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佞臣 > 第九十二章 府试案首
  严衡自然是不着急的。

  先不说他已经跟袁州知府王通达成了交易。

  自己和弟弟小严嵩能不能府试中第关系他王知府在此次被参劾的风波中能否保全官职。

  即便是严衡自己写的那篇纪大奴才的八股文,其文采也应该比得了参加府试的一帮儒童。

  不过,小严嵩并不知道他哥哥严衡已经保证了他府试必中的结局。

  因而,在看见第一批府试录取名单里没有自己的名字时,小严嵩自然也就有些紧张。

  毕竟小严嵩虽然年幼,但也知道自己几斤几两,虽然勉勉强强的答完了卷,可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写的并不如何。

  尤其是第一场的时文,小严嵩为了照着哥哥严衡的意思,强行在思路流畅的文章中插入“吾十有五而志于学”,而使得他写的时文并没有平时写的那么出色。

  现在,窦顶更是在一旁吹捧着严衡和小严嵩,一个劲地笑着说严家这是要高中府试案首的节奏。

  小严嵩见此更是心里忐忑不安,他不知道一旦自己考不上,中不了府试,会不会被这个不停在这里吹捧哥哥和自己的窦顶笑话死自己。

  甚至还有其他县的学子会不会变本加厉地奚落自己。

  这时候,第二批府试录取名单贴了出来。

  这一次是府试第十一到第五十名的。

  严衡虽然知道袁州知府王通必定会录取自己,但他不确定王通会给自己一个怎样的名次。

  因而,他还是好奇地挤上前去抬头仔细看起了榜单。

  小严嵩也很紧张地踮起了脚尖,因前面的人太多太高,他踮脚也看不到,只得伸出手儿要严衡抱起他。

  严衡便将小严嵩举了起来:“这批名单里没有你,你自己看看吧。”

  “啊!”小严嵩本来是有些小幻想的,幻想自己写的文章或许还是入得了府台法眼的,前十虽不可能,但前三十是有望的。

  但现在,小严嵩没想到自己哥哥已经直接说自己没有在这批名单里。

  然后他自己又仔仔细细看了两遍,果然没有自己的名字,就更加一脸落寞起来。

  窦顶一开始见严衡比谁都着急地挤上前去看榜单,便以为这严衡肯定也紧张了,也害怕自己中不了试。

  然后,一想到严衡在最终得知他自己中不了府试时可能出现的失落与沮丧,窦顶就不由得想笑起来。

  现在又见严衡弟弟小严嵩已经一脸落寞,窦顶想看见严衡失魂落魄的期盼之情更加强烈。

  “两位世兄何必着急,以你们两人之才,是必名列前茅的”。

  窦顶明着是安慰,事实上心里则巴不得知府衙门的人现在就把所有名单贴出来,他好早日看见严衡被在场所有考生嘲笑的场景。

  严衡知道窦顶的心思,他不禁也玩心大起,故意顺着窦顶的意思答道:“鄙人也这么认为,作为分宜县的县试案首,岂能屈居在这十名以下?”

  窦顶没想到严衡还有如此之自信,他巴不得严衡此时更狂妄些才好。

  因而,窦顶便干脆鼓起掌来,大声叫好,对身后所有考生喊道:”你们听见了吗,严公子已经说了,他此次当在前十,不过依我看,府试案首非严兄莫属!尔等滥竽充数之辈如何能与我严世兄比!”

  桂萼等考生见窦顶这么说是越发的不服气,忙说等着瞧。

  这时候,第三批录取名单贴了出来。

  小严嵩忙让哥哥严衡抱起他,他仔细瞧了半天,最终伤心落泪道:“哥哥,前十没有你!我们都没中!”

  “呵呵,刚才是谁说必定在前十的”,桂萼则看见了自己排在第四,虽说不是案首,但能进前十也算不错,也就有些得意起来。

  但不料,他的话刚一出口,严衡就拍了他肩膀一下:“桂兄何必急于说话,现在不过才公布了第四到第十而已,还没公布前三呢,虽说案首,严某不敢保证,但前三倒是有信心的。”

  桂萼微微一笑,心里自然是有些不相信严衡的话的。

  其他人也不由得哼了一声,都等着看严衡笑话。

  窦顶此时也看见了自己的名次,刚好是第五。

  这让他感到有些失落,他以为他凭着先知道考题信息是可以得案首的,却没想到只得了个第五。

  而且居然还落在了这个叫桂萼的人后面。

  但这时候,窦顶听见严衡这样说自己可能会前三,有些失落的心情瞬间好了起来,甚至很是称快,忙也附和着说严衡本就该得案首,即便不是案首也是前三。

  被窦顶这么一吹捧,其他考生就更加鄙夷严衡的盲目自信。

  “哥哥,你真能中前三吗?小严嵩是没希望了,哥哥你一定要要为我们严家争气哟”。

  小严嵩看着严衡一脸失落地说道。

  “不但是哥哥能前三,你也能在前三”,严衡对小严嵩说道。

  窦顶没想到严衡还如此自信地相信自己能中前三,不但相信自己,还相信自己弟弟也能中前三。

  这让窦顶越发期盼地想看到严衡和小严嵩面对自己落榜时的失落样子。

  为了给待会看见严衡和小严嵩失落样子增强效果,窦顶继续吹捧起来:“是啊,两位世兄之才不中前三都说不过去,你们说是吧,哈哈哈!”

  这时候,最后一张榜单贴了出来。

  窦顶打开了折扇,且退到了一边,满脸期待地等着看严衡和小严嵩的笑话。

  甚至,他还没来得及看清榜单上的姓名,就先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但谁知,窦顶等了半天却发现没有一个人跟着自己发出嘲笑严衡兄弟俩的声音。

  窦顶很是错愕。

  这些被自己调动起情绪的各县考生怎么突然安静了,这种时候不是应该好好奚落一番狂妄自大的严衡一番吗?

  看着所有人都愣在原地,窦顶决定自己仔细看看名次。

  这一看,他就发现严衡和小严嵩的名字赫然出现在前两名,而且案首就是严衡!

  小严嵩果然看见了自己的名字在第二名的位置。

  顿时,小严嵩高兴地手舞足蹈起来,很洒脱地和严衡击了一下掌:

  “耶!没想到我还能中府试第二名!”

  严衡也捏了捏小严嵩的小脸蛋:“我说是吧,应试不中前三,还有什么意义。”

  窦顶觉得自己脑袋不够用了,他至始至终都没想到会是在这种情况。

  倒是桂萼颇有风度地先站了出来:“恭喜严兄得中案首,令弟如此年幼便得府试第二,未来前途也不可限量,愚弟佩服!”

看过《佞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