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佞臣 > 第二十一章 有意思的学问
  

  既然现在有了不用太多银钱去打点官府就能救出自己父亲严准的法子,严衡也就觉得自己没必要一来县城就急着去摸索门路。

  也因此,他打算接下来的几天自己可以先好好熟悉熟悉这座县城,然后寻找最好的机会去救出自己的父亲。

  这家客栈兼营着饭馆,算得上是应有尽有,虽说严衡与小严嵩已经吃了晚饭,但严衡还是让小二给他们房间送了盘水果。

  自己和小严嵩现在都是长身体的时候,营养肯定得跟上才行,特别是晚上怎么也得吃点水果补充补充维生素,只是这个时代的人不怎么喝牛奶,若不然晚间点杯纯牛奶自然是最好的。

  虽然自己堂兄和那壮汉被锦衣卫处死时,自己一直捂着严嵩的眼,且锦衣卫也颇为照顾自己和小严嵩的感受,杀了自己堂兄和那壮汉后就立即将尸体拖进了密林里。

  也就是说,小严嵩或许现在也不知道起先要害他和他哥哥的堂兄和那壮汉怎么在尖叫一声后突然消失了。

  但这件差点威胁到自己生命的事还是把小严嵩给吓着了,也因此,小严嵩在这一路上突然变得很安静,只到此时进了客栈,他才从恐惧害怕中恢复了些神智,还挺好奇地问着严衡:

  “哥哥,你今天洒的是什么呀,怎么你一洒,堂兄和那个大汉就哭了,而且没一会儿就没见了,还多出几个看起来很凶的人,难道哥哥你会神仙们才会的法术,小严嵩怎么以前不知道呢?”

  小严嵩对堂兄严志士也没什么感情,因而也没有表现出对严志士的关心,他现在只好奇自己哥哥洒出去的生石灰为何能如此神奇地制伏凶神恶煞一般的堂兄和那大汉,还能召唤出衣着华丽且也看上去很凶的人来。

  小孩子的想象力是丰富的,对神秘力量和新鲜事物也是好奇的,求知欲也尤为旺盛,正是学习知识与接收知识的最好年华。

  比不得成年人只会被情利二字所困,对很多现象都没了探究其真理的兴趣。

  “哥哥洒的那是生石灰,它的学名叫氧化钙,它和水接触后会放出大量的热,并变成熟石灰,也就是氢氧化钙,这不是神仙的法术,这是知识的力量。”

  严衡很有耐心地给小严嵩解释着,他也不想让小严嵩成为只会读四书五经的禄蠹。

  当今的主流学问说是让人知书达礼,但更多的是注重礼的培养,而少了知识的传承与丰富。

  他觉得自己既然作为哥哥,还是穿越者,可以也有必要让自己弟弟即这位未来的首辅了解一些现在这个时代的教育体系所不能给予他的知识,特别是自然科学方面以及经济学等。

  当好一个官,尤其是当好一个政治家,有时候就得多少都得知道一点,不然没办法驾驭帝国的方方面面。

  不过,现在的小严嵩即便是学诗词学经书也还是在囫囵吞枣的阶段,对于严衡所说的什么生石灰、氧化钙之类的也听不懂。

  小严嵩有个优点,就是只要是自己不懂的就敢坦白承认,不会不承认。

  因而,现在他见严衡说出如此多他感到陌生的词汇,他依旧是老老实实地摇了摇头,噘嘴道:“小嵩不懂。”

  严衡没有训斥他,就是不想打破他这个好习惯,让他变成一个不懂装懂的人,见他摇头,只是亲昵地拍了拍他的小脸蛋:

  “不懂没关系,哥哥以后会慢慢教你的,这个世界从某种角度来讲就是由各种各类的元素组成的,正是因为元素的组成不同,才有了各种不同的物,比如这张由碳元素为主要成分的草纸在火上会烧起来,这枚由银元素为主要成分的银块就不会,甚至在火烧了以后用手一抹,连黑色的痕迹都能没有。”

  严衡将烛台放在自己和严衡的中间桌面上,将草纸燃成了灰烬,将银块也烧了一会儿,并为小严嵩讲解着。

  小严嵩听得津津有味,忙拍手道:“哇,好神奇,哥哥你以后教我这个吧,小嵩儿不想学四书了,那些东西读起来没这个有意思。”

  “不行!”

  严衡直接拒绝了小严嵩的提议,虽然他也知道学四书学八股无聊且枯燥还没多大用处,但在这个时代他就是验证智商与培养服从规则的官员的不二法门。

  小严嵩不能不学。

  好在小严嵩懂事,见哥哥如此严厉,也只好瘪嘴说:“好吧!”

  “有些知识不是看有没有意思才学,得看有没有用,知道吗,现在我们要想救出父亲,要想过上好日子,想让天下所有的人都能吃上鸡腿,就必须得学这些没意思的学问,不过,你放心,哥哥以后可以教你很多有意思的学问,比如可以让灯没有油和蜡也能发光,让车没有马也能跑。”

  “真的吗?真的有可以让灯没有油和蜡也能发光的学问吗?”

  小严嵩欢喜地跳了起来。

  严衡点了点头,就竖起食指终止了小严嵩想要追问的好奇心:“不过,现在必须先吃水果,吃完水果,哥哥继续教你背《孝经》,背完后就上床睡觉,然后哥哥给你讲故事,教你有意思的学问,好不好。”

  “可不可以先讲有意思的学问,再背《孝经》?”

  “不行,背好《孝经》才能救父亲,救出父亲,你才能有机会去看你那朝思暮想的小露露,看见小露露,你就可以给她讲有意思的学问,明白吗?”

  “明白!”

  小严嵩大声回了一句后就咯咯直笑了起来,临了还低下头:“我其实只是想看看小露露而已,没有朝思暮想,哥哥不要乱说。”

  严衡见此不由得摇头笑了笑,刚才还表现得颇为活泼,如今自己一提到欧阳露,也知道害羞。

  严衡觉得自己都快不了解自己这个弟弟小严嵩了,也没办法想象他在长大以后到底会变成一个怎样的人,会不会依旧是佞臣贼子,亦或是治世贤臣。

  严衡不知道也没办法真的能把握一个人的未来发展。

  这是一个教师应有的觉悟,你没办法确定自己的学生以后是罪犯还是伟人,你只能在当下给他最适合和最正确的教育。

  严衡觉得自己还是大有可为的,只是自己可以给小严嵩很多他在这个世界学不到的知识,这样对他或许能有另外一些启发。

  一想到此,严衡觉得自己可以借助脑海里的海量知识从新理一理自己的知识结构,给小严嵩一个完整的除儒家学术以外的教学大纲。

看过《佞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