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佞臣 > 第六十一章 县试发榜
  老爹严准跪在祖宗牌位前一直磕着头,祈求严家列祖列宗能保佑严衡哥俩得中县试。

  子不语怪力乱神,为了表示自己对两儿子能得中县试的殷殷期盼,老爹严准作为一介儒生,已经彻底开始迷信起来。

  老爹严准不仅仅祈求严家的列祖列宗,甚至还去城外寺庙许了愿,并和彩绣开始分床睡,以此来祈求换得两儿子县试得中的喜讯。

  好不容易等到了县试发案这日,几日不近女色的老爹严准明显气色好了些,一大早就自己匆匆忙忙地赶到了县衙前等着看榜。

  严衡和小严嵩倒不着急,长达数日的苦练让他和小严嵩早已是疲惫不堪,好不容易县试结束了,都躺在家里的大床上睡了个日晒三竿。

  总之,整个严家是反着来了。

  睡懒觉的老爹严准一大早就出门了,往常早起忙着背诵功课的严衡和小严嵩则呼哧呼哧地还在做梦。

  窦顶和欧阳宏已经早早的起了床,两人都换了身新衣服,还让家里人都预备好了赏钱,等着衙门里的人来报喜时赏出去。

  虽说考中了自然会有人来报,顺便要点钱,但早已对县试结果期盼不已的窦顶和欧阳宏还是早早来到了县衙门外,想亲自看看自己走向科举仕途之路的第一步是怎么诞生的?

  欧阳雪和欧阳露也坐车马车跟了来,她们也对这种一年一度的盛况十分好奇,当然,欧阳雪倒也想看看严衡到底会不会真的也中了县试。

  因为她已经从回家的二叔欧阳进口中得知了严衡和小严嵩一直考到第五场县试结束的消息。

  此时的县衙礼房,由知县熊绣亲自决定和前十名和县丞以及各教谕共同选出的其余九十余名县试录取生的名字已经开始陆续拆封出来。

  书办每唱一个名,便有人誊写在红纸上。

  没多久,第一批即最后五十名的县试中第的儒童名单被誊写了出来,并由人贴在县衙外空地上搭建的告示栏上。

  红纸上的名次与姓名以及里甲写的清清楚楚,负责报喜或者等着报喜的人能很快得知考生信息而迅速去通报。

  不时有儒童欢呼起来,但此时都还没有人因此而落寞,因为大家都在殷切期盼着自己或许是会出现在后面更好的名次里。

  老爹严准看了半天,没有自己俩儿子的名字,有些失落也有些期盼更有些担忧,口里不停念道:

  “老天保佑,老天保佑,我不指望我那俩傻儿子名次有多好,只要能中就行,能中就行!”

  窦顶和欧阳宏也没有看见自己的名次,但他们俩明显要轻松许多,且不由得相视一笑,心想以自己的成绩怎么可能会排在这后面。

  窦顶甚至来到欧阳雪这里,笑道:“表妹,待会结果一出来,只要表哥我得了案首,就奏明父母,去你家提亲。”

  欧阳雪尴尬地笑了笑,没有回答他。

  “姐姐,有严衡哥哥和小严嵩的名字吗,有堂兄和表哥的名字吗?”欧阳露斜靠在欧阳雪怀里,瞪着大大的眼睛问道。

  ……

  严衡和小严嵩也来到了县衙外,毕竟他还要看看他新准备的一套辅导资料能不能大卖。

  窦顶和欧阳宏倒是看见了严衡和小严嵩,很不客气地冷笑了笑。

  “严兄,觉得自己能中第几?”窦顶倒是主动给严衡说起话来,还笑眯眯的。

  常言道,伸手不打笑脸人,严衡不知道这窦顶在挨了自己揍怎么还能凑上来主动和自己搭讪,莫非真的是心胸大度不成,便也客气地回道:“差不多可以前十吧。”

  这不是严衡骄狂,因为他的时文都是进士以上的士子做的答卷,其他答卷也差不多是名人所作,即便自己书法有限也不会跌出前三,除非知县熊绣分不清文章好坏或者故意打压自己。

  不过,这窦顶听了却是笑了起来,他很想说严衡有些大言不惭,但在大庭广众之下,他还是刻意表现的颇有谦谦君子之风:“严兄果然大才。”

  “大言不惭!我表哥说自己至少是县前十,我信,就你也想县前十”,欧阳宏话刚说完;

  正看着刚贴出榜单名次的小严嵩突然灵机一转忙跳了起来:“哎呀,窦顶!第三十八名,是窦顶!三八窦顶,三八窦顶!”

  “三八窦顶!”

  小严嵩一边跳着一边叫着兴奋地不得了。

  严衡却是不由得苦笑起来,他是越来越看不懂自己这位弟弟小严嵩了,真不知道他是真的天真无邪还是故意恶心窦顶,还把“三八窦顶”喊得如此激烈,好在明朝人不懂“三八”之深意,不然早已引得哄堂大笑起来。

  小严嵩喊的越凶,窦顶的脸就黑的越难看,他哪里会想到自己会排在第三十八名!

  他可是家族里最引人注目的神童,是有志要夺这次县试案首的,甚至还要连中三元的,要不然他怎么会千里迢迢的跑回分宜来考。

  但偏偏只中了个第三十八名!

  “恭喜窦兄!”

  来而不往非礼也,既然窦顶开始客气有礼起来,严衡也不忘了恭喜一句。

  窦顶挤出了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心里凉了一大截,不过他还是忙转移了话题,觉得不再搭理讨厌的严衡哥俩,问着欧阳宏:“表弟,快看看,你是多少名?”

  欧阳宏有些落寞地道:“这一批里也没有我的名字。”

  “难不成表弟你能中县前十?如此也是好事,毕竟你也是解元公之子,得县前十也是实至名归”,窦顶说道。

  “但愿吧”,欧阳宏回了一句,心里也更加紧张起来。

  而小严嵩也有些紧张起来,拽紧严衡的手:“哥哥。”

  “没事,相信自己,是能笑到最后的人”,严衡摸了摸小严嵩的小脑袋,忽然察觉自己背后似乎有一双眼睛在盯自己,便忙回头瞧了瞧却见欧阳雪已经迅速地转过身去了。

  欧阳雪看见严衡和自己表兄在那里互相致礼,心里不由得感到有些喜悦起来,在听到自己表兄了中第三十八名更是松了口气:

  “回去吧,没必要再看了,表哥能中就好,对于案首自然不是谁都能中的。”

看过《佞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