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佞臣 > 第五十九章 看榜 2
  欧阳雪苦笑不已,她根本不知道严衡和小严嵩的座位号,也就看不到他们俩兄弟有没有在榜上。

  “呵呵,他们怎么可能被选上”,窦顶和欧阳宏异口同声地笑了起来,摇着折扇离开了县衙大门。

  “上面也许真没有”,欧阳雪摸了摸欧阳露的小脑袋,她也不认为严衡和小严嵩能考上,说着就拉着欧阳露也跟着窦顶等人离开了这里。

  窦顶心情有些不佳,十二名的名次对他来说并不如意,欧阳雪因为严衡的冷漠也没什么好心情,欧阳宏和欧阳露虽是堂兄妹却也没什么感情,也冷淡的很。

  直到他们遇见严衡和小严嵩时,欧阳露才欢快地跳了起来打招呼,但被欧阳雪拉了回来。

  欧阳雪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严衡,她也说不清楚是厌恶还是害怕,总之不见是最好的。

  窦顶和欧阳宏也不敢再来招惹严衡,窦顶虽然深恨严衡,却也知道自己即将是半个士林中人,一年之内便可是秀才相公,成为士大夫中的一员,很多年后还会成为举人进士,而以严衡的家学资质也就止步于秀才,自己和严衡根本就不会是一个世界的人。

  所以,在窦顶看来,他要整严衡也用不着当面整,他要等县试结束后将严衡往死里整。

  乌云突然又逐渐散去,看样子至少上午是不会下雨的,严衡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而这时候,已经有许多落了第的儒童被鄢谧的吆喝声吸引了过来,看着《县试四书时文突破训练手册》是爱不释手,不由得大叹:“若是我早些买了这手册,何至于县试不能过!”

  “是啊,你这位老人家干嘛早点拿出来卖!”

  鄢谧只得忙解释说是文曲书斋也是才知道了县试题目才临时赶了几篇应试时文以及选了几篇以往的好文章汇编成册帮助诸位来年夺第的才让这些因落第而情绪不好的儒童们释怀,但一想到明年不能再折戟于时文的他们忙又都抢着买起了手册。

  即便有中了的也来买,毕竟时文这东西多看看没坏处,尽管很多儒童都说文曲书斋的这手册太贵了些,但顷刻间百来本手册还是销售一空,鄢谧只得建议他们去文曲书斋本店购买。

  严衡看着很多人都围在鄢谧的摊位前,早已是心里乐开了花,因为这些手册每卖出一本就意味着他的腰包里多一分银子啊。

  怀着对财神爷感激之情的严衡拉着小严嵩的手来到了榜文下面,却正好看见了自己的座位号居然放在正中央!自己的第一场名次是第一名!

  而小严嵩则在自己左边,大明以左为贵,也就是说,小严嵩是第二名!

  “哥哥,我这场是中了吗?”小严嵩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小心翼翼地问着严衡。

  严衡抑制不住内心里的喜悦,点头笑道:“你是中了,而且还是第二名呢。”

  “真的么?”小严嵩愕然问后就兴奋地跳了起来:“哇塞,哥哥,我居然能中!”

  紧接着,小严嵩又有些不服气地捏着小拳头,雄赳赳气昂昂地看着严衡,很严肃地问道:“哥哥,第一名是谁?”

  “我,你老哥!”

  严衡冷冷一笑,看小严嵩这不服气的样子,他就干脆一本正经地回答了小严嵩的问题。

  小严嵩倒是如泄了气的气球,颓然地道:“那没办法了,哥哥本来就比我厉害,第一名只能是你呢。”

  鄢谧这时候提着一包银子走了过来,笑问道:“两位公子都中了?”

  严衡点了点头,并告诉了鄢谧自己和弟弟小严嵩的名次,鄢谧高兴得不行,忙说严衡和小严嵩什么天下文曲星下凡,此次县试必能兄弟同中等语。

  严衡向鄢谧的祝福表示了感谢,而鄢谧回到文曲书斋后则立即将这一消息都告知给了文曲书斋的所有雇工,在得知自己公子县试第一场就考了第一名都欣喜不已,有说早看出自家严衡公子不是凡人的,有说自家严衡公子本就是才华盖世无双,小公子小严嵩也是天生神童的。

  严衡和小严嵩的卓越成绩仿佛若一针兴奋剂注入了文曲书斋雇工的血液中一样,使得他们的干劲地更加的高,也更加觉得自己成为严家的人是有幸的。

  老爹严准写了两篇时文,正在院子里捶着酸痛的腰,他没指望着自家两个儿子能中试,因而也就没有跟着一起去看榜,甚至他觉得让自己两个儿子尝到一些失败也是好的,避免像自己一样就因为年轻时候太过顺利而导致后来一事无成。

  不过,老爹严准还是担心自己两个儿子会因此而灰心丧气,因而在此之前就嘱托了彩绣等丫鬟不要提县试的事,怕的就是刺激到严衡和小严嵩哥俩。

  严衡和小严嵩回到家里后,老爹严准等人果然是闭口不提,彩绣依旧积极地烧火做饭,还特地多卖了点肉,深秋抱着小严嵩去了屋里瞒着严衡悄悄给小严嵩**吸,从书斋回来的初夏乖乖地跟在严衡身后也依旧是沉默不语。

  见所有人都不问,严衡也懒得多说,自己回到屋里继续练字,并筹备接下来的书斋工作,接下来的县试要考第二场,第二场主要考五经经义一篇和试帖诗一首,对县试成绩的比重还是有点大的,他不能掉以轻心,当然也得编练一本《县试五经时文与律诗突破训练手册》,准备让文曲书斋赚第二轮钱。

  彩绣准备了很丰盛的晚餐,有小严嵩最喜爱的东坡肉,也有严衡最爱的腊排骨,老爹严准也没有说浪费。

  等到父子三人坐定下来,饭吃了快一半时,严衡最终忍不住,噗呲一声,笑了起来:“你们怎么不问问我们考得怎么样?”

  老爹严准见严衡这神色,即便心里不信,也猜得出来这严衡肯定是考中了,一时不由得一巴掌朝严衡拍了过去:“臭小子,你自己不说,难不成还要我们亲自问不成?”

  严衡躲过了老爹严衡的巴掌,并让小严嵩报告一下成绩。

  小严嵩则兴冲冲地跑到老爹严准怀里来,直接骑在老爹严准的大腿上:“父亲,我和哥哥第一场都中了,哥哥是第一名,我是第二名!”

看过《佞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