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佞臣 > 第四十二章 未来有很多的路
  “世叔过誉,小侄愧不敢当,我们还是谈谈赌约的事,虽说世叔现在有病在身,但痊愈之后总得履行赌约才好。”

  严衡依旧和气地露出笑脸来。

  而心情本来有些舒缓的欧阳进又不由得郁闷起来,指着严衡是半天不知道该怎么说他才好。

  严衡则忙劝欧阳进先别急着郁闷,并把自己想让欧阳进帮自己文曲书斋与官府建立合作关系的想法提了出来。

  在严衡看来,欧阳家是本地大乡宦,而欧阳进又是本县的户房典吏,算是所谓的地头蛇,在官场上有比较广的关系网。

  如果自己能取得欧阳进的帮助,就有了同官府沟通的桥梁,就可以让自己的文曲书斋不但能优先得到分宜县的最新县试考生答卷,还能优先得到其他州县乃至府省的考生答卷。

  到时候,文曲书斋可以把店面开到其他州县去,并可以出很多专期,比如分宜县试专期,贵溪县试专期等等。

  虽说在整个大明朝,考的都是四书五经与一些诗律策问,但基于当地县令与地方教化程度不同,各地县试自然不一样,文曲书斋若由地方不同而出不同的辅导资料自然就会攫取更多的利润。

  一个分宜县的县试就能在一天内直接赚取八百多两的利润,如果再在其他州县乃至整个袁州府也这样搞,其利润将难以想象。

  欧阳进不是愚笨之人,听了严衡的话以后,自然也明白严衡是想要自己做什么,他的确也想过学着严衡这样搞,毕竟自己欧阳家家大业大,可以比严家搞到更多的优秀时文。

  但如今严衡主动提起想和自己合作,欧阳进也就有些意动,毕竟自己虽然可以收集很多优秀时文,但却并不知道这里面要具体怎么搞,甚至刚才严衡提及要联合官府把最新的答卷控制在自己手里就让他不由得大为惊罕,暗叹严衡虽年仅十二岁却想得比谁都远。

  “臭小子野心倒不小,不过世叔我凭什么要跟你合作,难道我自己不能开家书铺,然后去找那些官场上的人搞?”

  欧阳进说着又问道:“再说,我为你们文曲书斋做事,又有什么好处?”

  “小侄承认世叔能耐大,但世叔即便收集再多的时文也不知道如何将它们变成更多的银两吧,这里面涉及到如何将这些考卷内容更好的编纂成册,如何更好地发卖,小侄或许比世叔更明白些,而且世叔到底也是官场中人,直接做这种生意的话,容易被眼红之人纠缠上,倒不如让小侄来,文曲书斋自然也不会只属于小侄的,只有世叔肯合作,文曲书斋在教辅资料方面的利润,您占一成,对应各县官府占两成怎么样?”

  严衡笑说道。

  “不行,我得占两成,官府自然是要占一部分的,不然他们不会保你,得占三成!”

  严衡就知道欧阳进不肯吃亏,只怕要占个两三成股份才肯与自己合作,所以他才故意压低了条件,只说让他占一成,如今见欧阳进要两成没说要三成,便也算符合自己的预期,就果断地一拍手掌:

  “好,成交!不过,这分成一是回事,世叔你要为我们文曲书斋做事也得有俸禄,按理当应同其他雇工一样一月领一两,但如今有赌约在先,所有头半年,你是没有俸禄的,相当于免费为文曲书斋办事,这半年内,你去官府跑关系上下打点的花费与车马费也得你自己出,您不会介意吧。”

  严衡这样一问,欧阳进便呵呵一笑,也不装病了,直接起身一拍严衡脑袋:“你小子当时下赌的时候,就想到了今日好陷害你世叔吧,小小年纪,就有如此心机,长大后还得了!”

  只需动用一下自己欧阳家的关系,就可以平白得到文曲书斋在这方面的两成利润,算下来光在分宜县自己就可以一年获利近五百两,这让欧阳进对于文曲书斋的未来很是期待,自然也没有再去计较严衡不给自己俸禄还要自己承担前期跑关系的费用。

  因为自己欧阳家从来都是别人求着搭上关系的,所以也就没有所谓跑关系的本钱一说。

  严衡见他下床吩咐人给他更衣,便不由得笑问道:“世叔病好了?怎么不多歇会儿?小侄好像才来不到半个时辰,你就痊愈了?难不成世叔一直在装病?”

  “混账小子,废话那么多干嘛,世叔的病由,你知道什么,还不出去玩会儿,如今既然来了世叔这里,晚上你们就在这里吃饭,我们再细细谈谈,我派人将你父亲也喊来,商议着见了县尊怎么说!”

  欧阳进有些脸红地喝道。

  严衡听此便知道欧阳进已经答应了自己的提议,便也乖巧地出了他的屋子。

  既然欧阳进要留他下来做客,还要谈些事情,他也就不好不辞而别,但他愕然的是,小严嵩居然不见了。

  严衡通过欧阳家下人告知小严嵩是去了欧阳雪那里,便央求着欧阳家的下人带着自己去。

  欧阳家的下人见欧阳进对严衡态度颇好,也就不敢怠慢,便领着严衡往欧阳雪这里走来。

  江西自从两晋衣冠南渡开始,便是客家移居集中之地,素来客家风俗便不同中原之风,男女之防并不大,女子也能下田谋生产,再加上现在又不是国初,社会风气也没在那么保守,因而严衡这样的一个外人男子在欧阳家去一女子闺房也并不是不可能之事。

  更何况,严衡也算是欧阳进之世侄,也算是亲友,而且欧阳进倒也不像其兄长欧阳达那么恪守礼教,也就更无大碍。

  严衡走进欧阳雪的屋内时,不得不承认这古时千金小姐的闺房的确是奢华的厉害,雕梁画栋,名人字画,应有尽有,只是黄花梨的梳妆架上少了硝酸银制作的银镜,牡丹花样的格子窗镶嵌的不是透明的玻璃,镂空的槅子里摆放的除了胭脂膏却没有香水与化妆品。

  “未来还有很多可以发家致富的路子”,严衡不由得这样想到。

看过《佞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