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佞臣 > 第四十五章 自己的家
  时值大明中叶,民殷国富,海晏河清,历经几代知县治理,昔日污泥拥堵的袁河已是绿荫垂地。

  而此时,严衡和小严嵩则一大一小,一前一后的在绿柳旁的石板路上跑步。

  自从小严嵩说欧阳露不喜欢小胖子以后,作为哥哥的严衡就觉得自己有必要让自己弟弟为他自己以后的爱情做出一些努力。

  比如自己亲自带着小严嵩减肥,小孩子说是减肥还不如说是锻炼锻炼身体,不使得过剩的营养堆积成脂肪,或可转化成蛋白质增强小严嵩的体魄。

  当然,严衡自己也需要加强锻炼,他与小严嵩不同的是,他是有些偏瘦,增强增强有氧运动可以让身体更好的吸收。

  也因此,严衡便决定从现在开始有必要在每天早晨抽出时间来带着小严嵩一起跑跑步,做做运动。

  本来,严衡还想叫上自己老爹一起锻炼的,袁河岸边的清晨空气清新,四周很安静,视野也较为开阔,很适合运动。

  但自己老爹现在正沉醉在温柔乡里,严衡也不好打搅了人家的蜜月期。

  小严嵩明显体质不行,跑了没两百米,就累的气喘吁吁,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然后又歪倒在了地上:“哥哥,小嵩儿不跑了,实在是太累了!”

  “不行!说好了今天必须跑满这一圈的,若少了一点,就不准吃早饭!”

  严衡忙拉起小严嵩,将他往前一推,小严嵩就甩起肥肥的手儿来,撒娇道:“哎呀,真的很累嘛,这一圈这么长,小嵩儿会累死的。”

  “也就几百步,哪里就累死了,听话,坚持跑,你要知道,小露露是不喜欢小胖子的,你只有多跑步才能变瘦,知道吗?”

  严衡一边原地跑着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苦口婆心地劝道。

  小严嵩不高兴的瘪嘴哼了一声,也只能咬牙继续往前跑。

  严衡在后面跟着,他现在俯身的这具身体也没怎么运动过,跑这两三百步后也累得不行,仿佛自己要窒息了一般,但为了能给小严嵩起好榜样作用,他也只能咬牙坚持。

  小严嵩穿的是严衡特地让深秋给他裁剪缝制的短衣,有点类似于现代的棉质运动短裤与T恤,更适合锻炼用。

  而严衡自己穿的则也是同样的衣服,只是尺码要比严嵩的大。

  两兄弟就仿佛是七八十年代在河边跑步一样,不过这也幸好是在早上,若不然也能引来许多围观群众。

  “注意呼吸节奏,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坚持下去,只要坚持下去,小露露就是你的!”

  严衡大呼了一口气,刚才一连串的说话鼓励小严嵩,差点没让他憋过气去。

  然而,在还只有二十来步的路时,已经汗流浃背的小严嵩却又坐在了地上,瞪着小脚,流起泪来,或许是因为太累,已经没力气说话。

  舒缓片刻后,小严嵩才委屈地道:“我不娶小露露了,娶小露露好累呀,哥哥!”

  “不娶也得跑,人可以累死但不可以轻言放弃,给我起来!”

  严衡怒喝一声,小严嵩也些怕,郁闷地站了起来,摇摇晃晃地往前走。

  严衡干脆只得拉着他往前跑。

  小严嵩只得被连摔带爬地坚持跑完了这最后二十来步。

  但小严嵩却是大为恼怒:“哥哥你坏!明明我都说不跑了,你还要我跑!”

  严衡现在也躺在草地上直喘粗气,也不管小严嵩如何对自己生气,他现在只想就这样舒舒服服地趟一辈子。

  没一刻钟,初夏和深秋忙抱着干爽衣服跑了来。

  初夏赶忙着把严衡拽起来,且一待严衡站好,就直接脱掉了严衡的衣服,还扒掉了短裤。

  吓得严衡忙捂住了下身:“你干什么?”

  初夏虽不过十六七岁,但也知道些男女不同,小脸一红,就解释道:“给爷换衣服。”

  “额”,严衡实在有些累,就只得让初夏帮自己换衣服。

  而小严嵩这时候已经被深秋换好了衣服,并且直接趴在了深秋后背上依旧嘟着嘴:“深秋姐姐,小嵩儿好累。”

  严衡有些无语地摇了摇头,心想自己真不该答应欧阳进,让他送这三位丫鬟过来,如今倒好,这小严嵩本来是很懂事很独立,如今却是越来越会耍小少爷脾气了。

  不过,初夏见深秋如此照顾严嵩,她似乎也觉得自己也应该如此照顾严衡,忙问严衡要不要自己背。

  严衡拒绝了初夏的好意,虽说初夏比自己大了三四岁,但自己已经十二岁,没必要被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背着。

  初夏也只好在严衡后面跟着。

  回到家中后,自己老爹严准依旧没有起床,不过,严衡却看见彩绣正衣衫不整地从自己老爹屋里出来,还一边系着扣子。

  彩绣一见严衡和小严嵩回来了,也不由得脸一红。

  倒是严衡依旧是故作不知,并很自然地问自己老爹醒了没有。

  “老爷已经醒了,大爷和二爷都饿了吧,我先去给你们烧点热水,这出了满头的汗,正该让初夏深秋好好服侍你们洗洗,我再给你们煮点粥,填饱肚子后好读书。”

  彩绣很积极地跑去了厨房。

  一开始,彩绣的确对于自己被送到严家是不太高兴的,但自从她尝到了男人的滋味,并从严衡这里拿到五十两银子让她负责家里一切日常需求购买后,她就越发地积极于做好一个严家的主事大丫鬟,她甚至还期盼着成为严家主母。

  不过,彩绣知道严家真正说话算话且控制着财产大权的是这位年龄不过十二岁的大爷,所以她对严衡是备加尊敬。

  严衡对于彩绣的表现也很满意,尽管他知道彩绣比自己十多岁,但自己心理年龄不比她小多少,所以严衡并没有觉得在一个大姑娘或者少妇面前充主子有什么别扭之处。

  小严嵩被深秋脱得光溜溜,且被深秋抱在怀里仔细搓洗。

  而严衡则没让初夏如此亲密地给自己沐浴,当初夏把热水打来后,他就把初夏撵出了门外,自己关好门一个人搓洗。

  初夏只得去洒扫庭院,但却被彩绣给抢了过去,说让初夏只需好生服侍好大爷严衡就行,不要让大爷严衡受到半点委屈。

  初夏知道这位老爷身边的大丫鬟彩绣是怕自己作为大爷严衡的贴身丫鬟抢了她的地位,因而也只得丢开手,坐在门前等严衡。

  严衡不知道自己的丫鬟初夏成了府里最清闲的丫鬟,他在自己沐浴完后就自己换好衣服走了出来。

  一开门发现初夏已经因为跟着自己起的太早在打盹,便进屋取了件袍子放在她身上,然后自己去了小严嵩屋里:“该读书了!”

  然而此时,严衡却发现小严嵩正吮吸着深秋的乳0头。

看过《佞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