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佞臣 > 第七十三章 自家成了大地主家庭
  从严衡赎回自己家的百多亩田地开始,他便一直在想如何让自家田地变出财富来,总不能人田地一直就这么荒着。

  严衡考虑过直接租佃出去收租子,但他并没有精力去寻找佃户,而且靠租子获利并不丰厚。

  严衡更想做一种新的尝试,他想改变传统小农经济的方式去经营自己的土地。

  他通过欧阳进联系到了西洋番,并得知现在已经有马铃薯这种所谓的高产类食物开始出现在大明。

  同其他穿越小说一样,严衡并不想放任这种食物自然传播和推广,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加快它的推广速度。

  马铃薯虽只是一种淀粉类食品,但因为产量高且对土地肥力要求低而在十八世纪以后得到大幅度推广。

  甚至也有人说这个舶来品为某个王朝的延续两百多年国祚做出了极大贡献。

  当然严衡推广它也不是要让它为大明续命,严衡也不确定土豆能不能真的影响到一个王朝的寿命。

  他现在想推广马铃薯种植主要还是因为它的生产成本低,而且还可以衍生出诸多美食,荒年时还能作为主食。

  严衡承认在这个时代,人们或许还没有认识到马铃薯的利用价值。

  但他相信自己文曲书斋的推广能力,再加上这种食物的保质期也很长,储存条件也要求不高,严衡不愁到时候没办法销售出去。

  这就是严衡为何要开垦荒地的原因,他要利用最少的劳动付出在自己的土地上种植出有经济价值的农作物。

  严衡现在需要许多农民来完成自己这一计划,而能一次性大量招到自耕农的途径自然得是自己的宗族。

  每家一匹布,每个小孩一银叶子地发了下去,吃水不忘挖井人,富贵莫忘族人恩,严衡的礼物让族人们很满意,也都说严衡一家不忘本。

  严衡也把自己要族人开垦山地的目的说了出来,目的自然是他要购买这些开垦出来的山地。

  族人听后还当严衡一家发了财想买地又不好兼并族里人的田地而做出这样的决定,在赞叹严衡一家不倚势仗贵欺压族里人的同时都表示愿意把自家的山地都低价卖给严衡。

  对于族人而言,山地就是味同鸡肋的地产,不能产粮食,但是却要为它交上一份税,如今若是抵银卖给严衡一家反而更好。

  严衡对此自然是乐意的,忙就表示愿意收购族人多余的山地。

  如此一来,本来要商议重修祠堂的族会却变成了严衡收购七里村山地的现场。

  族人们不敢说严衡是读腐了书的书呆子,只说严衡这是造福乡里,明着买地实则接济乡邻,因而都争着要把自家没用的山地卖给严衡。

  严衡也是来者不拒,用半两一亩的超低价花了五百两把七里村的一千亩山地都买了下来。

  严衡也没想到族人如此慷慨,他很想问问老爹严准,自己当初卖掉田地,您不是反应很激烈吗,为何今天这些族人们卖起田地来毫无痛心之感?

  老爹严准现在已经黑下脸来,他现在恨不得揪着严衡耳朵好好教训他一番,他虽然自我标榜不愿意理会俗务,只想着读圣贤书,但他再怎么傻也知道山地到底有多不值钱。

  严家这几年很多好田好地都没了,唯独就是贫瘠山地还留下来一大半,原因是什么,就是山地没有人要!

  而偏偏现在自己这位平素最善于谋财赚钱的大儿子去不要命地把族人的山地收购了!

  老爹严准恨不得现在就走上去拉住严衡,大声责问他几句是不是犯傻了,但刚刚他已经说了,自己不理俗务,只凭严衡协理家族事务。

  如今他也不能打自己的脸,只能故作大方地坐在那里,苦笑着对严骐说道:“三叔,你瞧瞧,我家衡哥儿就是这样,从小喜欢自己吃亏!”

  严骐也笑了,没用的地都到严衡一家去了,严家其他人的赋税压力也减轻了不少,因而便夸道:“衡哥儿厚道啊,你这做父亲的教导有方!”

  伯父严决都有些看不下去了,悄悄扯了一下严准衣袖:“衡哥儿这样做是不是过了,现在你们虽有些钱财,但衡哥儿和嵩哥儿日后还得考秀才举人进士什么的,都得花钱,差不多就得了,这造福也造的太过了。”

  “不碍事!不碍事!”

  老爹严决咬着牙苦笑着。

  伯父严决转身拍了一下膝盖,叹了口气,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虽然他贵为族长,但自己弟弟是秀才,侄子刚中了县试案首正是金贵的时候,也知道自己这时候说什么都是无用的。

  而婶娘李氏则难得大方一回,说之前一直种着严准家的二十亩田没还,如今干脆就直接拿自家的一百亩山地换了得了。

  伯父严决一听此勃然大怒,难得地怒斥起婶娘李氏来,说别的族人欺负衡哥儿不懂农事诓骗他的银子就罢了,而李时作为亲婶娘也这样做就实在是太不应该等等。

  而李氏也不服软,据理力争说别人都可以换的卖的,为啥自己这个做亲婶娘的就不能卖。

  伯父严决这句话虽然说的是婶娘李氏却也打了其他族人的脸,其他族人也都帮起李氏,争着询问伯父严决哪里觉得自家诓骗了衡哥儿。

  眼看伯父严决出于一片好意,本是要帮自己却弄得里外不是人,严衡便忙劝住了伯父和李氏,并表示愿意接受婶娘李氏的好意。

  婶娘李氏很高兴忙去取地契,而其他族人也高兴,都争着说衡哥儿深明大义,体谅族人。

  唯独伯父严决急的捶胸顿足,他种了几十年的田地,对山地能有多少收益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因而他很想指责自己这个中案首的侄子一番,但一想到自己不过是普通农夫而自己侄子是县尊的学生,也不知道该怎么指责。

  老爹严准见此把伯父拉了回来:“兄长您消消气,让他吃吃亏也好,不吃亏怎知人心。”

  “唉,衡哥儿就是太心善了,日后真要是做了官可如何是好啊”,伯父严决不由得担忧起来。

  严衡花出去了五百两银子,最终得到了一千多亩山地,折合每亩成本价不到半两,上次欧阳进用的是五两一亩买自己家的地,自己现在只用半两一亩够得,不可谓不划算。

  严衡不知道自己的族人为何如此感慨,把山地当大白菜一样卖给自己,虽说自己家的地算不上是山地,而是蔬地,但到底也不可能比山地贵这么多,他也不知道是欧阳进太大方,还是族人太大方。

  不过,反正现在自己家实实在在是占地千亩的大地主家庭了就是。

看过《佞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