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佞臣 > 第四十三章 决定权在未来岳父手里
  欧阳雪知道严衡来了。

  但她故作视而不见,也不使唤自己的丫鬟去外间给严衡沏茶。

  只是让严衡孑然而立地站在那里。

  而她则依旧颇为和蔼可亲的将云片糕往小严嵩嘴里喂。

  小严嵩喜欢吃甜食,更喜欢这云片糕,满口咀嚼着糕片,两眼小心翼翼地瞅着坐在里间看书的欧阳露。

  见欧阳露没有看自己,忙张开大口猛地把欧阳雪手里的云片糕都吞进了嘴里。

  欧阳露刚好抬头看见了一幕,不由得一咬小嘴唇:“吃吃,就知道吃,胖成什么样子了!”

  没听进欧阳露嘀咕之声的小严嵩嘿嘿一笑,糕点粉屑掉了一地。

  欧阳雪也不生气,只觉得小严嵩可爱,亲自用手帕把地上的糕点碎渣捡拾干净。

  不过,在她抬头丢弃糕点粉屑时,却不由得小脸堆砌起一抹晕红。

  因为她的里衣居然还明目张胆地放在了床沿边。

  欧阳雪回头瞪了自己的丫鬟一眼,那丫鬟颇为苦恼地想要解释,也不好张口。

  而欧阳雪则自己把里衣揉进了被褥里藏好,理了理鬓发,还忙跟丫鬟使眼色,让她把架子上的黛粉拿来。

  “画上!”

  欧阳雪局促地正了正身子,两脚并得很拢,隔着花鸟图样的屏风看着外面的瘦削而高挑的严衡,轻蔑地笑了笑。

  严衡不知道隔着屏风里的欧阳雪在干什么。

  也不知道自己弟弟小严嵩在里面,听了吧唧吧唧的声音似乎是小严嵩吃东西的习惯性发出的声音,但说不定会是欧阳露。

  严衡并不敢随意闯进里面去,毕竟自己来到人家小姐闺阁已属逾矩,再冒然闯进私地的确不好,万一看见不该看的怎么办。

  严衡承认自己不由得往一些猥琐的方面去想了,但少年有所遐思也属正常。

  摆在方桌上的《备战县试:精选时文三十篇》引起了严衡的注意,暗想这欧阳雪怎么也买了一本自己文曲书斋最新出的畅销作品?

  “别动!”

  这时候,走进来一位几乎被绸缎包裹起来且头戴着累丝紫金冠的小男孩,一副少年老成的样子,从严衡手里夺过那本《备战县试:精选时文三十篇》来,笑道:

  “姐姐,你也给我卖了本这个呀,窦顶表哥自己也买了一本,说是借给我好好看看,说是对县试大有裨益,没想到你也给我买了,如此,我也就不用借他的看了,不过窦顶表哥说,等县试结束后,邀请我和你一起去登凤凰山,你去吗?”

  严衡认得出来,这小男孩就是欧阳宏,应该比小严嵩大点,同他姐姐一样,也是欧阳家的明珠。

  不过,见这欧阳宏对自己视而不见,严衡也就没有主动逗弄这欧阳宏。

  “你就是严衡吧,听欧阳进说,你也要参加县试?”

  欧阳宏很大人地坐在官帽椅上,问着严衡,似乎更像是严衡的长辈。

  严衡笑而不答,刚才他听见这小家伙嘴里对自己二叔直呼其名讳,便差不多也猜得出来,这肯定又是一个被娇惯了的孩子,或许学业上不错,但在礼貌谦逊上到底比同龄人差了许多。

  严衡懒得理他。

  而欧阳宏反而有些受不了严衡的冷漠,不由得跑到面前来:“问你话呢,你是哑巴还是聋子!”

  严衡直接一手揪住欧阳宏衣领,将他提了起来,亮出拳头对着他的眼睛:“小子,我警告你一句,你要是在这样对老子说话,老子就打得你妈都不认识,你信不信!”

  欧阳宏有些傻眼了,这辈子还没人敢这么跟他说话。

  “不得无礼!”

  欧阳雪急着跑了出来,柳眉新描的一张粉脸让严衡不由得顿感惊艳,整个人木了半边,也忘记了教训欧阳宏。

  欧阳雪本是听见自己弟弟的傲慢而深怕自己弟弟得罪严衡而急着出来的,却没想到正好看见自己弟弟却被严衡给提拉在半空中,还作势要打的样子。

  欧阳雪不由得生出护短的心来,冷若冰霜地问着严衡:“可以把我弟弟放下来了吧?”

  严衡也不会真的和一个小孩生气,听欧阳雪这么说,将欧阳宏放了下来:“好好管管你弟弟。”

  “小严嵩!出来!”

  严衡看见欧阳雪那个态度,这时候却是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待,吼了一声,小严嵩屁颠屁颠地就跑了出来,一边抹着嘴一边对欧阳雪甜甜地道:“雪儿姐姐再见!”

  临了,小严嵩还把小脑袋往屏风里瞅:“小露露再见!”

  啪的一声!

  小严嵩的屁股被欧阳宏一脚给踢了一下,害得小严嵩直接趴在了地上。

  好在欧阳雪的闺阁内铺了层西域毯,小严嵩也没摔得多狠,只揉了揉脑门,自己爬了起来,眼泪嗖嗖的往下掉,正要哭的时候看见自己哥哥严衡在面前,忽然想起昔日严衡教他的话来,便旋即又忍住了。

  欧阳宏一叉腰:“哪里来的野孩子,我姐姐妹妹也是你喊的?”

  欧阳宏的话刚落,小严嵩就突然一头也把欧阳宏撞倒在地上,猝不及防的欧阳宏歪着的嘴也和地毯来了一次亲密接触。

  “哥哥说过,要是有人打了自己,自己就得还手!”

  小严嵩向欧阳雪说出了自己动手的理由,然后急急忙忙地跑到了严衡的背后,似乎怕欧阳宏的报复。

  欧阳宏的确很愤怒,刚才被严衡威胁,这会子又被小严嵩撞倒在地上,作为欧阳家大少爷的他何时受过这样的欺负,愤怒地他直接抄起杌子就要砸小严嵩:“我打死你!”

  欧阳雪忙拉住了自己弟弟欧阳宏,夺过欧阳宏手里的杌子,喝道:“放肆!谁教你那动辄打骂人的!给我面壁思过去!”

  欧阳宏似乎有些怕自己姐姐欧阳雪,见欧阳雪阻止他打小严嵩,也不好再动手,却也撒起娇来,委屈地哭道:“可是他刚刚撞了我!呜呜!”

  “爹爹平时怎么教你的,与人当和睦相处,今日明明是你先动的手,真是越来越不听话了”,欧阳雪说着就强行拉着欧阳宏往里面走去,并责怪跟着欧阳宏的婆子丫鬟不好好管束自己弟弟。

  “你为什么帮他不帮我,你到底是他的姐姐还是我姐姐,呜呜!”

  严衡听见欧阳宏的话不由得笑了笑,见欧阳雪带着欧阳宏走了,他也不好在待在这里,便也牵着小严嵩去了欧阳进那里。

  路上,小严嵩依旧有些局促不安,担忧地问道:“哥哥,我刚才是不是不该撞欧阳宏啊?”

  “怎么不该,该还手时就得还手,而且是他先动的手,你做的很对”,严衡摸了摸小严嵩的脑袋道。

  “可是这样会不会让雪儿姐姐不高兴,会不会让小露露不高兴,欧阳宏会不会一直恨我”,小严嵩很是担忧地问后又道:“特别是小露露,欧阳宏也是她哥哥,我打了她哥哥,她会不会越来越讨厌我了。”

  “没关系,你能不能娶小露露,决定权在你未来岳父手里,不在你未来大舅子手里”,严衡知道自己这弟弟是个情痴,只得好言安慰着。

  小严嵩摇了摇头:“不懂。”

  “就是你要好好读书,早日考上进士,比你大舅子欧阳宏优秀,那时候你欧阳世叔就会让你娶小露露的”,严衡如此说道。

  小严嵩忙表示要认真读书,争取考上进士。

  但旋即,小严嵩又低垂下了头:“可是,小露露说她不愿意嫁给胖子,而小嵩儿真的有点小胖胖唉。”

  不是有点小胖,自己这弟弟小严嵩明显又发福了不少,可以用大胖来形容了。

  “那你还吃!”

  严衡一手打落小严嵩手里的云片糕。

  “可是真的很好吃啊!”小严嵩挥着小拳头表示抗议。

看过《佞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