈,简直宛如丧家之犬,只能这般用尽力气逃跑。

  “母亲,您还好吗?”龙牧问。

  “还好,咱们继续走吧!”

  “嗯!”:

  龙牧联系上皇帝,问皇帝要命还是要皇权,

  皇帝自然是要命的。

  两个人一番商量,倒是很快有了打算,这一道地道出去,就是城外了。

  那边已经有人在接应。

  一行人出了地道,纷纷觉得不对劲。

  尤其是靠在骑在马背上的人是,皇帝、龙牧、宣王妃都瞪大了眼睛。

  “梁王……”

  梁王冷冷一笑,“动手!”

  害了他的妻子、孙子,想逃,痴人做梦。

  这皇宫有多少暗道,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而这些地道,他也告诉了龙腾。

  早早就带人再次埋伏,只等着皇帝、龙牧、宣王妃自投罗网了。

  宣王妃看着梁王,不可置信,又万分难受,双眸渐渐炽热,又渐渐冷却,最后化作平淡。

  那个男人,就那样子骑在马背上,身后是他的暗卫,都是最精锐的人。

  而皇帝人很多都还在地道里,几乎的出来了几个,就被诛杀几个。

  皇帝也好,龙牧也罢,都明白,今日他们是必死无疑了。

  梁王出手,他是不会允许有活口的。

  周围处处血腥。

  梁王沉沉看着,却忍不住红了眼眶。直到就剩下了那几个人,并一一被压制住,梁王才跳下马。

  一步一步走到宣王妃跟前,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

  “从来没有想过,这一切都是你在背后下黑手,真真是小巧你了!”

  “是,一起都是我做的,与几个孩子无关,你放过他们吧!”宣王妃祈求道。

  梁王却是笑了出来,“放了他们?你知道本王为什么会来吗?那是因为本王压根不想让你们活!”

  他要是不管,这些人落在龙腾手里,兴许还会有一线生机。

  但是他绝对不允许。

  为了盼儿,为了信哥儿,他都不会让这些人活的!

  包括那两个小崽子!

  “王爷,先从谁下手?”有个消瘦老头子上前。

  他的身后,是两个小子,手里捧着一个盒子。

  “那个孩子吧,好像还很小,比起我的信哥儿倒是要大一些,想来是知道痛了,就从他开始吧!”

  “让宣王妃好好看着,她的儿孙是怎么死在她跟前的!”

  千刀万剐……

  宣王妃顿时尖叫出声,“龙啸,你为什么这么心狠,当初明明是我先遇到你的,你却喜欢上了蓝盼儿,你为什么要这么心狠,但凡你喜欢我一些,我也不会……”

  “到这个时候,和我说这些做什么?”梁王不冷不热的问。

  喜欢他的人多了,他没必要都喜欢。

  那还孩子还很小,梁王却一点都不心疼。

  想到他的信哥儿,千刀万剐算什么,他要的就是宣王妃亲眼看着,她的孙儿一个个死在她面前。

  宣王妃奔溃了,不停的求饶,可是一点用都没有。

  龙牧想要反抗,更是被打的很凄惨。

  这一刻,梁王就站在那里,背对着这一切,抬头看着蓝天白云。

  “盼儿……”

  早已经泪流满面。

  这报仇来的太晚了些。

  可就算报仇之后,又能如何,他的盼儿再也回不来了。

  宣王妃软在地上。

  她的两个孙儿,血肉模糊的躺在她跟前,早已经二米了气息。

  瞿氏疯了,不停的尖叫着。

  龙牧也被挖出心肝,早没了气息。

  “啊……”

  宣王妃叫着。

  她后悔了,真的后悔了。

  早知道,她宁愿嫁一个简单的人,至少这个人是喜欢她的。

  她不要去害蓝盼儿,就不会有如今的报应。

  皇帝早已经瞪大了眼睛。

  觉得死亡离自己很近,很近。

  “王叔,王叔,饶命,饶命!”

  梁王看着皇帝,“把那毒药给他吃下去!”

  “是,王爷!”

  皇帝不停的摇头,不停的挣扎,当那毒药下了肚子,很快整个人都疼的痉挛了。

  在地上打滚。

  “王叔饶命,饶命……”

  “不用叫了,这毒没解药,因为我把好几种毒混合在一起了!”

  梁王说着笑了起来。

  眼角还挂着泪。

  翻身上马的时候,才说道,“都处理了吧!”

  “是!”

  当心脏被挖出的时候,宣王妃看着梁王离去的背影。

  沉痛的闭上了眼角。

  只因为爱上一个人,而这个人却从来不爱她。

  甚至从来没正眼瞧过她。

  她是凤氏一族的圣女,唯一的圣女,龙啸凭什么敢不喜欢她?

  还喜欢上蓝盼儿那个粗鲁的男人婆。

  她嫉妒,疯狂的嫉妒。

  淮南王不够有本事,再多的爱有什么用?那么就宣王,她终于如愿以偿,一步一步还是了蓝盼儿,可是如今呢,她得到了什么?

  儿孙都死在她面前,她毫无能力,甚至不能救一救他们。

  如果有来生,如果有来生,她宁愿嫁给淮南王,至少他是真的爱她,什么都愿意听她的话。

  如今她这个样子了,不知道淮南王会如何…

  她的贪心、不甘,害了太多人了。

  皇帝是活活被毒死的,几个人的尸体,都被堆在一起,然后烧掉。

  成了灰烬,被风吹的七零八落。

  梁王没有回头。

  这只是主谋死了,帮凶还没死呢。

  他不会善罢甘休的,那些该死之人,一个个都必须死。

  宫门口的对峙之中。

  龙腾骑马坐在马背上。

  “皇上,咱们进攻吗?”

  “不急,既然他喜欢耗着,就耗着吧,等父王的事情做好再说!”

  宣王以为把文武百官羁押起来就好了吗?殊不知这世间贪生怕死的人太多了。

  他倒要看看,宣王要如何登基为帝,如何让文武百官都心甘情愿喊他为万岁。

看过《彪悍农女:丑夫宠上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