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佞臣 > 第六十七章 这是一个可怕的平台
  严衡知道熊绣这是在提前警示自己,从某种角度讲,自己从现在开始就算是和熊绣是有政治关系的人。

  因而自己以后的言行与举止所带来的后果是会对熊绣的仕途造成影响。

  所以,熊绣提点自己是有必要的。

  严衡也知道自己现在的确应该保持静默,一心读书与赚钱,对于朝中之事,他这个刚踏入科举第一步的人还没有资本去参与角逐。

  当然,朝中的那些大佬们也不可能抓住自己一个小小的乡野村童不放,他们还有很多大事要做,很多大人物要斗,比如万安、刘珝、刘吉等人,应该还顾及不到自己。

  而且,保自己的也不过是个致仕的阁老,言官也没必要以自己为引线去找阁老商辂的文章。

  这些言官所憎恶的不过是自己让他们没了一个可以利用的直臣王恕罢了。

  但王恕的致仕已经成为了事实,他们也只能收拾气急败坏地心情重新找一个出头鸟,重新做好在新帝登基之前的名声积攒。

  庙堂之上依旧没有记住严衡这个人,严衡这个名字恍惚是一片树叶落进茫茫无垠的大海里一般,只荡开非常细微的波纹,且很快就被其他更大的波浪给掩盖。

  分宜县倒是记住了严衡这个人,再加上之前小严嵩于县衙前长跪而替父受罪一事,两兄弟早已成了满县城家喻户晓的人物。

  与严衡和小严嵩两兄弟同样也在分宜县名声大噪的还有最近兴起的一本叫《金瓶梅》的传奇脚本。

  这一切都源于文曲书斋新出的一种读物,即一张四开的纸上三面写的都是西门庆大官人的内府闺阁事,而正面则只画着一直极为露骨的图,图上写着金瓶梅三字,署名则是兰陵笑笑生。

  字体是严衡找了一个老童生用小楷写好后刻成版的,目前只刻板了前面十回。

  图画则是请了秦楼楚馆里专为风尘女子专画闺阁情趣的画师画的。

  基本上,文曲书斋的读书人都会被这幅画所吸引,一吸引就免不了看下面的文字,一看文字就免不了要面红耳赤,口干舌燥,意犹未尽,仔细品味字里行间之韵味后更是食骨知髓,问后面所记之内容在何处。

  但文曲书斋则要求只能免费看前面十回,看了十回后要想看后面的,必须用五两银子购买后十回。

  很多士子说文曲书斋这是敲诈,即便要收费也没有要这么贵的,每回都值五钱银子!

  但文曲书斋也有自己的理由,按照严衡的说法,金瓶梅再怎么说也是揭穿了富贵豪门之家的腐朽生活,是旷世之经典名著,其文学的价值是不可估量的,定五钱一回丝毫不低。

  而且,这年头能读书识字看懂金瓶梅的都不是太底层的百姓,谁家里没点钱财,花五两看个十回也算不了什么,和他们在风月场所一掷千金来比,已经算差的远了。

  更何况,谁也不能保证金瓶梅的十回被买走以后不会被传抄不会被盗版,不能保证有人不会不来文曲书斋购买金瓶梅的后续内容,因而文曲书斋只能把这笔损失算在愿意在文曲书斋购买金瓶梅后续内容的顾客手里。

  毕竟,文曲书斋还得给创作者提供润笔费,还得赚些钱养书铺里的一大帮人才行。

  好在大部分来文曲书斋看金瓶梅的都还算是多金的主儿,五两银子买十回是眼睛都不眨一下,甚至有人直接问一共多少回,要一次性买回家的。

  不过,文曲书斋却表示很抱歉,每一旬只能出十回,一时气得很多士子想要砸了文曲书斋,大骂哪有这样做生意的,恶意敲诈就算了居然还每旬只出十回。

  文曲书斋表示也无赖,只推说撰写此文者太忙,且如此文笔风骚的脚本也不是轻轻松松就写好的。

  士子们也只能表示理解,花五两银子买下新出的十回内容回到家中偷偷细看,甚至还会悄悄抄下来。

  没人知道的是,金瓶梅之所以更新的这么慢,只是因为严衡现在还得花大量时间准备府试而已。

  县试结束后,文曲书斋在教辅资料方面的销量开始进入淡季,好在金瓶梅的出现带起一波传奇脚本的销售热潮,使得文曲书斋的盈利依旧维持在较高水平。

  每隔十天都会有四五十人来文曲书斋购买金瓶梅的后十回,但分宜县能读书识字的人应该不下千人,也由此可见,愿意付费购买文曲书斋正版输出的比例并不多。

  但尽管如此,在四五十人的购买下,文曲书斋依旧每月也能盈利两百多两,而金瓶梅的刻印几乎是零成本的,内容提供者是严衡自己,内容载体只是一张四开的纸,最多每月的图画与文字誊写花点小钱。

  金瓶每一共一百回,也就是说,按照一旬出十回的速度,文曲书斋可以靠此在三个多月内获得每月两百多两的进项。

  再加上文曲书斋的教辅资料以及各类编纂各类参考书目的经史子集,每月带来两百多两的收入。

  也就是说,文曲书斋现在每月有五百两银子左右的进项,再加上已经在丰城县城疯狂销售《三年府试五年院试》等辅导资料和同样也在连载销售金瓶梅的丰城县文曲书斋分店每月五百两银子的进项,文曲书斋每月获利当在千两以上。

  除去欧阳进以及丰城县知县在丰城县文曲书斋所占在的份额和营业成本外,严衡在文曲书斋每月有六百两的进项。

  如果严家把文曲书斋的分店继续开到其他州县乃至府城省城去,自然利润会更多,不过这些就用不着严衡去操心,有欧阳进安排就是,毕竟开的分店越多,他的收入也越多。

  严衡更在意的是,分宜和丰城这固定要来购买金瓶梅十回连载报刊的一百多名士子的潜在意义。

  如果文曲书斋在更多的县城有了分店,并伴随着更多的固定订阅客户的话,那么文曲书斋的这个报刊就会有上千乃至上万的固定浏览者。

  这将会成为文曲书斋所掌控的一个可怕的平台。

  而如果文曲书斋在连载金瓶梅的同时在这上面放上其他需要宣传的内容的话,那么这个平台可以让宣传的效果更大,且甚至可以掌控舆论!

看过《佞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