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那些热血飞扬的日子 > 第五千一百零一章 道歉酒!
  司徒清不由得愣了愣,没有想到我观察得竟然如此的仔细,仅仅只是一瞬间的事情我便看了个明明白白,这确实让司徒清感觉到诧异到了极点。

  “张少这……是不是真的看错了?”司徒清想了想随后便对着我如此询问道。

  “老实说,我确实没有必要有着这样的表现,张少的意思似乎是我应该对什么事情感觉到害怕,而这件事情就是张少的到来,这实在是让我感觉到奇怪,我又为什么会因为张少的到来而感觉到害怕呢?我欢迎张少的到来还来不及呢。”

  “是吗?”此时的我不由得笑了笑。

  “那也就是说……我看错了?”

  “张少可能确实没有看仔细吧。”司徒清倒是开始为我找起了借口。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得给你道个歉啊,那确实是我的错误。”我不由得大笑了一声,随后便不客气的拿起了面前的茶几上的那瓶人头马,直接在司徒清用过的杯子里面倒上了洋酒。

  “司徒大少,这就算是我对你的赔礼道歉了,不过分吧?”我指了指司徒清面前的高脚杯对着司徒清如此开口道。

  司徒清对我的行为更加感觉到疑惑了,他确实是有些弄不懂我到底在打着什么样的主意,为什么言行就这样让人难以猜透呢?

  不过司徒清此时脸上倒是露出了受宠若惊的表情,赶紧对着我开口道:“张少,这可使不得,哪能轮得上张少为我赔礼道歉?而且这本来就是一件小事,别说小事了,这根本就算不上事儿,张少这样可就是在折煞我了。”

  “人为什么会称之为人,因为人知道错了他能改,当然,还有一点那就是明知道不该犯的错误不会轻易去犯,这才能够成为人,如果连这两点都做不到的话,那么这跟畜生又有什么样的区别?司徒大少你说呢?”我再次对着司徒清笑着开口道。

  司徒清不由得愣了愣,他总觉得我所说的话似乎是话里有话,不过司徒清也短时间内品不出来我话里到底到底含着什么其他含义。

  “张少实在是太客气了,这种事情完全没有必要弄成这个样子,我们之间的关系,不来这个。”司徒清再次摆手道,看上去并不想喝面前的这杯酒。

  主要是司徒清确实搞不清楚我到底在卖些什么样的关子,就算这瓶酒确实是司徒清开的,司徒清也不敢在这种时候喝下去,司徒清觉得还是要弄清楚我到底想要做什么比较合适。

  让司徒清没有想到的是,此时的我一听到司徒清的这句话脸上的笑意便直接消失了,就如同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这种变化让司徒清都不由得搞得愣了愣,心想我是不是去川剧学过变脸?

  “看来司徒大少似乎并不怎么将张某看在眼里啊,否则的话张少不会连张某的这样一杯道歉酒都不愿意喝。”我瞥了司徒清一眼,随后便缓缓开口道。

  “这……张少,我可没有这样的一个意思,我一直将张少当成我的朋友。”司徒清赶紧对着我开口道,就因为这样的一件事情我便要给他脸色看,司徒清次此时也越来越感觉到我这次过来不是那么简单的。

  “既然你一直将我当成朋友,那么朋友这真心的道歉酒,司徒大少不应该拒绝才对,还是说司徒大少并不接受我的道歉呢?”我继续瞥了司徒清一眼。

  “张少,这没有的事情,我又怎么可能会不接受呢?这只是……”司徒清还想再解释什么。

  %S%

  “那么司徒大少就请吧。”我没等司徒清的话说完,便再次指了指司徒清面前的酒杯如此开口道。

  司徒清抬起头看了我一眼,又转过头看了看自己身边的大乔。

  此时的大乔也依然没有看出我到底是什么意思,还是只能无奈的对着司徒清细微的摇着头,表示自己对这种情况也爱莫能助。

  司徒清知道今天这酒不喝不行了,这让司徒清感觉到异常的郁闷,早知道是这样的一个结果,刚才自己就不推脱了,直接喝掉多洒脱?

  搞得现在就跟司徒清在我的逼迫之下司徒清畏惧我的威慑才只能不得不喝下这杯酒似的,不过司徒清仔细想想,这好像并没有什么错误的地方。

  “既然张少盛情邀请,那么我也不能不给面子,只希望张少不要将这件事情太放在心上。”此时的司徒清也只能端起了面前的酒杯,不过并没有急着喝下去,而是对着我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此时我脸上再次布满了笑意,对着司徒清温和的笑了笑点头道:“司徒大少放心,我也只是太过要求自己罢了。”

  司徒清再次笑了笑,内心反而有些更加不敢喝这杯酒了,司徒清总觉得这其中有什么猫腻。

  不过司徒清也不敢迟疑什么,司徒清真担心我一气之下什么事情都能够做得出来啊,此时的司徒清还真不觉得有什么事情是我做不到的。

  司徒清悄悄的深呼吸了一口气,随后便一口将杯中之酒灌进了肚子。

  喝完以后的司徒清还仔细的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似乎并没有任何问题出现。

  不过想想也是,我刚才的动作可完全都是在司徒清的眼皮子底下的,又怎么可能会对酒做出什么小动作来呢?

  想到这里司徒清内心也更加郁闷了起来,自己还真是害怕我已经到了神经质的地步了啊,这让司徒清有些想不明白,这到底是因为什么因素而导致的。

  “司徒大少好酒量。”我笑着鼓起了掌。

  “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一定要与司徒大少好好的斗斗酒量,我想司徒大少也应该对我很了解,我对酒这个东西其实也是非常感兴趣的。”

  司徒清放下了杯子,看了我一眼随后便笑着开口道:“不用等机会,难道今天不就是这样的一个机会吗?小乔,去把我的酒柜搬过来,我今天要与张少来个一醉方休。”

看过《那些热血飞扬的日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