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佞臣 > 第三十八章 一起为光宗耀祖而努力
  欧阳进是户房典吏,儒童报名县试的事自然与他无干,但他作为县衙里的典吏,自然也知道今天是县试报名的日子。

  这样一来,他不由得想起了要参加县试的严衡和严嵩两兄弟。

  尤其是严衡此人,欧阳进从未像现在这样在乎过一个非自己家里的孩子。

  欧阳进每一想起自己还跟严衡打了个赌的事,他就心里颇不是滋味,总觉得自己好像有什么陷阱在等着自己一样。

  不过,无论他怎么想也想不出严衡会如何打败他,他决定亲自来严衡的书店看看,以打消他最后的疑虑。

  欧阳进已经从严准口中知道了严衡开的书铺叫做“文曲书斋”,所以,他也没让人去通告严家的人,就自己先往袁河码头这边走来。

  “我倒要看看这严衡到底是开的什么书铺,若是卖些见不得人的东西,就别怪我这个做世叔的不客气,直接报告县尊大人!”

  欧阳进说着就来到了文曲书斋所在大街上,而眼前无数戴着懒收巾的儒童几乎挤满半条街的场面让他不由得大为惊愕,忙拉住一人是为何事。

  “这你都不知道,这家文曲书斋出售了一本叫做《备战县试:精选时文三十篇》的书,是历年生员们的县试中第文,对考试极有用的,大家都抢着买呢,毕竟不是谁家都有中县试的父辈兄长,难得有这样的范文,得赶紧买,不然就没了,听他们说,文曲书斋的库存只有九十本了。”

  欧阳进一听这话不由得骇然得很,再凑近些一瞧,果真见文曲书斋就在前面,严衡正明目张胆地整理碎银。

  作为掌管户房的典吏,欧阳进瞧一眼就猜得出严衡面前的银子不下三百两,再一看这么多人还在抢着买和门额上的横幅,他心里也大致明白当日严衡为何会信誓旦旦地说能够在一月挣足两百两银子了。

  “好,好个臭小子!”

  欧阳进差点没晕过去,他从来没想到严衡会这样开书铺,竟然把主意打在了县试上。

  再一想到,自己还跟严衡打了个赌,欧阳进有些慌了起来,他可不想就真的被一个十二岁的少年给当奴才一样使唤半年。

  欧阳进灵机一动,就扶住额头:“哎哟,我头晕,头晕,快扶我回去,吩咐下去,这些日子所有外人都不见,就说我病了,帮我给衙门告个假!先告假一个月再说!”

  欧阳进现在知道自己后悔也来不及,也不能否认这个赌约,只能用装病来拖延。

  ……

  严衡不知道欧阳进来过自己的书斋,他现在正满心欢喜地看着自己堆满桌面的一千两银子,而露着笑脸。

  其实,严衡虽然知道可以指望着这次县试利用儒童们的心理需求赚笔钱,但他没想到居然能把五百本县试辅导资料全部卖出去!

  他本来打算是只要卖出两百本就算成功的。

  结果他没想到大明的这些儒童们的消费潜力这么大,这才第一天,就将第一批印刷的资料全卖空了!

  如果技术和人手跟得上,自己直接生产出一千多本县试辅导资料来的话,没准还能直接收入数千两白银。

  不过,严衡并未因此而感到可惜,如今能赚下八百多两白银,对他而言已经是一笔巨额财富了。

  而且,让严衡更高兴的是,这次出售县试辅导资料不仅仅赚到了大笔银子,还为文曲书斋打出了名声。

  至少现在人们只知道,只有文曲书城才能买到他们想要的应试资料。

  严衡决定好好的用下“文曲书斋”目前打出的专卖教辅资料的招牌,进一步扩展整个大明的教育市场。

  在可预见的将来,科举制度将会越来越深入人心,上至君王百官下至平民百姓,莫不以读书科举为正途,莫不以中举人进士为荣。

  也就是说,文曲书斋完全可以以此打造全国性的教育品牌。

  当然这也是他要和欧阳进打赌让欧阳进免费供自己使唤半年的原因。

  在严衡看来,一旦这个世界有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就会紧接着有很多个人来吃螃蟹。

  如今,其他书铺看见卖教辅资料可以如此赚钱,肯定有更多的书铺编著一些教辅资料来与自己的文曲书斋争夺这个新兴市场。

  但是以文曲书斋的实力很可能没办法去与生产规模比较大的书铺进行斗争。

  不过,文曲书斋可以先下手为强,在这些书铺觉醒之前,将上层资源的来源控制在自己手里。

  严衡打算下一步直接跟官府合作,从提学使以及各府州县等官府手里买到各级考试的试后题卷资料的优先代理权。

  即各级考试的试后题卷必须先统一给文曲书斋进行运营。

  那样的话,文曲书斋就能先获得最新考试中第考生的答卷,而在这种时候,也正是市面上对这种象征着最新考试动向的答卷的需求最旺的时候,所以,文曲书斋就可以以此一直占据市场领先地位。

  别的书斋要想搞辅导资料只能先从文曲书斋这里购进资料再予以加工。

  欧阳进虽然为人有些见利忘义和虚伪,但到底还是良心未泯,且也善于在官场中打交道,也是严衡目前唯一认识的官府中人,所以严衡觉得现在只能靠欧阳进帮着自己拿下各级官府。

  至于欧阳进愿不愿意,严衡倒没有想过,在他看来,自己不但还有赌约压他还会给他一定的利益分红,由不得他不答应。

  文曲书斋的县试辅导资料开张第一天便大卖且获纯利八百多两,不仅仅是严衡高兴,严准和小严嵩也跟着高兴。

  严准更是落下泪来,拍了拍严衡的肩膀:“还是我儿厉害!为父心里的一块石头总算能落地了!”

  小严嵩也是舞着小手儿道:“哇塞,哥哥,小嵩儿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银子!”

  “这还只是开始,我们严家会越来越好的,日后父亲你还可以继续考科举,小嵩儿也不用担心举业花钱的时候,总之,光宗耀祖,你们来,发家致富的事,我来!”

  严衡颇为意气风华地说道。

  结果,父亲严准直接给了严衡一下:“胡说!光宗耀祖也得靠你,为父知道你读书不行,但勤能补拙,不能轻言放弃举业之路,这商贾之事到底是末业,学经世致用的学问才是正途!”

  如今家里摆脱了债务危机,自己儿子也不可能在去别人家当奴仆,作为父亲的严准也恢复了些底气,不由得对严衡和小严嵩耳提面命起来:“虽然这次为父知道你们是中不了县试的,但是不要灰心,毕竟你们还小,以后我们三个一起努力,父子三人都得为祖宗拿下功名来!”

看过《佞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