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佞臣 > 第二十四章 替父受罪小严嵩
  

  刘谨说着的时候,却被一锦衣卫扯了一下袖子:“公公且看。”

  刘谨顺着那锦衣卫的手势看过去,却看见严衡正在一巷子里和一群小孩说话。

  “下去跟着看看,看这严家大郎在搞什么花样”,刘谨不由得一笑,就先起身下了楼。

  原来,此时的严衡正对这群小孩子教着口诀,教完之后,便命他们摊开手,一人丢了一枚铜钱:

  “先付给你们一文钱,你们现在就去各个街道给我喊,按照我教你们的话喊,喊完后到我这里来再领一文钱,如果我要是听到哪条街哪个地点没有你们的声音,我就不认账,记住了吗?”

  严衡说完大声喝问了一句。

  “记住了!”小孩子们嘿嘿一笑。

  严衡摆了摆手后,这群小孩子就如蜜蜂一样一大群地跑向了各处街道,并高声喊着:“快去看呀,天下第一大孝子严嵩跪在县衙门前替父受罪!”

  “快去看呀,天下第一大孝子小严嵩跪在县衙门前替父受罪!”

  小孩儿们的高呼声引起了行人们的注意,也引起了跟过来的刘谨的注意。

  在这个时间段,进城的百姓多,赶来的秀才多,再加上又是本地大乡绅欧阳家老太君大寿,外来的客人也多。

  整个街面上人头攒动,想不注意这些小孩儿们的话都难。

  更何况孝道素来备受这个时代的主流价值观推崇,还跟官府有关,一听有孝子跪在县衙面前,许多人都不由自主地往县衙附近拥来。

  刘谨等人也随着人群跟了过来,便吩咐道:“仔细看着今日严家哥俩的行径,到时候如实禀报给梁公公和陛下。”

  ……

  这边,严衡没有参与他自己筹划的一场热闹,后世明朝大才子王世贞替父求情的事被他照搬来以后,他决定再扩大一影响,所以他正努力地找着下一批孩子,同样用最廉价的方式让这一群孩子充当自己的传声筒。

  看着去县衙的人越来越多,他也很兴奋。

  而此时正跪在县衙门前的小严嵩则要安静许多。

  他的额头上被严衡涂了鸭血,脸上也抹了些灰,刻意在眼角弄了些泪痕,头发也刻意弄得乱糟糟的。

  让一看就觉得这个小孩子很惨很可怜。

  小严嵩自己却是安然自乐,慢慢地咀嚼着口里的山楂糖,昏昏欲睡的就要栽倒在地上,只是他依旧记得自己哥哥严衡嘱托的话要举着小牌牌,所以他还在坚持的跪着。

  县衙门前的衙役没有搭理小严嵩,他们能猜得出来这个小孩就是被关的严准的儿子,但欧阳家已经打了招呼,他们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等到看见越来越多的人聚拢时,小严嵩才猛地一挺胸,开始背起了《孝经》。

  “开宗明义章第一

  仲尼居,曾子侍。

  子曰:“先王有至德要道,以顺天下,民用和睦,上下无怨。汝知之乎?”曾子避席曰:“参不敏,何足以知之?”子曰:“夫孝,德之本也,教之所由生也。复坐,吾语汝。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立身行道,扬名于后世,以显父母,孝之终也。夫孝,始于事亲,中于事君,终于立身。《大雅》云:‘无念尔祖,聿修厥德。’”

  ……

  经过一个月的反复背诵,小严嵩早已对孝经的内容是滚瓜烂熟,所以背出来时的声音很是洪亮,不拖沓很流畅。

  小严嵩背了一遍又一遍,吸引过来的人越来越多。

  一些头戴方巾或者身穿儒袍的读书人也围了过来,并有人不由得问道:“这是孝经吧?”

  “正是,想不到这么个看起来不过才几岁的小儿竟然如此熟练的背孝经,可谓是古今难见的天才啊!”

  一比较年老的员外实在是感到的受不了,不由得凑近问道:“小孩,你是谁家的呀,你父犯了何罪呀!”

  小严嵩按照严衡的嘱托,只要有人问他时,就要哭着说话。

  于是,小严嵩故意抽泣了几下,带着哭腔回道:“回老人家的话,我是县学生员严准的次子严嵩,我父亲触怒了大宗师,小子不知道父亲所犯何罪,只是小子不能没有父亲,便想着替父受罪,这样也好在父亲有生之日完成孝道!”

  “唉,好孝顺的孩子!”

  这老人不由得老泪纵横起来,大为感动。

  其他人也跟着附和起来,吩咐夸赞道:“这孩子不但聪明伶俐还如此孝顺,真是难得呀!”

  “希望父母官不能辜负了这大孝子的一片心啊,想来那县学生员严准能教育出这样的儿子,且本人品行也坏不到哪里去,大宗师看见了也会网开一面吧。”

  不过,这时候,欧阳家的人忙故作惊讶道:“我知道他家,不过他家还有个大儿子叫严衡,为何是他小儿子跪在这里,他大儿子呢。”

  对此,有人忙问道:“对呀,他大儿子呢。”

  有人不由得问小严嵩:“你哥哥呢?”

  小严嵩摇了摇头说不知道,他的确不知道自己哥哥现在在哪里,他自己也悄悄在瞅呢。

  欧阳家的人不由得感叹道:“由此可见,还是这严家小儿孝顺,他家大儿却没有这般觉悟,真是不孝!”

  “嗯,这严家大儿的确不及严家小儿,不过这严家小儿这么跪着甚是可怜,他父亲又是县学生员,我们也该尽尽同窗之谊,帮着他向大宗师求情啊!”

  有秀才热枕地说后,一大帮读书人忙响应起来都要闹着求见大宗师和本县父母官。

  “实在是太感人了,这真是千古罕见,如此至纯至孝的孩子,怎么能辜负其心,法不为情容!”

  这时候一衣着华丽的人说了几句,并走到县衙门前对着几个衙役喊道:

  “本人是今科二甲进士夏鼎,现已拜为礼部主事,今奉旨承恩还乡休假,我要见你们县令,这是我的官贴,快去通报!”

  一众人见有个当官的还有一帮秀才带头也就更加肆无忌惮地凑起热闹来,忙喊道:“快去通报,快去通报!”

  刘谨见此不由得笑了,与那锦衣卫走了出来,并道:

  “这严衡果然不简单,父亲下狱本该是不幸的大事,他却化险为夷,给自己弟弟成全了天大的名声,以后这小严嵩科考一途上,只怕那些考官都可以明着帮他了,毕竟不能辜负了大孝子的心,国朝之大礼不能不维护。”

  “不仅仅如此,这小子还厉害在虽然借此有要挟提学使杨一清之嫌,但却也照顾了杨一清的面子,给了他台阶下,公公请想想,他只说是替父受罪,而不是替父喊冤,这就是在告诉杨一清,他严衡没有借机说他杨一清治罪治的不对,照顾了杨一清的面子,如今只是给了个杨一清台阶下,只要杨一清放了严准,就能得个成全孝子之心的美名。”

  一锦衣卫补充道。

  刘谨点头道:“是这样的,说的不错,你们当时还怪我不该如此对一个乡野小子殷勤,如今看出来了吧,这小子一看就不是简单的人,只是令刘某人不解的是,他干嘛把这么好的机会让给自己弟弟,而自己去躲在背后,反而被一些人说他不孝了!”

看过《佞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