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佞臣 > 第六十八章 是时候把控宗族大权了
  

  严衡不是没有想过直接推出报纸这一新鲜事物。

  但他发现即便他把报纸的价格定到最低甚至没有利润的成本价,也不可能有很多人来购买。

  毕竟这里是大明,一个识字率并不高的社会。

  报纸这种信息产品还算是奢侈品,不能做到平民化。

  再加上,文曲书斋如果直接开办报刊,就得再雇佣一帮记者,以好每天获取新闻材料。

  先不说这个时代还没有记者这个职业,即便严衡招人来培训,也得付出巨大的心血,而且现在也不是个信息来源广和便捷的时代,朝廷邸报都不能做到一天或者几天一更新,更何况是文曲书斋。

  除此之外,现在的印刷技术还没有得到显著提高,印刷成本还很高,也不能做到平民化。

  因而,通过新奇故事连载的方式固定一群高消费的读者群,以此建立一个阅读平台,倒是一件可行的事。

  虽说这样的话,文曲书斋只能建立一个只有少数人固定订阅的平台,但却不能小瞧这些少数人。

  毕竟能在文曲书斋花高价看连载书的都不是缺钱的主儿,都在这个社会中有比较高的地位,其影响力自然不小。

  为此,严衡做了一个验证,他在第二期即三月中旬时在连载金瓶梅的读本上附带了一则本县十大神童的榜单。

  结果,当天就有三十来人代表各自的士绅家族来文曲书斋找徐德昌评理,缘何自己家公子的天资还不及一个两岁的小娃娃。

  由此可见,文曲书斋通过连载金瓶梅建立的平台具有多么大的影响力。

  谁也不知道兰陵笑笑生是谁,文曲书斋的掌柜徐德昌也推说不知,因为他也只是从公子严衡这里拿到稿子然后立即誊写的,他也不知道是公子自己所写还是公子从别处抄的。

  严衡自然也没有必要靠金瓶梅去发扬自己的名声,毕竟虽说现在已经是大明中叶,民间刊物开始出现,各种露骨的诗画乃至脚本都层出不穷,但自己现在要走举业之路,还是要爱惜一下羽毛的,所以不能直接署名是自己写的。

  分宜县的文曲书斋扩建依旧在进行中,按照严衡的计划,之前购下的那座酒楼将作为文曲书斋的藏书楼,且可供人在里面免费阅读学习,由专人看管,甚至里面可以提供茶水,不过茶水价格极高,都是严衡去牙行买的懂煮茶泡茶的丫鬟,一个个眉清目秀,能给阅读者带来红袖添香之美感。

  而印刷作坊也将扩建为印刷和研发两个基地,一个负责生产印刷产品,一个负责研制出更好的印刷技术。

  书店铺面则也重新开始扩建成一个诺大厅堂,厅堂内部被分成很多格,每格之间分布有各类书籍,从经史子集到传奇脚本,应有尽有。

  严衡的目的很简单,他想要文曲书斋既要成为大明最大的出版社也要成为最大的信息传媒基地,还要成为读书人的俱乐部甚至还会成为可以举办讲座和开展教育的书院。

  或许这样的话,文曲书斋的影响力才会变得很强大,而当他和小严嵩进入仕途也能有更大的依傍。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无论怎么说,文曲书斋的扩建才刚刚开始,而严衡依旧得花更多的精力去准备自己的府试。

  严衡和小严嵩得中县试的事早已是不胫而走,七里村的严氏族亲也得知了此消息。

  其伯父严决更是托人捎来信说,希望严衡一家人回族里一趟。

  老爹严准明显也很是想念自己老家七里村,再加上自己两儿子得中县试,也使得他没了乡试落第不好意思回乡的尴尬,因而便破例决定严衡和小严嵩接下来五天内暂时不禁闭读书,待从七里村回来后再继续禁闭读书。

  对于老爹严准的这个决定,小严嵩是最高兴的。

  这些日子,为了让小严嵩一举取得五岁得童生的荣誉,老爹严准给予了他最严苛的教育,小严嵩几乎每时每刻都在背书,四书五经、唐宋八大家以及朱子和宋濂高启等的散文乃至唐诗宋词和各种杂文都背了不少。

  不仅仅是背,老爹严准还亲自教小严嵩如何破题,如何写时文,当然被教的还有严衡,不过严衡有基础在倒也容易,而小严嵩也只能淌眼抹泪地咬牙学。

  好在小严嵩天资聪颖,不愧是这个时代最顶尖的人物之一,智力的确不凡,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强化记忆如此多的内容,倒也没觉得吃力。

  严衡也觉得自己有必要回一下族里,毕竟这年头,宗族的权力还是很大的,虽说严家家贫,族里也没什么显要的人物,甚至功名最高的就是自己老爹严准,而自己和小严嵩都算是严家首屈一指的存在。

  之前,严衡带着小严嵩逃离七里村,是因为想逃离宗族的管束。

  所谓宗族自然是指的严氏宗族,无论是大小贫富,一般宗族都会一族之人分成几房,这样编立家谱也方便。

  而自己老爹严准和伯父严决都同属于祖父严骥一房。

  宗族对个人的管束不亚于父亲对儿子的管束,所以为了逃离宗族的约束,严衡才选择一开始带着小严嵩逃离七里村,来到分宜县城,为的就是好有足够的自由去拯救自己父亲,当然也算是逃避风险,毕竟虽说自己卖的田地是自己家的不是族产但谁也不能保证这些族里人不会其他族规来惩治自己。

  但现在不一样,自己老爹严准已经出狱,也就代表自己老爹依旧是严家政治地位最高的秀才相公,而自己和小严嵩刚刚得中县试,在族里的地位也不会太差。

  这种时候则就是让自己父亲这一支趁机把控族中事务的时候,甚至有必要联合伯父彻底把控族里大权,这样严氏宗族的内当家还是自己。

  毕竟自己伯父和老爹严准都不是那种喜欢管理俗务的人,伯父是个只知道种地的自耕农,而老爹严准则是个只知道读书的书呆子,因而如果一旦自己祖父严骥这一房趁着族里还是一盘散沙时候彻底掌控族里大权,那么严氏宗族的内部事务则很可能会由自己决断。

  毕竟现在的小严嵩还小,严志庆更小,而严志士已经被刘谨杀害。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 

看过《佞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