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佞臣 > 第八十八章 府试 1
  接下来的几天依旧在下雨,而下雨天最适合做的事除了繁衍子嗣就是读书。

  严衡这几日也没再出门,就安心地陪着小严嵩待在客栈里老老实实的读书写文章。

  从秦朝李斯到汉朝司马迁,再到魏晋李密,乃至虽唐宋八大家,只要内容与吾十有五而志于学的主旨相关的文章都被严衡写了出来,让小严嵩背。

  小严嵩自己写的有关“吾十有五而志于学”的时文也被严衡细心审阅,指出不足,还与他脑海中记得几篇同类优秀时文做对比。

  而且,严衡还非得要小严嵩写几篇同等优秀的时文来,至少是无限接近这个水平。

  小严嵩有天赋,博闻强识之余也能写出惊为天人的好时文段子来,但严衡无论怎么看,都还是缺少一种底蕴。

  严衡只能让他继续读继续背,同时让他继续写。

  时间就在这反反复复的读读写写中度过,等到府试开考前一天,严衡才发现自己和小严嵩的指甲都已经长了起来,头发更是忘了梳理。

  恰巧这时候欧阳雪来到了这里,等待小严嵩打开门一瞧,才发现整个屋子已经是满地纸张,而严衡依旧还和衣仰面躺在床上睡的香甜。

  雨季里的霉味与墨香味夹杂着让大家闺秀的欧阳雪第一次捂住了鼻子。

  等到严衡醒来后,发现屋子整洁了不少,只是桌面上堆了足足有三寸厚的纸张。

  小严嵩居然自己会换衣服了,穿着一件干干净净的衣服,坐在凳子上看自己被修剪整齐的指甲。

  地面上似乎干净了不少,自己那双沾满泥土的靴子怎么恢复了本来的颜色?

  “有人来过?”

  这些日子,严衡尽顾着培训小严嵩,而自己反而没做任何准备,所以昨晚便自己熬了一下夜,将脑海中关于含有“吾十有五而志于学”或者内容与之相关的时文过了一遍。

  所以,才导致他今天多睡了一两个时辰。

  “雪儿姐姐来过”,小严嵩回答道。

  ……

  总算是等到了府试这一天,严衡不知道自己这举业之路还要走多久,但如今至少是要跨过第二道关卡了。

  严衡伸了个懒腰,他开始感叹,这十年寒窗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坚持地得了的,看见一位满头白发的老者在他前面,他更是肃然起敬起来,心想或许专注一项事业而心无旁骛也是长寿的一种秘诀。

  小严嵩学着严衡的样子也伸了个懒腰,还握紧小拳头自言自语地道:“一定要过,不然又得受爹爹和哥哥的折磨了!”

  两兄弟怀着轻松的心态在等待着府试的来临。

  而窦顶则怀着期待的心等待着府试的来临,县试的成绩给了他很大的阴影,所以他这次为得到府试案首是做了十足的准备。

  尤其是当他看见在前面的严衡和小严嵩后更是暗暗发誓这次要让这两人尝到一次落第的滋味。

  “唉,有你严兄在,我窦某人此次府试案首有无望了!”

  窦顶现在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他现在很喜欢接近严衡,很想和严衡说说话,甚至说些奉承严衡的虚假话,好像不这样做不足以让他到时候看见严衡落榜时能获得足够的快乐一样。

  小严嵩见窦顶来了,忙盖住了自己哥哥严衡和他自己的考篮。

  而窦顶则是尴尬地笑了笑继续说笑道:“此次严兄只怕能再次摘得案首吧。”

  “承蒙窦兄吉言,不过这种吉利话不要说太多,说太多就好话成真了!”

  严衡说着就拉着小严嵩先前去接受搜检。

  而窦顶见严衡如此说,心里不由得恨恨道:“到时候等榜单发下来,看你还得意不得意!”

  ……

  因为袁州知府王通刚被自己恩师熊知县告了,所以为了不落一个他在府试徇私舞弊的罪,这次的府试也就比分宜县的县试更严了些。

  不但大宗师杨一清亲临,王知府还加派了更多监考的军士和属吏。

  小严嵩不由得有些紧张,拉着严衡的手不敢放。

  严衡则细心地嘱托他:

  “小严嵩你记住哥哥的话,在此次的府试中不论监考的多么严格,也不论考题多么难,只要记住一点,如果题目是“吾十有吾而志于学”就选一篇哥哥往日你记住的一篇有关这道题的时文答上去,如果不是,就一定要在文章里凑上这么一句,明白吗?”

  小严嵩点了点头,这一次他没再和自己哥哥严衡安排在一起考试,所以也就更加紧张,东张西望之下,被监考的军士给喝叱了一声。

  吓得小严嵩只能规规矩矩地坐好。

  而窦顶从旁看见不由得笑了起来,心想这天下哪有五岁中县试第二名的神童,上次肯定是他哥哥做了什么手脚,如今看他这慌里慌张地样子,只怕就是因为其哥哥没在旁边了,而有些心虚了吧。

  说着,窦顶就不由得看向了远处的严衡一眼,却见严衡正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磨墨,口里似乎还在自觉地背诵着什么,似乎完全没有任何紧张的心态,貌似是很有把握。

  不过,窦顶见此反而越发地不以为意,心道:“即便你严衡真有几分才学如何,却不知早在考试前就注定了你只能落第的命运,到时候看你还如何嚣张!”

  第一场的大题题目以木牌的方式被宣示了出来。

  但题目不是“吾十有五而志于学”而是“必始学者即凡天下之物,莫不因其已知之理而益穷之”。

  小严嵩轻咬了咬嘴唇,他记得这是《大学》里的话,而且他现在已经背的朱子是如何解注这句话的,但他现在面露难色的是,如何更好的破题,且还要把哥哥说的那句《论语》里的“吾十有五而志于学”用进去。

  好在小严嵩虽年幼却的确是有敏捷的文采的,背了几十篇古文在脑海里,自然也能破个题,即便立意可能不新,但在府试也不会有大的问题。

  而且他还恰如其分的将哥哥严衡交待的那句“吾十有五而志于学”用进了文章里。

看过《佞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