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佞臣 > 第五十二章 县试 1
  这一天正是县试开考的日子。

  严衡带着小严嵩早早地就起了床,初夏和深秋忙得脚不沾地的伺候自己公子盥洗。

  而老爹严准也难得的早起一次,没再缠绵缱倦于温柔乡中,还不停地嘱托着严衡和小严嵩要注意些什么,想尿尿时怎么办,肚子不舒服怎么办,唠叨给没完。

  彩绣一边系着衣带一边忙忙碌碌地烧火做饭,还特地多拿出了几个鸡蛋,说是煮熟了让严衡小严嵩带到考场里吃。

  “虽说你们此次不过应个试,没指望着你们能中试,能为我严家争光,但为父还是得把这些都告诉你们,毕竟机会难得,考一次就得认真一次,不可随意。”

  即便在饭桌上,老爹严准也依旧说个不停,还说起自己当年参加县试的威风来,说自己虽不是县前十,却也让整个七里村的严家人都脸上有光。

  严衡没有多说什么,倒是小严嵩一脸崇拜地看着老爹严准,拉着严衡的袖子,傻乎乎地道:“哥哥,我们能像父亲一样中第吗?”

  “会的”,严衡笑了笑,小严嵩虽说不会做时文,但脑袋里现在也装了许多篇,连带着古诗和策问等也装了不少,如果考官放点水,没准还真有机会过。

  倒是老爹严准认为严衡和小严嵩中不了,而先给严衡和小严嵩打起了预防针:“这次中不了没关系,为父不会责怪你们,但明年可是要必须中的,明白吗?”

  严衡忙说明白,小严嵩也认真地点了点头。

  因现在欧阳进与严衡来往的颇为密切,且两人现在还因文曲书斋建立了合作关系,所以欧阳进便在昨日就说要派马车来接严衡和小严嵩哥俩一起去考场,毕竟他们欧阳家也要顺便送人去考场。

  严衡和小严嵩吃毕饭后没多久,天还未大亮,欧阳家的马车就到了。

  初夏和深秋含泪送别了自家的公子,严衡忙嘱托初夏回去好好练字,下午不要忘记去书铺帮忙,他很搞不懂自己不过参加一下县试,这位素来沉默寡言的少女怎么就哭哭啼啼起来。

  而深秋这边却是没哭,只是小严嵩哭了,小脑袋就在深秋胸前蹭来蹭去,呜呜咽咽的说舍不得姐姐。

  严衡不由得一翻白眼,心想自己这个弟弟也是厉害,小小年纪就知道占便宜,不过,好像最近小严嵩很少念叨小露露了。

  不过,等到了欧阳家时,还没等严衡反应过来,小严嵩就已经朝欧阳露招手:“小露露!我要去参加县试啦,我会努力的!”

  欧阳露此时正和欧阳雪站在欧阳府门前送表兄窦顶以及欧阳宏等欧阳族中子弟去应考,根本就没搭理小严嵩。

  倒是欧阳雪听到了小严嵩的声音,朝小严嵩笑了笑,然后就瞥了一旁的严衡一眼。

  而其表兄窦顶此时注意到了欧阳雪眼神正看着严衡,不由得泛酸道:“有些人参加县试不过是滥竽充数罢了,表妹你放心,表哥我这次定能县试夺魁!”

  欧阳雪笑了笑,就朝窦顶点了点头:“坐等表兄捷报。”

  欧阳宏也骄傲地扬起小脑袋:“姐姐,我也会中县前十,那小严嵩没我厉害!”

  欧阳雪笑着摸了摸自己弟弟欧阳宏的小脑袋,而窦顶则也鼓励道:“那是自然,宏弟你的才智远在他小严嵩之上,那小严嵩不过只背的孝经而已,怎么及得上你的聪慧。”

  这时候,欧阳进也在对着自己欧阳家的子弟训话:“此次我们欧阳家中有十四人去参加县试,这里面至少得中五个以上才行,宏儿你不可大意,还有窦顶贤侄,你也算是我们半个欧阳家的人,要带好他们。马车上那两个是严家的两个子弟,有世交之谊,你也帮忙带着。他们这次不过是应个试,没有中第的把握,你也不必与他们去比较。”

  “表叔放心,鸿鹄怎会与燕雀比,只是怕燕雀高攀不上鸿鹄之志”,窦顶说着就先上了马车。

  严衡见此不由得暗笑,心想这窦顶到底也还只是个十多岁的孩子,比较自己当年参加高考时还要心高气傲。

  一时到了考场,前来参加县试的儒童极多,有小严嵩这样乳臭未干的小孩也有耄耋之年的老儒童,比肩接踵地一步一步地向前挪动着。

  前方的考场门口,县衙官吏则正一个个地搜检着有没有儒童夹带作弊之物。

  虽说县试不是很严格,不必脱衣检查,但也不是能轻易蒙混过关的,已经有几个被检查出来带了小册子而被直接驱离了考场,并被剥夺了参考的权利。

  严衡牵着小严嵩小心翼翼地跟随着人流前进着,这还是他第一次参加明朝版的考试,心里也有些紧张,不过好在他前世也算是考场老将,所以也还算稳定住。

  倒是小严嵩明显有些害怕,小手儿把他拽的紧紧的。

  严衡忙道:“别怕,跟着哥哥走就是,进去后老老实实地按照县尊出的题,从自己记得的文章中选篇出来答就是。”

  小严嵩点了点头。

  窦顶和欧阳宏则跟在严衡和小严嵩后面,其中窦顶更是神采奕然地拿扇把敲了严衡肩膀一下:“喂,那首螃蟹咏是你作的?”

  严衡没有理这窦顶,毕竟他不是一个愿意跟一个没有礼貌的人说话的人。

  窦顶倒是自言自语起来:“看得出来,你是有些诗才,不过当今天下是重文章的,诗文不过是末技,有些歪才也没用啊。”

  严衡依旧没有搭理这窦顶。

  而这时候,检索身上有无夹带的县衙官吏开始检索到严衡前面一个人了,严衡不由得忙拉住小严嵩挺胸抬头起来。

  但却不料,就在这时,窦顶却将一本小册子丢进了严衡考篮里!

  窦顶很得意地挥起了扇子,严衡的那首螃蟹咏让他在自己表妹面前很没颜面,让他早就有了要坑害严衡一把的心。

  严衡也发现了窦顶把一本写有时文内容的小册子丢进了自己考篮里!

  但严衡现在已经来不及将小册子丢掉,因为搜身的官吏已经走到了他面前。

  如果严衡这时候被检查出来带了小册子会被直接当成作弊的,他很可能将从此无缘于科场。

  严衡倒没想到窦顶会如此针对自己。

  “你紧张什么!站好!”

  这时候,这名负责搜检考生的官吏喝问起了严衡。

看过《佞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