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佞臣 > 第六十章 老爹严准亲自督考
  老爹严准倒是的确没想到自己这两个儿子能在县试第一场通过,他硬是一个人急匆匆地跑到了县衙外,盯着榜单瞅了半天。

  这下子,他是腰也不酸了,腿也不疼了,美姬也不顾了,站在榜单面前是喘着粗气,看见一个路人就拉了过来:

  “看见没有,我儿子,我两儿子都在上面!”

  路人觉得这个头戴方巾的秀才相公很有毛病,但因为自己老爹严准是有功名的士子,也不好骂他,都只是含笑点头。

  跟来的严衡都觉得无脸见人,他觉得自己老爹和正常人是稍微有点不同的,乡试落第敢发大宗师的牢骚,如今自己和弟弟小严嵩不过第一场过了,至于这么兴奋吗。

  严衡已经告诉给老爹严衡自己和小严嵩能过第一场的理由,答案就是县尊熊绣出了现题,而自己和小严嵩刚好背了这篇时文,第一场能过纯属瞎猫捧着死耗子。

  老爹严准信是信了,但整个人仍然跟打了鸡血一般,拉着严衡就往家里跑。

  然后,体力充沛的老爹严准直接把严衡关进了他屋里,接着又强行把趴在深秋怀里享受少女体香的小严嵩也拉到了自己屋里。

  “从现在起,你们哪也不准去,就在这里背五经时文,背诗赋,为父要亲自教你们写表判,写策论,写性理!”

  老爹严准如今是发狠了心,他知道县试最难的是第一场,第一场通过了,后面几场基本问题不是很大,最开始他是对自己这两个儿子没有抱半点希望的,认为他们第一场就得落败,但他没想到自己这两儿子运气爆棚,居然遇到了现题。

  如今既然自己两儿子顺利过了第一场,自己怎么就不能努力一把让自己两儿子直接县试通关!

  所以,老爹严准开始严格起来,要求彩绣每天都要杀只鸡,煮好后送到他屋里来,严衡和小严嵩哥俩哪也不准去,必须待在这里面每天勤学苦练。

  老爹严准要亲自监管着,即便两兄弟要上茅厕,他都陪着,在一旁给他们念时文诗赋。

  严衡对此感到很恼火,但也尽量配合着,他也知道这毕竟是自己老爹的一番苦心。

  小严嵩一直嘟着嘴,他现在很讨厌一直待在一间屋子里不能动弹,但好在他素来也是听话的,因而再觉得枯燥也强行忍耐着。

  在老爹严准的强行教育下,严衡和小严嵩这些日子简直就像是进入了魔鬼的地狱一般,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各种背各种写。

  小严嵩都瘦了好几圈。

  等到考县试第二场的时候,因欧阳进世叔在外,欧阳府也就没有人来询问严衡和小严嵩考得如何要不要一同去,老爹严准便亲自送严衡和小严嵩去考场。

  一到考场,老爹严准又是一通嘱托,告诫严衡字要写慢点,既然做不到漂亮也要十分工整,告诉小严嵩不要紧张,做古诗即便没有意境也没有关系但要会歌功颂德。

  在老爹严准的唠唠叨叨中,严衡和小严嵩开始接受搜检,然后准备入考场。

  不过,就在这时候,严衡就看见窦顶和欧阳宏也在。

  窦顶和欧阳宏都是面露惊讶之色,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严衡和小严嵩居然第一场也过了!

  窦顶还想再使使坏,但却被早已有警惕之心的严衡捏拳头的声音吓得缩回了手。

  欧阳宏则不屑地道:“倒是没想到,这两人居然没有被刷下去。”

  “那又如何,不过是多考几场罢了,难不成他们还能考在我们前面不成”,窦顶低声笑道。

  欧阳宏想想也是也没多言。

  第二场考的是五经时文和试贴诗,不过五经是考试只选修一经,而严衡和小严嵩都选的是《春秋》,所以两兄弟只需做《春秋》题即可。

  之所以选《春秋》,跟大宗师杨一清和知县熊绣科举时也修的是《春秋》有关。

  等到五经题出来时,严衡果然发现《春秋》题是现题,他和小严嵩依旧轻松地答完了卷,对于试贴诗则是要写一首关于海棠的七言,严衡在脑海中随便找了一首,而小严嵩则根据老爹严准所教结合自己所背胡诌了一首。

  不过,诗律已经不足为重,因而严衡和小严嵩依旧顺利考过第二场,接下来是第三场和第四场、第五场。

  在老爹严准的严厉敦促下,再加上严衡本身具有宿慧的帮助,小严嵩自身天资聪颖,因而他们也是顺利通过。

  这一天,长达近半月的县试正式结束。

  已经累得不行的严衡总算是从考场里走了出来,小严嵩也耷拉着个脑袋,两兄弟仿佛被抽走所有力气一般,一高一低一瘦一胖的往家里走。

  窦顶和欧阳宏没有想到自己严衡与小严嵩也坚持到最后,不过他们仍旧不认为严衡和小严嵩真的能过县试。

  他们虽然承认小严嵩能背孝经,但也仅仅是能背而已,而且其兄长更是三字经都背不全,怎么可能会在一夕之间具备写时文的能力。

  第五场的淘汰率仅次于第一场,即便是县试也就录取百来人左右,因而第五场自然就得刷下一大批人。

  所以即便考完五场的儒童仍旧有可能名落孙山而上不了县试的最终榜单。

  知县熊绣笃定了拿自己以前的文章作为答卷的儒童就是严衡,所有他对这份答卷是一路开绿灯,试贴诗写的不押韵,表判写的天真而幼稚,策论甚至空洞而无内容,他都忍了,毕竟他不能不完成上官们的嘱托。

  而那位字迹虽不好但文章内容却是绝对优秀的儒童则越来越受知县熊绣喜爱,尤其是那首《咏白海棠》更是让他觉得精妙绝伦,后面的表判文采之飞扬也不逊色于史上之《陈情表》、《出师表》。

  所以,知县熊绣义无反顾且毫不犹豫地点了这位作了《咏白海棠》诗的儒童为县试案首。

  而把他所认为是严衡所做的那篇答卷定位了第二,也就是县试第二。

  在他看来,以严衡现在的年龄能写时文背时文已经是揠苗助长,诗歌写的不到位是很正常的。

  但知县熊绣不知道的是,正是他的主观意识,阴差阳错地让严衡成了县试案首。

看过《佞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