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佞臣 > 第三十九章 出现盗版
  严衡在分宜县里的最大酒楼里包下了一雅间,用以款待徐德明等十五名印刷工匠,并举办庆功会。

  十五个印刷工匠里,严衡特地选了几个年纪大的与自己和父亲严准以及小严嵩坐一桌,以示尊重,其余比较年轻的印刷工匠则单独一座。

  虽说这十五名印刷工匠才刚来严家没多久,但如今也算是文曲书斋的元老了,严衡自然不得不厚待。

  以家人相待员工比给他们奖金更容易收买人心,这也是严衡为何动不动就会宴请徐德明等人的原因。

  严准和小严嵩也参加了这次庆功会,徐德明也是第一次见到家主严准和小严嵩,惊慌地同当时第一次见严衡一样,膝盖不自觉地就要弯下去。

  好在父亲严准虽然老实木讷但也为人和善,也不矜自己秀才之功名,忙扶住了徐德明:

  “大家伙请起,这些日子你们都辛苦了,没有你们,这文曲书斋不会给我这么大的惊喜,我不懂得什么经营,你们往后还是听严衡的,用他的话说,今天是庆功的日子,什么主仆之别也就暂且放在一边,你们只管吃只管喝,不必拘束。”

  严衡看得出来,自己父亲严准算是因为自己给家里赚了不少钱并让他不再担心自己去欧阳家为奴而恢复了些自信,即便是跟徐德明等人说话也比自己想象的要从容许多。

  倒是这些印刷工匠们还有些拘束,此时他们的衣着并不差,但能够跟主家同席还是同一遭。

  所以,严衡对此倒也理解。

  值得一提的是,严衡本打算今日还要请欧阳进来的,顺便在酒桌上谈谈关于赌约的事,但却被欧阳家的人告知,欧阳进病了。

  严衡心里自然是暗笑这欧阳进病的真是时候,甚至他还向自己父亲严准说道:“父亲,虽然欧阳世叔有些刻薄,但到底是我世叔,如今既然他病了,我们应该抽空去看望一下。”

  严准听后倒是破天荒地夸赞起自己的大儿子严衡懂事了,知道以德报怨。

  严衡心里只是暗笑,他不用问,也猜得到欧阳进是在装病故意躲避自己。

  既然你躲避,那我就主动一点,只准你上门看我严家笑话,难不成还不准我上门看看你这个欧阳世叔的笑话?

  “诸位不必客气,这次文曲书斋能获利如此丰厚,全仰仗诸位昼夜辛苦,小子也不会说什么好话,只是想说一句:

  今后只要有文曲书斋一口吃的,就有你们一口吃的,文曲书斋不是我们严衡一个人的,也不只是我们严家的,是大家的!

  未来,我们还要接着出各种赚钱的书,让百姓们喜欢的书,文曲书斋的路肯定会越走越远,虽然他现在还不过是个县城的小书铺,但总有一天他能开到南京去,开到京城去!

  到时候,本公子给你们每人都住上最好的房子,娶上最好的媳妇,体体面面的活着!”

  严衡说着就站起来,把酒杯往前一递,就豪气干云地大喝一声:“干!”然后,把酒送入了自己口中。

  但这时,严衡不由得后悔起来,因为他忘记了自己现在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少年,五脏还没法驾驭如此多酒往嘴里灌,一时喝的他是肺部若火烧一般。

  但这时候,这些印刷工匠们已经叫起好来,不由得称赞公子大方。

  连严准都很是欣慰地点头,暗想自家长子虽只有十二岁却也懂得如何收服人心,人情练达这块的确在自己之上,只是不知道他的这些本事到底是跟谁学的,自己只记得在自己离家前,他还只是个莽撞的二愣子。

  小严嵩一边抹着嘴上的油,一边啃着鸡腿,两眼瞪得大大地看着严衡,然后还嘿嘿一笑:“哥哥好厉害!”

  好在这古时候的酒不烈,严衡喝完之后还能勉强支撑得住,而徐德明等人见他如此豪放,倒也放开了不少。

  严准这个一家之主也渐渐地主动打开了话题,他或许在底层人面前更容易找到自信,也更加的从容。

  这场庆功会算是尽兴而散,徐德明等人回去后便继续印刷《备战县试:精选时文三十篇》。

  毕竟县试还有二十来天,这类教辅资料还是有市场的,多印一本就能多卖出一本,多赚一份银子。

  不出严衡所料,不到三天,便有家书铺也开始印刷《备战县试:精选时文三十篇》,并也发卖,与文曲书斋抢占市场。

  严衡倒也无所谓,接下来不过是些残羹剩汤,自己文曲书斋已经赚了大头,也没必要再去阻止他们赚些余利。

  只是让严衡无奈的是,在大明朝,这些书铺是没什么版权意识的,卖教辅资料卖就是了,干嘛却连个书名都不改改,直接明目张胆地盗版!

  我卖《备站县试:精选三十篇》,你就不知道改改样,精选四十篇,五十篇也成啊。

  严衡觉得自己有必要尽早登门拜访一下世叔欧阳进和县尊。

  不然,只怕盗版会持久的猖獗下去,等到大明百姓都觉得盗版有理后,那个时候自己再来打击盗版维护自己文曲书斋的利益就有点晚了。

  除此之外,严衡让自己父亲严准给当时愿意为文曲书斋提供案卷的生员相公们都送去了一封银子,算是答谢费。

  毕竟自己靠这个赚了很多钱,这些秀才们不可能不眼红。

  如果自己不牟利还好,他们也就不必说什么,但如果自己靠这个牟利了,若不给他们点好处,日后他们只怕也不会再给自己好文章,甚至还会给自己使绊子。

  相反,如今自己主动示好,倒也让他们避免想要银子而怕有失身份不敢来要的尴尬,对自己文曲书斋也会增加好感,甚至会在发现支持文曲书斋弄这个是可以给自己带来暴利后,进而维护文曲书斋的地位。

  这些秀才里面不保证未来没有当官的,但此时让他们认同的成本付出比等到他们当了官员后付出的成本低。

  而且,严衡不但主动送银子还要赶在其他书铺之前与这些秀才相公们搭上关系,建立合作习惯,这样以后文曲书斋联合官府打击盗版,也能得到他们的支持。

  相反,此时的其他书铺能转过弯来直接盗版印刷文曲书斋的《备战县试:精选时文三十篇》已经算是走在前面了,也就没有谁能想到文曲书斋前面,知道先把上游的资源源头给控制住。

看过《佞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