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佞臣 > 第六十三章 我这两世侄本就不凡
  这个世界总是会有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严衡也没想过自己一定要中县案首。

  确切地说,他从来到这个世界就没想过自己要干些什么。

  淬不及防的穿越让他成了严嵩的哥哥,面对刚来到这个世界时的贫穷,他把希望寄托在了未来首辅小严嵩身上。

  但他没想到阴差阳错之下,小严嵩倒是依旧在平平安安的成长。

  而自己却先后认识了两京十二部唯一一良臣的王恕和以后权倾一时的大太监刘谨,如今更是莫名其妙地得到了知县熊绣的关注,成了县试案首。

  县试案首虽还不能代表什么,但它比后世的县文理科状元的含金量还要高。

  毕竟中了县试案首,也就意味着秀才身份是有很大希望获得的。

  《三年府试五年院试》这套由严衡从后世某网红教辅资料中获得的灵感编纂的资料此时已经销售一空。

  严衡把银子给了账房鄢谧,而他自己则和小严嵩来到了老爹严准面前。

  老爹严准此时已经累的坐在了地上,傻呵呵地笑,突然间落寞地看着榜单,记忆仿佛回到了自己年轻时候同样意气风华的画面。

  “父亲,我们回家吧”,严衡搀起了激动过度的老爹严准,却不经意发现自己老爹严准眼角却已挂有泪痕。

  老爹严准拍了拍严衡的肩膀,哽咽道:“你辛苦了。”

  严衡仿佛若被电击了一般,老爹严准这句话让他心中陡然升起了一股暖意,他从未想到这位明朝的父亲居然会如此跟自己说这一句话。

  从来到这个世界的开始,严衡是有些瞧不起自己这位父亲的,甚至也婶娘李氏一样对他只顾自己举业的自私颇有微词,只是碍于自己是儿子,没有明言罢了。

  严衡一直都把老爹严准看成一个同小严嵩一样的老孩子一样养着而已,也因此,他并未像这个世界的子嗣一样特部尊重他这个父亲。

  但他没想到在这个宗族社会里,这位父亲还能如此和自己说话,平等的看待自己,也不计较自己的冒犯。

  严衡开始庆幸自己能遇到的是这么一位父亲,若不然,就凭他之前的一些乖张举动即便不被打死也被驱除出家了。

  能让老爹严准做个无忧无虑的老秀才,能小严嵩快快乐乐的成长,或许就是自己现在活着的最大意义吧。

  严衡如是想。

  小严嵩摸了摸小脑袋,他看不懂父亲为何伤心落泪,也看不懂哥哥为何沉默不语。

  他本以为这是一个应该值得高高兴兴的事,他还等着父亲和哥哥兑现曾经为鼓励他努力背文章的诺言呢。

  不过,已经懂得察言观色的小严嵩没有说话,他在思索着如何打破沉默,如何活跃一下气氛。

  突然,小严嵩灵机一动,直接跳在了严准和严衡前面,双手抱在胸前,很认真很认真地道:“哥哥,你也要当首辅哦!”

  严准怔住了,紧接着咳嗽了一声,指着小严嵩苦笑不得:“真是大言不惭!大言不惭!”

  严衡越发觉得自己这个弟弟甚是可爱,也不由得笑了笑,一枚二两的小碎银就这样划进了小严嵩的衣兜里。

  此时的严府早已是人声鼎沸,报喜的人来了好几拨,都等着严家的人出来。

  可怜严家人口单薄,此时在家里的只有彩绣等三个丫鬟,作为女儿家自然是不敢出来见人,只能躲在屋里不出来。

  好在欧阳进这时候及时赶到,赶紧着让初夏去文曲书斋叫了几个人来帮忙,而他自己则亲自接待着这些前来贺喜的人,又是给赏钱又是敬礼致谢的。

  众人都道欧阳相公越发的急公好义,甚至都说没有欧阳相公的帮衬也没有严家的今天。

  欧阳进很享受这种感觉,他此时也懒得回到自己府里,毕竟他亲侄子县试落榜,一个自己哥哥的表亲中了县试还是个三十八名,他也懒得去为他人做嫁衣,干脆就来严家这边来。

  虽说他也没想到严家兄弟能包揽县试前两名,甚至还一度觉得自己是听错了,还专门也着人去县衙里找熟人确认了一遍。

  但现在他是不得不信,甚至还给来道喜的官衙里的熟人吹嘘道:

  “实不相瞒,我早在三年前就料定这严家两子是文曲星下凡,尤其是当哥哥的严衡!那叫一个才华卓越,天资聪颖,满分宜县再找不出一个来,我欧阳家虽是本地大族,族中子弟也有数百,但也比他差的远矣,那日他父亲下狱,我去他家看望这哥俩时就看见这严衡在地上苦练《论语》,我当时就看出来呀,这孩子不简单,要不然我也不会如此热情的帮衬他们,还不是想着积点德,将来图点恩报,当然了,这小儿子也不错,跪在县衙背《孝经》的举动把全城人感动的,大家都知道的吧,我当时是哭了三天三夜啊,硬是几天没敢出门,一直想着自己要是有这么两个儿子就死而无憾了。”

  “哥哥,明明那天是我在地上写《论语》,欧阳叔叔怎么说成是你呀!”

  站在屋外的小严嵩不解地看着严衡问道。

  “他记性差,记错了”,严衡此时只觉得十分好笑,这位老世叔还真是一位会说话的主儿,数月前还说自己是读书不行的愚笨顽童,如今却直接说自己是文曲星下凡。

  “大家让让,严家的人回来了”,欧阳进见严准严衡以及小严嵩父子三人在外面,忙丢下还未剥开的干果就起身来到了严准这里:“严兄,你们总算回来了,要不是我在这里帮你们操持着,你们家早就乱套了,这报喜的人来了四五拨,好在我替你们都打发好了。”

  严准忙表示感谢,严衡和小严嵩也都向欧阳进行了礼。

  欧阳进很不客气地受了礼,然后拉着严衡到了一边:“从赏钱到买酒买各色瓜果,一共花了二十两银子,掏银子吧。”

  这才是欧阳进的本色,时而大度的可以,但也时而小气的可以,严衡今天赚了不少钱,也不客气,说道:“今天赚了不少,估计不下千两,一会儿去文曲书斋一边算账一边给世叔您算这一笔花费如何?”

看过《佞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