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佞臣 > 第五十五章 县试 4
  因为严衡在穿越后的一系列举动引起了江西提学副使杨一清、南京兵部尚书王恕、阁老商辂的关注。

  而使得这几位大佬都一致决定让熊绣一定要把严衡变成自己的学生,这样可以避免让一代天才神童落入佞臣阉宦手里。

  熊绣不能拒绝几位上官的好意,毕竟几位上官都说了这是为自己好,让自己当天才神童的恩师,是为自己以后的政治势力打基础,同时也是为了清流文官的政治巩固增加实力。

  所以熊绣给予了严衡极大的关注,他虽然考过一次严衡,但他不确定严衡这个十二岁的少年到底能否在县试夺魁或者名列前茅,毕竟在整个分宜县,在时文方面高于严衡的人并不少,比如夏言、欧阳宏这些人。

  在知道严衡靠总结以往的县试答卷赚钱后,分宜县知县熊绣想到了一个办法,为了让严衡顺利度过县试这关,并顺利成为自己的学生,熊绣便决定放水,直接出以往出现过的现题。

  不过,当在县试即将开始时,知县熊绣发现很多人都携带了作弊之物,且都是文曲书斋的小册子,这让他很为恼火,他很担心严衡也这么做,耍这些小聪明。

  于是,熊绣便临时改变了出以往分宜县考过的现题为此次县试考题的主意,而临时把自己做过的时文题目拿了出来作为县试考题。

  分宜县知县熊绣认为严衡如果是一个踏实学习的学生的话,也会收集天下优秀时文,且会用心去研读所有的时文的,用心去做所有出现的时文题目的。

  所以,熊绣觉得自己出自己做过的题既照顾到了严衡可能考场发挥不出来的尴尬也考验了严衡有没有踏踏实实地做到博览群文。

  当然,这样的话,一些妄图靠文曲书斋的小册子作弊的儒童也就没办法作弊,也算是间接保护了文曲书斋,避免了文曲书斋落入扰乱科举的罪责之中。

  值得一提的是,若干年后,熊绣会后悔他今天对严衡的照顾,因为他不知道他是在培养士绅集团的掘墓人

  ……

  黄县丞此时已经去别的地方监考,而严衡和小严嵩也已经做完了这篇出自《孟子》的时文。

  严衡将答卷晾干,收好笔砚,就朝小严嵩挤了挤眼睛。

  小严嵩也嘟了嘟小嘴,朝哥哥严衡露出傻乎乎的笑脸来。

  两兄弟的确很高兴,都在感谢上天的眷顾。

  严衡玩性大发,把鸡蛋拿了出来,用毛笔在鸡蛋上写上了“碳加氧气等于什么”的化学式?

  小严嵩已经跟着严衡接受了一些数理化常识,这种最基础的化学反应式,他已经有所掌握,毫不犹豫地在鸡蛋上写上了二氧化碳。

  严衡朝小严嵩竖了竖大拇指,就擦掉鸡蛋壳上的墨迹,然后写上两个带有小数点的阿拉伯数字。

  已经掌握了阿拉伯数字的含义也知道了小数点含义的小严嵩很迅速地做出了大小比较。

  严衡又朝小严嵩竖了竖大拇指。

  小严嵩很开心地抬起了小脑袋,一叉腰,显然对于自己的聪明很骄傲。

  严衡现在基本上是用这种寓教于乐的方式让天才小严嵩掌握更多的知识,阿拉伯数字这种很方便代表数学含义和英文字母都被他以每天半个时辰的时间教授给了小严嵩。

  小严嵩学习能力很强,如今的基础差不多也可以读高等小学了。

  两兄弟答完卷后一直就这样乐此不疲地玩着,有时候小严嵩会答错,严衡就摇摇食指,然后小严嵩就不甘心地嘟起嘴。

  而窦顶等考生则依旧在费尽心思地想着如何遣词造句。

  事实上,让一个十多岁的少年答这种时文并不是一件很简单的事,即便是智力超群的,也最多和成年人差不多,也需要好好想。

  因而在场的考生都没有因为严衡两兄弟提前答完,而认为他们俩有任何过人之处,都觉得他们这是自我放弃。

  严衡和小严嵩两兄弟一时玩累了,便开始吃东西,小严嵩笨拙地剥着鸡蛋壳,想朝严衡撒娇,让哥哥帮自己剥,却也知道严衡不能过来,只能跟着严衡的步骤去拿鸡蛋壳碰木板。

  小严嵩把木板碰得啪啪响,鸡蛋倒是碎了,也引起了考试和监考者的注意,不过大家见他是个孩子,也都没在意。

  严衡略带严肃地指了指小严嵩,做了个保持安静的手势。

  小严嵩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就把鸡蛋往嘴里丢,吃的嘴角到处都是蛋黄。

  第二篇时文得下午才出,所以严衡和小严嵩也不着急,吃完饭后没多久便直接睡午觉。

  等到有锣声响起时,严衡和小严嵩才从睡梦中醒来。

  小严嵩已经在流了一滩口水,还好严衡之前已经提醒他把答卷收在一边,若不然他的答卷就得被小严嵩自己的口水给毁了。

  锣声响起,意味着第一篇时文答卷结束,便有人来收答卷。

  收试卷的监考官很鄙夷地看了严衡和小严嵩哥俩,因为他们发现在整个考场中就这两哥俩在呼呼大睡,别的考生都在认认真真答题。

  窦顶很准时的誊抄完了自己的答卷,他对自己的答卷很满意,他觉得自己的是妙笔生花。

  然后,窦顶还看了看严衡,他本以为严衡没有答卷可交,却没想到严衡竟然主动把答卷给了收卷的监考官。

  窦顶愕然,但也暗笑这严衡不知道交的是什么狗屁不通的答卷。

  欧阳宏有些懊恼,因为他虽然答完了,但总觉得答的不太满意。

  作为年纪比小严嵩大不了的他虽然是神童,但也不可能真的直接笔下有神,在他看来,这次县试的题目比较难,因为所出的题有些偏,而且又短,很难把握其深意,不像那种很长的时文题基本上可以轻松知晓其题意。

  欧阳宏不由得暗地里埋怨起出题的人来,再一看小严嵩也答完了卷,他心里却更加有些莫名的紧张起来。

  的确如此,知县熊绣临时换题换的太匆忙只想到了如何考验严衡没想到这道题本身是有难度的,会让一大批准备不充分的考生望而却步。

  因而导致即便到现在也有很多儒童没有答上题来,其中,欧阳家的子弟都占好几位。

看过《佞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