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佞臣 > 第三十二章 文曲书斋
  

  严衡在县城里购置的住宅是一栋一进的小宅院,即一个正厅两个厢房。

  正厅与厢房间是长方形的天井,天井下是一方水槽,水塘周围有排水道。

  下雨的时候,雨水从天井落下,汇聚在水槽里,水满后则溢出在排水道里,并进而排出院外,使得院内能常年保持干燥。

  这种建筑在后世很多时候被叫做徽派建筑,最大特色的就是天井和马头墙。

  但真正体现出这类建筑精华的不是院落进深的大小,而是从门牌到墙壁上到每一块砖上的雕刻。

  严衡所购的这栋小院,乃一茶商所建,雕刻自然也是精美非常,玲珑生动。

  父亲严准对此也很满意,即便是小严嵩也是高兴地在楼梯上跳来跳去。

  唯独严衡没有心思去看屋内的装饰,他现在正在分宜县城大街上走着看着,约莫走了有五百来步,他才看见一家书铺。

  如今也不过才申时初即下午两三点的样子,这书铺就开始打烊关门,严衡看得出来,这书铺生意并不好。

  严衡看见这家书铺门前还挂有一个“卖”字,更是不由得惊喜异常。

  虽然自家已经在最繁华的街头买了铺面,但开书店得需要印刷设备,得益于宋朝时毕昇的活字印刷术的发明,如今在大明,已经具备了比较成熟的活字印刷流程,且推广的也不错。

  即便是眼前的这家小书铺也有自己的印刷作坊。

  严衡请得书铺老板同意后就走进了这家书铺的印刷作坊。

  在这作坊里,严衡也能看见有雇工在摆弄铜制方块字,且分工很明确,有在按照吩咐安装铜块的,有在贴纸刷墨的,还有在煨干校正的。

  严衡看得出来,这些作坊里的雇工技术都很熟练,也很勤勉,即便书铺老板没在跟前,也没偷懒,不过一个个却是面露有凄离之色。

  “唉”,严衡来到书铺前面时,却正好看见这书铺老板唉声叹气。

  严衡不用问也猜得出来这书铺老板为何唉声叹气,因为整个书铺除了几本儒家经典和一些前宋留下的传奇脚本和历书还有些市场外,来买书的人是寥寥无几。

  “敢问这位老先生,您这书铺怎么卖?”

  严衡这么一问,这书铺老板,一个有了年纪的老员外说道:“客官既然有意要收购,您就看着给个价吧。”

  严衡打量了一下,他并不看好在这个地段开书铺,毕竟这里离县城底层百姓聚居区很近,这一带体力劳动者居多,开个餐馆还可,开家书铺明显就有些“水土不服。”

  “我不要您这铺面,我只要您屋里的纸张墨刻板与字块还有那些印书的设备,再加上这群雇工的契约,我一共给您五十两如何?”

  一套院落不过数十两银子,如今严衡自己不要这铺面,只要不值钱的设备和已经要失业的印刷雇工,所以便提了个比较低的价格。

  这老板倒是欣然答应,他本人其实也是舍不得卖掉铺面的,毕竟也是祖传的东西,只是不会经营书铺才落得如此境地。

  事实上,这老板早就想把自己书铺变成其他铺面,只是跟着自家的这些印刷雇工都是签了死契的,又不会其他行当。

  而他这个老板得养活这几个雇工的家庭,所以也就不好改成其他铺面,只能直接把铺面卖掉,换些钱财分给跟着自己家兢兢业业干了数十载的老雇工们。

  如今严衡只要印刷的一整套快没用的东西和已经成为他这个老板的拖累的雇工,对于这位老板而言,自然没有不应允的理。

  而严衡也因此轻松地得到了一整套的印刷设备和一批技术熟练的雇工。

  严衡带着这批雇工和这套印刷设备回到了自己铺面。

  而他自己买的铺面则在袁河码头和庠学之间,是儒生最容易出现的地方,也是最热闹的地方。

  而且这个铺面也不小,还是两进,前厅没有左右厢房,直接面对着大街,铺面大门是几乎同一堵墙一样宽,由一块块长方形木板镶嵌在门槛沟槽内组成一整块木板。

  如今严衡开了锁,让雇工们都把木板取了下来,并让雇工把印刷设备搬到了后厅,后厅自然是要当作印刷作坊的。

  后厅两侧厢房中,东厢房是库房,让雇工把蜘蛛网和灰尘清扫一片后,放些石灰与沙子之类的干燥物,在以后就可以放印刷品。

  而西厢房则是两间大房,一间是大通铺是雇工们睡觉地方,另一间是厨房自然就是雇工们生火做饭的地方。

  这些雇工们都知道自己成了严衡的人,实际上就相当于是他严衡的仆人,但对于他们而言,能继续有活干就已经是很好了,所以也不在乎主人是谁。

  这些雇工们怕新主人严衡怪罪他们懒惰,都忙问着接下来是否就开工,需要印刷什么。

  而严衡则直接带着他们去了一家酒馆吃了一顿大餐,并询问了每个雇工的来历,甚至还跟这些雇工们说自己会给他们每月一两的工钱,并为自己现在缺少人手和充足的资金而不能包饭而抱歉。

  不过,这些雇工们倒是感激涕零的不行,并没有因为不包饭而有半句怨言,因为已经签了死契的他们在之前唯一的指望是只要全家人能吃饱饭就行。

  红楼梦中,大丫鬟即一等奴仆的月钱一般是一两银子,可以看得出,一两银子的月薪在这个时代已经算是高薪。

  而如今作为新主人的严衡却给他们一个月一两银子的工钱,对于他们而言简直就是难以想象的事,都不由得他不认为眼前这个年轻小公子是一位比前一位主人还要和善的人,并因此而感激涕零。

  “公子这话简直是折煞我们了,公子如此大恩大德,既请我们来吃这么多好酒好菜,又要给我们工钱,我们哪敢再贪心不足,贪心不足的人是天打五雷轰的,而且公子这里也有大厨房,我们可以自己买米买菜,也花不了多少钱,公子就放心吧。”

  雇工们都这样说道。

  严衡听后倒也很是感动,他实在没有想到在大明朝这种技术熟稔的老技工的要求可以这么低。

  但严衡还是作了承诺说以后定会扩大铺面,给他们每户人家一栋单独的卧室和厨房。

  雇工们都连忙称赞严衡体贴,都表示已经习惯了大通铺,而且大家都已经是相熟的人,没有什么大碍。

  对此,严衡很满意。

  而也从此刻开始,他的书店将要正式开张。

  严衡给自己书名取名成“文曲书斋”,自然是为顾客求个吉利。

  毕竟这年头来书铺的人基本都是举业的读书人,都想着自己是文曲星。

  严衡取这书铺名就是要抓住文人们的这一点心理。         

看过《佞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