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重生之时尚女王 > 第三百九十四章什么东西
  

  早上,看到沈致宁和盛骄阳挽着手过来吃早餐,两位长辈对视了一眼,看到了彼此眼里的笑意。

  “和好了?”沈老爷子故意问道。

  “我们有闹过吗?”沈致宁反问,问完他还转头看盛骄阳。

  盛骄阳立马坚定地摇头。

  沈老爷子撇嘴,“以后可别来找你们奶奶调解,大晚上的也不嫌闹腾。”

  沈致宁直接当做没有听到,他帮盛骄阳移开了椅子,等盛骄阳入座后在旁边的位置坐下。

  吃过早餐,大家该干嘛就干嘛,沈致宁去处理事情,盛骄阳则跟着弗莱琳学珠宝设计,在瑰金庄园过了几天安生日子后,他们就启程回国了。

  这阵子,虽然盛骄阳没有现身,但是她的新闻仍然挂在最显眼的地方,现在大家都在等着她出现。

  当她进新剧组的时候,一群媒体记者都找了上来,不过都被她三言两语就打发掉了。

  “还好合约已签,不然我是不是请不起你了?”顾州调侃道。

  虽然盛骄阳还没有想起那两年的事情,但徐屏和曾欢早先给她说了一些人物关系,如今曾欢这个助理也算是有了用处,时刻跟在身边提醒。

  失忆这种事她没准备嚷嚷得大家都知道,所以她一般都没表露出来,此时面对顾州这般亲近的玩笑话,她也没表露出惊讶的神情,只是顺着说道:“就算没签合约又怎样,你的面子我肯定是会给的。”

  顾州没有察觉到她失忆的事,像往常一般与她说笑了一番,然后叫上导演编剧一起讨论剧本。

  一天下来,盛骄阳就凭借着自己的交际能力,和剧组上下都处的不错。

  曾欢在跟徐屏电话汇报情况的时候,说:“咱们娇就算啥都不记得,但一点都没让人看出毛病来,屏姐你完全不用担心,我看哪我很快又要没事干了。”

  顾州他们接触娇娇比较多的人的确是没有察觉出什么,偶尔也只觉得娇娇变得有点忘性大,曾经商量好的事情一件都没记住,不过娇娇表现得太淡定了,以至于谁都没有多想。就连曾欢不在,有人来探班她都没露底。

  这个探班的人正是叶帆。

  他刚忙完了巡回演唱会的事情,趁着休假就过来探班。

  当时盛骄阳正坐在椅子上记台词,叶帆就偷偷从她身后抄了过去,然后伸手捂住她的眼睛,变着嗓子问:“猜猜我是谁?”

  盛骄阳还以为是剧组哪个人在跟她开玩笑,她也不急,只说:“总得给个提示吧?”

  “我是你演过的电视剧里的老公。”叶帆特意粗着嗓音说。

  “顾州。”

  “你怎么只知道顾州,好歹我也跟你在一起拍了好几个月对手戏。”叶帆直接用了自己本来的声音,他想着这样该知道他是谁了,哪成想被他蒙着眼睛的人却只是“哦”了声就没了下文。

  叶帆很没劲地松开手,“我说徐娇娇你这样是不是过河拆桥啊,拍完戏就不认人了是吧?”

  盛骄阳转头一看,看着眼前带着棒球帽穿着黑色卫衣的人,一脸淡定地说:“哦,是张越啊。”

  “……”叶帆。

  “……”走过来的顾州。

  也不怪乎盛骄阳认错人,她只是扫了眼徐屏给她的资料,资料上照片里的张越就是这样穿着休闲像个大男孩,因为张越的定位就是走的这种校草的随性帅气风,所以他很多照片都是穿着休闲简单。

  “徐娇娇,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你说我是谁?”叶帆掏了一下耳洞,一脸的便秘样。

  盛骄阳眼珠一转,“没错,我确实在开玩笑。”

  叶帆就差没翻白眼了,“你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徐娇娇你太不够意思了,去年答应我要来参加我的演唱会的,回头为了和你男朋友出去玩就放我鸽子,重色轻友!亏我当初还帮你们打广告。”

  “不可能,我答应过的事情一定会做到。”

  “去年十月份说好的,你要来当我演唱会的嘉宾,结果呢?我叫你来彩排,你却跟我说你在和你男朋友旅游,来不了!”

  “如果我真那么做了,只能说明我并没有明确的答应你。”盛骄阳对自己的性格是很了解的,就算这两年有太多的变化,但她相信自己为人处事的原则是不会变的。

  叶帆回忆了一下,发现还真是这样,当初他发出邀请的时候这家伙的确是没有很肯定地答应下来。

  “还有另一种原因,你在我心里没有我男朋友重要。”盛骄阳说道。

  叶帆幽怨地瞅着她,“你知不知道你这么说,你会失去我的!”

  盛骄阳嗤笑道:“说得好像我们关系多亲密似的。”

  因为她的态度没变,叶帆竟也没有发现异常。

  当未来他们无意知道了她曾经失忆过一段时间,都觉得很不可思议,也不能说娇娇装得太好,而是她表现得太淡定了,而且就算失忆了,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一点都没有失忆人士的自觉性。

  除了叶帆探班外,之后陆续也来了一些人探班。

  当然,沈致宁属于常驻民,不归在探班的人里。

  盛骄阳演的是女主角,戏份连贯整个电视剧,所以她的戏份结束时间就等同于电视剧的杀青时间了。顾州是男主角也一样。

  杀青宴上,盛骄阳一不留神就喝多了。之前没碰酒还好,这一碰酒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沈致宁刚好这天有跨国视频会议,所以姗姗来迟,然后就逮到了一只看起来很正常的酒鬼。

  “你来了。”盛骄阳朝沈致宁笑。

  看起来她神色如常,就是笑容灿烂了点。

  但熟悉她的沈致宁一眼就看出,她这是已经酒精上头了。

  “走了,回家。”沈致宁伸手揽着她。

  “一起来喝呀!”盛骄阳不肯走。

  沈致宁真想狠狠敲她两下,他跟过来的顾州颔首示意了一下,然后果断把人拉走了。

  “怎么就走了?”其他还想过来打招呼的人愣了一下。

  “这一拍戏就好几个月,现在等到杀青了……哈哈,理解理解。”有人挤眉弄眼地说。

  经这人一说,其他人一副意会的神情,然后该干嘛就继续干嘛。

  而被沈致宁拉走的盛骄阳坐上车后,还在问沈致宁:“我们去哪里喝酒?”

  她靠在椅背上,歪着头看他,脸上透着几分平常没有的娇憨,感觉呆呆的,萌萌的。

  沈致宁没忍住,抬手捏了捏她的脸颊,大概是最近拍戏累瘦了,脸颊上那原本很有弹性的小肉肉没有了,手感上就没有以往那么好了。

  还好这戏拍完了。

  “你干嘛捏我?”

  “因为喜欢你。”

  “喜欢我?”盛骄阳眨着眼,而后扑到沈致宁身上抱着他,蹭了蹭,“我也喜欢你。”

  至今还是单身狗的满军同志遭受这波甜炮弹后,心里只有一个想法:

  还是原来的配方,熟悉的甜度。

  如今已近7月,都穿得单薄,尤其盛骄阳身上还是穿着一件露肩的晚礼裙,淡淡的香气扑满怀,她这一蹭,生生蹭出了沈致宁一身火气,如果不是在车上,估计已经把这妖精就地正法了。

  沈致宁只好仅仅地抱着她,但这样并没能减少半分火气,反而更像是火上浇油,那热度隔着薄薄的衣料传来,烫得心里如同蚂蚁肆咬,想挠又挠不着。

  而盛骄阳半点都体会不到沈致宁的感受,她被抱紧后顺势就完全坐在了他怀里,整个头靠在了他肩上,呼吸全喷吐在了他脖子上。

  “阿宁宝贝,你给我唱首歌吧,你声音那么好听,唱歌一定也很好听。”盛骄阳用撒娇的语气说道。

  她现在完全被酒精控制了大脑,这样平时根本不会说的话就这么自然而然地说出口了。

  沈致宁身体一僵,很想把她推开,可是又不舍得,只能辛苦地忍着。

  他轻声哄道:“回家后唱给你听。”

  “不,我就要现在听!”

  满军偷偷瞄了眼后视镜,结果后面的挡板升了上来,挡住了他的视线。

  他凝神听着,讲真当保镖和司机这么多年了,他是真没听过大boss唱歌。

  沈致宁会唱吗?

  他本来是不想唱的,但被盛骄阳磨得没脾气了,就轻轻哼唱了一首英文歌。

  />

  (你是我的阳光 我唯一的阳光)

  grey

  (即使天空乌云密布 你也能让我笑颜逐开)

  ’

  (只想让你知道 亲爱的你是我珍重的一切)

  ……

  醇厚磁性的嗓音在车厢里轻轻响起,没有伴奏,但却是干净而动听的。

  原本还躁动不安的盛骄阳听到他的低低吟唱的歌声后,静了下来,静静地听着。

  在他唱完后,她直接捧着他的脸狠狠亲了一口。

  “真好听!”她笑着夸赞道。

  沈致宁顿时觉得哭笑不得,他反过来在她嘴唇上亲了一下,“好了,歌也唱完了,你要乖,别再闹腾了。”

  盛骄阳似乎发现了好玩的事情,也亲了回去,还反复嘬了好几口。

  沈致宁哪里还能忍,直接反攻,扣着她的脑袋,来了个缠绵的吻。

  喝醉的盛骄阳可比平时更好玩,还学着他的动作,回亲他,热情得不要不要的。

  如果不是喝多了酒对身体不好,沈致宁真想时不时灌醉她,醉了之后的她太可爱了,展露了清醒时没有的任性和娇态。

  亲了一会儿,盛骄阳突然上身退开了一点,迷茫而好奇地低头,“这是什么东西,戳到我了。”

  “……”沈致宁。

看过《重生之时尚女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