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佞臣 > 第四十一章 欧阳露伤害小严嵩
  这时,欧阳露走上前来,端庄地向欧阳雪欠身行礼,替严衡回道:“姐姐,严衡哥哥来看望我爹爹,我就自作主张让他们进来了。”

  严衡看得出来,这欧阳露虽说比欧阳雪年纪小了许多,但却要比欧阳雪温柔淑女得多,形态举止间散发着高贵与谦让。

  世叔欧阳进虽然品行不纯,但其女儿倒被教育的很好。

  自己的弟弟小严嵩很有眼光!

  当然,从刚才看见欧阳雪对其表哥的知书达礼来看,或许人家只是在自己面前不再表现出一个女儿家的优雅来而已,以傲然的样子表达出自己的厌恶来。

  “别想太多!”

  严衡忽然意识到自己有些歇斯底里地胡思乱想起来,便忙压制了下去,见欧阳露已经替自己表明来意,也就没有回答欧阳雪,而是跟着欧阳露往欧阳进的寝居之处走去。

  欧阳雪却是呵呵一笑道:“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吧?”

  严衡不由得站住了脚,暗想这欧阳府里的两个女儿还真是有差距的,这老大欧阳雪怎么句句尖酸刻薄,冷嘲热讽。而老二就要温柔似水得多。

  “欧阳雪小姐是吧,严某有句话得提醒你,古语有云,同姓不婚,惧不殖也;表亲虽不同姓却也同亲,还望欧阳雪小姐日后做了诰命夫人,与令表兄不要生出痴呆之儿来!”

  严衡到底也还是性情未改,情不自禁地就怼了回去,但说后就有些后悔,自己是来与欧阳进谈合作的,怎么就和人家一小姑娘斗起嘴来了。

  欧阳雪暗自纳罕,“同姓不婚,惧不殖也”出自《国语·晋语四》,这严衡年仅十二不但能教其弟背《孝经》莫不是还读过《国语》?

  欧阳雪不由得想起了自己舅公王恕昔日对严衡的评价来,如今在心里也不得不开始承认,这严衡其才学不亚于自己和自己表兄。

  但一想到这严衡以此话来说她自己与她表兄,还直接咒她以后和自己表兄生出痴呆之儿,欧阳雪就不禁又喜又怒,喜的是这少年也会因为自己拈酸吃醋,怒的是直接这样咒自己,语言不可谓不毒!

  可是这时候,就在欧阳雪回过神来时,严衡已经走进了欧阳进的屋内,欧阳雪除了气得直跺脚以外也不好在自己二叔面前与严衡大吵三十回合。

  小严嵩则陪着欧阳露在外间走廊处玩,欧阳露坐的端端正正,目不斜视,而小严嵩则直接快要贴到欧阳露身上,殷勤地笑道:

  “小露露,你陪我说说话呀,我们一起出去荡秋千好不好。”

  欧阳露摇了摇头。

  “小露露,我这里有山楂糖,你要不要吃,可甜呢?”

  欧阳露摇了摇头。

  “哎呀,你怎么不吃也不玩呀”,小严嵩嘟起了嘴,然后就傻愣愣地盯着欧阳露,然后趁着欧阳露淬不及防之际直接上去亲了欧阳露一口。

  欧阳露小眼一睁,恬静地眼神中平添三分怒气,挥手就往小严嵩脸上打了一下,然后又安然地转身坐好:“请严嵩弟弟自重!”

  小严嵩到底还是个小男孩,被这么一打,就呜呜哭了起来。

  欧阳露不由得一翻白眼,似乎很鄙夷小严嵩这种动不动就哭的样子。

  小严嵩天生一股狡猾,斜眼瞧欧阳露对自己的哭泣无动于衷,便干脆哭的更为大声起来。

  无奈严衡此时正在里间拜会欧阳进并不知道外面的场景,倒是欧阳雪闻声过来,摸了摸小严嵩脑袋:“怎么了,哭什么呢?”

  “没,没什么,雪儿姐姐,小嵩儿没有哭”,小严嵩倒是不敢在欧阳雪面前告状是欧阳露打了他,苦笑了笑,就刻意挨得欧阳露更近了些,欧阳露不由得起身坐远了些。

  欧阳雪见此不由得莞尔一笑,开始逗弄起两个小家伙来。

  “妹妹,你不喜欢小严嵩吗,小严嵩这么可爱,干嘛对他不理不睬?”欧阳雪问道。

  “他太胖啦!”

  欧阳露这句话直接扎心!

  小严嵩仿佛心里被重击,又哭了起来。

  欧阳雪又感到好笑又有些生气,忙安抚起小严嵩来。

  却不料,欧阳露这时候又补一刀:“这么胖,还吃甜食,我才不要嫁给胖子呢!”

  小严嵩哭得更是稀里哗啦起来,鼻涕泪水脏了欧阳雪粉色裙子一身,难得的是欧阳雪也不生气,还带着小严嵩去了自己闺房,给了他许多好吃好玩的,这才安抚住小严嵩受伤的心灵。

  ……

  严衡不知道自己弟弟小严嵩在外面所经历的“痛苦”。

  他现在正谦恭有礼地向欧阳进作揖。

  躺在床上故作欧阳进故作呻吟地抬起柔弱无力的手来示意严衡坐下:“难为你了,我的好贤侄,你还知道来看我,比我那些亲侄子还强。”

  话虽这么说,但欧阳进心里早已是对自己家的仆人骂了千百遍,因为他不止一次说过要阻止外人进来,怕的就是严衡来笑话自己。

  如今却让严衡进了自己家,这岂不尴尬?还逼得自己不得不从自己小妾身上移开,忙装出大病一场的样子来。

  “小侄此次来,一是来承蒙家父嘱托,来看望世叔之病;二是询问赌约一事,世叔不会耍赖不认吧?”

  严衡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就将昔日让欧阳进签好的赌约拿了出来。

  欧阳进一脸郁闷,该来的还是来了,自己如今是彻底栽在这个小少年手里了,同时暗叹自己的乖侄女没事干嘛要自己打这个赌,如今倒好,害得你二叔要给别人家打短工了!

  我可是堂堂的秀才相公,还是户房典吏,明年即要升主簿的!

  欧阳进虽贪小利但性格却并不强势,也还比较讲究诚信,虽然心里极不情愿,但也不得不点头,并故作生气道:

  “你个臭小子,世叔不过是想激一激你,好让你有出息,却没想到你竟跟世叔较真,也罢,世叔不是那种言而无信的人,你说吧,你要世叔做什么,世叔我少不得带病给你做事,这把老骨头就豁出去了!”

  说着,欧阳进就哎哟着作势欲起。

  严衡忙按住了欧阳进:“世叔快快躺下,小侄何敢让世叔带病做事,连县尊都没这样逼您,小侄这样做就未免太绝情了些,这赌约只要世叔还认就好,小侄今天来,还有一事。”

  严衡说着就从袖子取出一包银子来:“这是十两白银,是世叔您与世伯的稿酬。”

  “稿酬?”

  欧阳进第一次听见这个词,严衡少不得细细解释一番,说他们出的时文文章被他选出来编纂成册,如今大卖赚了不少钱,自然要分一些红利给提供文章之人,因为大家都是第一次合作,讨个好,便将第一次的稿酬定得高了些,每人五两银子。

  十两银子对于欧阳进虽算不上什么,但他却因此不由得严衡有了些好感:“好,很好,你小子还算懂事,知道吃独食不好,虽说读书不怎么行,但日后肯定是个做生意的料!”

看过《佞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