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神话版三国 > 第两千五百二十章 将帅的不同
  现在神乡的情况差不多因为李条,华雄外加高顺,已经将神乡整的半死不活了,没办法,这三个人都属于特殊的存在,按道理来说本身神乡赐福是不可能带走的,但这三个都具备了作弊的手段。

  也许以前太史慈还认为神乡的内气恢复的很快的话,现在太史慈已经彻底明白了情况,神乡的内气和他所想的纯化后的天地精气有着非常大的不同。

  简单来说神乡的内气说的现实点,其实都不应该说是天地精气,而应该说是蕴含着生命本质的内气。

  也就是那种真正从身体里面修练出来,代表着生命根基的内气,并非是简单的意志纯化渲染之后的结果,和天地精气纯化之后的内气最大的区别在于,前者更接近生命的本质。

  也就是这种内气蕴含着生命力,能轻易的让人在来到扶桑之后直接上升一个台阶,除了天地精气规格足够之后,还有一部分在于生命本质的上升。

  这玩意的做法就和童渊等人的灌顶相似,近乎是用自身的带有生命力的根本,激活其他人的根本。

  这才是是个人来到神乡就能依靠外力进入内气离体,因为那个时候神乡给于了足够多的生命本质,将其从根基上上升到了内气离体,之后用天地精气填补了气上面的空缺。

  简单来讲,带走天地精气对于神乡来说几乎没有任何的影响,因为天地精气这种东西到处都不缺,你从这里拿走,其他的地方也会瞬间补充过来,根本不会有任何的影响。

  真正有影响的在于,带走那些具备生命本质的内气,这些内气可以扩张任何人的根基,吸收了这些根基之后,可以更大程度的承担天地精气,也就是实力变得更强了。

  可问题在于,那些具备生命本质的内气,补充起来是真的在依靠扶桑所有的人,这些本质性的富含生命力,可以作为力量根基的内气,实际上就是这些人产生,奉贡给神乡,然后神乡储备起来的力量。

  这也是为什么扶桑的人都没有办法修炼的原因,从他们认知了自身文明,信仰了八百万神灵之后,他们自身用来强大的根基就在不断的开始出现损耗,用来奉贡他们的神灵。

  这种做法让神乡具备赐福能力的同时,也很大程度的扼制了神乡的扩张,面对军魂军团这种可以强行掠夺这种具备生命本质的军团,如果放任自流,很有可能将整个神乡给拆了。

  毕竟每一份蕴含着生命本质的内气,对于整个神乡体系来说也属于极其重要的基础,没了这个玩意儿,神乡玩完真不是在说笑。

  太史慈虽说没有认识到这个层面,准确的说,除了童渊可能认识到内气和天地精气的差别,吕布对于这一方面有所怀疑以外,整个天下恐怕还真没有人想过灌顶的内气和正常使用的内气有什么差别。

  如果真的只是意志渲染天地精气的差别,那么以吕布现在的实力其实最好的选择应该是先给陷阵灌顶,制作上几千个炼气成罡,先成就无敌再说。

  然而吕布虽说没弄清楚灌顶的内气和天地精气的区别,但是他还是有那么点怀疑的,因为当初为了给貂蝉和吕绮玲灌顶,吕布自身的根基出现过问题,要不是吕布强行用意志定住了根基,说不定那次可能都要像童渊一样掉等级了。

  反倒是童渊因为给自家徒弟灌顶了三次,差不多已经彻底明白了,内气和天地精气的差别,意志渲染的天地精气用在攻击上并没有和最核心的内气没有任何的区别。

  然而怎么说呢,应该不会有人用最核心的内气进行战斗,理论上除非是抱着必死之心激活自身根基,否则的话,应该是不可能动用自身最核心的内气,这些内气蕴含着生命的本质。

  所谓的灌顶,差不多就是用自己的生命力补足其他人的生命力,让对方达到正常无法达到的程度。

  当年童渊第一次给张任灌顶躺了三个月,到给赵云灌顶的时候躺的时间已经按照年在计算了。

  这其实更多是因为生命本质的损耗,也许因为有内气支撑看不出来,但实际上怎么说呢,童渊本身的寿命上限被砍了三次。

  因而如果要想补全神乡的内气,可不是简简单单的补充天地精气就可以解决得了,对于神乡来说,他们需要的是生命。

  当然换个角度来说,神乡其实最适合的是典韦来,典韦精修的方式其实是就是在不断的壮大自身的生命力,而神乡这种蕴含着生命力的内气,其实是最适合典韦用来修炼了。

  然而要是典韦过来了,那对于整个神乡的体系来说近乎是致命性的打击,说是一个人崩溃掉神乡都不为过。

  太史慈这边虽说没有人知道这些区别,但也因为一直关注着整个体系对于神乡有着足够深的认识,因而才会深刻的觉得,绝对不能让人大量的直接将神乡的内气带离。

  “切,太史子义这个浓眉大眼看着老实的家伙,居然这么吝啬。”华雄带着自己的麾下在船上不爽的说道,占据着这么好的地方,居然连让他麾下的士卒带点内气离开居然都那么多话。

  “也不能这么说啊,毕竟太史将军也有自己的思虑。”高顺尽可能的安抚着华雄,至于效果什么的,扯淡吧,高顺自己都想那么干,而且还真那么干了,能说服别人才是见鬼了。

  “话说,你想吐不。”华雄面无表情的对着高顺说道。

  “想……”高顺一脸恶心的说道,自家身后的士卒,就算是军魂面对海浪上不断飘荡的船只也出现了各种的负面状态,没办法这群人全都是北方人,而且是那种非常偏北的北方士卒,基本上这是他们人生之中极少数几次见到海。

  “以后再也不乘船了。”华雄黑着脸说道。

  “我也是这个想法。”高顺同样面色难看的说道,对于他们这些地处北方的将帅来说,乘船确实是一个灾难。

  “说起来,接下来你是直接去西北还是?”华雄虚飘起来有些,不再摇晃,自然好受了很多,然后转头对着高顺询问道。

  “去葱岭,安息和罗马的战争必须参加,图拉真军团,第一辅助军团,皇帝护卫官军团,这三个都不好惹,尤其是皇帝护卫官军团,上一次交手的时候很明显没有尽力。”高顺面色凝重地说道。

  “真好啊,有这样的敌人在等着你。”华雄感叹道,“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去看看,听说稚然那群人在那里混的很好。”

  “何止,他们混的非常好,罗马和安息都因为他的实力给于了他非常高的评价,说起来内战真的是一种愚蠢的举动,对外作战就算是战死在沙场,也是为后人而战,内战的话,真的是一无是处。”高顺叹了口气说道,“我到时候去一趟邺城,然后就去葱岭了。”

  “我也想去。”华雄带着些许的感叹说道,“其实我不大懂你说的这些,对于我来说,能征战沙场就够了,内战也罢,外战也罢,只有战场才是我们这些人的宿命。”

  华雄的出身比高顺还低一些,准确的说西凉那些将帅的出身算是中原少有的低于良家子的出身,对于这些人来说,如果不是因为乱世,他们大概也就是青皮流氓那个级别。

  华雄遇到了年轻的董卓,为董卓奉献了十年,拿到了进入中原这个舞台的凭证,对于他来说,不会去思考正义和邪恶,他的上司让他这么干,能符合道义最好,不能的话,那就算了。

  毕竟他不是什么好人,对于善并没有什么追求,他喜欢的就是在战场证明自己的价值,奠定自己的荣誉,因为战争和厮杀给于了华雄现在拥有的一切,让他站立在万军之巅去俯视绝大多数的将帅,所以他并没有停止战争的想法,他是真正的喜欢着战争。

  凉州苦寒之地,没有任何东西比战争更能让他们获益,种田还会被别人抢,那么还是不种了,让我们去抢别人。

  那里的民风从来都是如此的彪悍,他们几乎是天生的战士,只可惜历史上数次所托非人,最后只能消散在历史的尘埃。

  这一世,陈曦比任何人都靠谱,给于了雍凉那些以战争为己任的优秀兵员一条正确的道路,让他们真正能发挥出自己的力量,流转他们骨血之中的大概是那种征服的信念。

  “如果不是我们现在处于同一条战线,而且我也清楚雍凉那种环境,这要是放在以前,我们两个今天怕是就要打起来了。”高顺闻言带着感慨说道,“果然战争还是国战更好一些。”

  “对手新鲜,好处也多,打起来也没有什么负担,有一个统一的国家在身后支持,也不担心像军阀的时期,打完了衰弱了,对方让我们去吃土!”华雄爽朗的笑道,但是不知道为何有些辛酸。

看过《神话版三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