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佞臣 > 第四十四章 赎回自己严家的田地
  这还是严衡到分宜县城后,欧阳进第一次以世交之谊在家中设宴招待严准和严衡严嵩父子。

  宴席倒还算丰盛,因严衡将一条发财的路子介绍给了欧阳进,欧阳进现在对严衡的态度也改观了不少。

  因而整个宴席的气氛倒也活跃,不过欧阳雪和欧阳露以及欧阳宏并没来。

  欧阳雪和欧阳露到底是女儿家,自然不方便与外男同席。

  而欧阳宏虽然是欧阳家中的娇子,却素来瞧不上庶出且从事典吏的二叔。

  因而,欧阳进虽然在外人面前夸耀自己这位亲侄子聪明绝顶,但在事实上,两叔侄的关系并不亲密,再加上此时正在被欧阳雪教育,欧阳宏也就没有来作陪。

  严衡对此自然没什么意见,且也正好趁此与欧阳进就具体如何与官府合作,以后文曲书斋如何靠编纂教辅资料赚钱做了进一步的沟通。

  欧阳进越听严衡说越觉得严衡的头脑活跃,很有见地,似乎脑子里有无数的发财路子一般。

  对此,欧阳进对严衡是好感度越来越增加,等到严衡提及要用原价赎回严家田地时,他也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

  此次售卖《备战县试:精选时文三十篇》,第一天严衡就赚取了八百多银两,去除后期支付各个秀才的稿酬以外,还剩七百余两。

  七百余两加原本的四百余两,再加上欧阳进赊欠自己家的四百两,一共一千五百余两银子,严衡用九百多两赎回自己变卖出去的严家田地自然是绰绰有余。

  欧阳进拿出地契和文书来,交回到严衡手里:“拿好,如今当着你父亲的面,做世叔的可要告诫你,以后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可再变卖祖产,明白?”

  严衡点了点头,就接过地契和文书来并对严准道:“看吧,如今也还没到一个月,就把我们严家的田地赎回来了,这下不欠你什么了吧,父亲大人?”

  严准一把从严衡手里夺下了地契和文书,并说以后自己一定要藏好锁好,再也不能让严衡看见,免得自己这位儿子又一言不合把自己守了几十年的祖产又给卖了出去。

  这次虽然因为开书店挣了大钱,把田地又从新赎了回来,但谁知道,以后还能不能有这么好的机遇在一天之内赚八百多两!

  严衡见自己父亲把地契和文书拽的死死的样子,不由得眼冒黑线,暗叹即便要守住祖产也不是这么守的,以为牢牢抓住了地契和文书,就不会被更有势力的乡绅给兼并,可事实上,只有不停地开源,不停地想些经营之道,才能不至于在落魄的时候不会连带着连祖产也得卖。

  然而,这时候欧阳进见此却是很有兴致地笑了笑,甚至还想到自己这世交的严家居然到现在还没有什么服侍他们的下人。

  突然,心情大好,人也跟着忽然变得大方的欧阳进回头一看,就直接将自己身后三个姿容都还不错的送给了自己父亲,还要自己父亲认为义女。

  明朝禁止买卖人口为奴,因而士大夫之家蓄养私奴大都是以收儿女为借口。

  如今欧阳进让自己父亲严准收自己身后三个丫鬟做义女,意思就是要送给自己严家做第一批下人。

  严衡看得出来,这三个丫鬟并不很情愿,毕竟她们也知道严家是比不上欧阳家的。

  但友人之间赠妾送奴本是常见之事,因而作为主人的欧阳进这样做,她们即便再不愿意去严家,也不得不含笑答应。

  严衡记得自己曾经说过,总有一天要从欧阳进这里把地赎回来,还得欧阳进送三个绝色丫鬟给自己家。

  虽说当时不过是一句气话,但严衡也没想到,如今却果真是成了事实。

  这三位绝色丫鬟,最大的却也是二十六七,名唤彩绣,本是欧阳进已逝世之夫人身边的大丫鬟,一直未嫁,因是妻子当年之爱婢,欧阳进也未敢染指,如今送于父亲严准,自然也有看自己父亲严准不过虽说是落魄秀才,但到底是有正经人,要为自己妻子之爱婢配门好亲事的意思。

  另外两位都不过十五六岁,大一点的叫初夏,小一点的叫深秋,乃欧阳进奶妈之孙女,欧阳进送于严衡和严准兄弟使唤,自然也是越来越觉得这两兄弟将来出息不浅,而为自己奶妈的两位孙女配个良缘。

  当然,欧阳进这样做也不仅仅是为这三位绝色丫鬟考虑,也是想在严家安插眼线,好时时刻刻知道严家到底在干什么,尤其是严衡!

  现在欧阳进对于严衡是越来越好奇,因为严衡每次都能让做一些让他意想不到的事情。

  服侍严衡的丫鬟是初夏,不过严衡拒绝了初夏要为自己暖床的行为,只是让初夏服侍他洗漱穿衣。

  而服侍严嵩的深秋则不得不暖床还得陪睡,毕竟小严嵩还小,的确需要一个大姐姐贴心照顾,作为哥哥的严衡有时候也不可能把小严嵩照顾的那么好。

  而服侍自己父亲的彩绣现在几乎就成了自己的后娘,在来到自己家头一天晚上就被自己老爹给迫不及待地的开了苞。

  然后,接连着好几日,自己父亲与这彩绣都是白天黑夜的都待在屋内,真可谓如胶似漆。

  好在,这彩绣还会主动负责自己一家三口外带她们三个丫鬟的伙食,而且厨艺还不错。

  在整个严家,他父亲和小严嵩都是不会做饭的,而严衡自己也只能做熟,且如今的他是越发的忙,因而在彩绣来之前,严家一直是靠在附近饭馆点菜(点外卖)过日子的,如今彩绣来,正好填补这一角色。

  严衡对此很满意,更何况,自己父亲现在只忙着和彩绣在屋里厮混,也浑然不管自己和小严嵩,这让严衡倍感到自由。

  但当严衡走过自己老爹的屋前听到里面的叫声时却也有些担忧,担忧这样长此下去,这位彩绣姐姐或者是彩绣后娘会不会再给自己生一个小弟弟出来。

  一想到自己带个小严嵩都这么操心,要是再来个小弟弟的话,只怕自己的头发都会操心白的。

看过《佞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