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佞臣 > 第十六章 教训熊孩子
  

  严志庆瞬间被打懵逼了,不可思议地看着严衡那张要吃人的脸。

  “混账东西,你还真当我们家小严嵩好欺负吗,我再怎么说也是你堂哥,是你兄长,你竟敢如此说你兄长,这一巴掌就当教训你目无尊长!”

  严衡恶狠狠地骂着就将严志庆拉到一边来,又朝严庆之的另一边脸,狠狠地甩了一巴掌:

  “这一掌是替小严嵩打你的,兄友弟恭知不知道,再怎么说,小严嵩也是你小哥哥,你竟然殴打兄长,你这种人若不直接打死,只怕将来还要弑君篡位!”

  两巴掌之下,严志庆鼻血都被打了出来。

  顿时这熊孩子严志庆如黄河决堤一般,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哭声比小严嵩刚才还猛。

  严志庆压根就没想到严衡会当着他父母还有哥哥的面直接连甩他两巴掌,而且还打得如此重。

  “你还好意思哭,看我今日不好好教训你!”

  严衡一巴掌又打在严志庆屁股上,严志庆忙捂着屁股跑到了娘亲怀里:“娘亲,他打我,呜呜!”

  “你还哭!再哭!”

  严衡怒气冲冲地指着严志庆。

  严志庆吓得果然止住了哭声,在他眼里,严衡现在简直就是恶魔!

  而这时候,李氏见此也反应过来,忙跳起来骂严衡:“你敢打”,还没说出口见严衡已经操起了根棍子,她素来也知道严衡是个不怕事的二愣子,万一真动手了,自己还没准打不赢,也就不敢再骂严衡,只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哭嚎道:

  “这日子没法过了啊!”

  “你给我住嘴,一家人成什么样子!”

  伯父严决此时也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他本来就因为自己弟弟的田地被欧阳家骗了去,自己弟弟的秀才功名也难保而心情不好,如今见李氏和严志庆又在闹,也不好说本就爱冲动又傻愣的严衡,免得逼得严衡连自己父亲也不救再闹个鸡飞狗跳,只得拿出当家的权威来喝止住李氏。

  而李氏也不怕自己丈夫,她不敢去惹严衡,却敢惹自己丈夫,指着严衡伯父严决鼻子就骂了起来:

  “你个混账东西,胳膊肘往外拐的家伙,他打的是你亲儿子,你还倒帮他说话,到底是你亲儿子重要,还是亲侄子重要!”

  听着自己伯父家里李氏那喋喋不休的泼妇骂声,严衡只是摇了摇头,就牵着小严嵩离开了自己伯父家。

  在严衡看来,这样也好,有个泼妇闹着,自己伯父也少点心来打自己家的主意。

  “哥哥,你刚才真厉害”,小严嵩这时候向严衡竖了竖大拇指。

  “这有什么厉害的,小嵩儿,你要记住,以后无论是谁,只有欺负了你,你就要敢于还手,要敢于同恶势力做斗争,以后做了官,在朝堂上更是如此,不要畏惧权贵,要敢于坚持己见,做一个有肝胆有担当的领袖,作为男儿不能轻易落泪!

  哥哥不希望你以后四书五经读多了,就没了男儿的血性,我大明素来不缺乏在朝堂上上演全武行直接撸袖子干的大臣;比如于少保,就敢一个人挑起拯救北京城的重担,等你以后大了,我就给你讲讲于少保的故事。”

  严衡如此教育严嵩的时候,不由得想起历史上的首辅严嵩面对俺答进攻京城时的无奈与怯弱来,心想希望这个世界的严嵩在做首辅再面对俺答进攻时能有于谦那样的魄力吧。

  “哥哥,小严嵩明白了,小严嵩以后也要做有肝胆的领袖官,即便是皇上不听话了,小严嵩也要敢于站出来骂他!”

  小严嵩意气风发地道。

  严衡忙捂住了小严嵩的嘴,心想自己不过是希望小严嵩改掉懦弱的性格,可不想让他变成只知道顶撞当权者的莽夫,便忙劝道:

  “不对,哥哥告诉你,不惧权贵是一码事,但也不能莽莽撞撞,不考虑后果,明白吗,对于那些对你有绝对碾压实力的人,斗争也得讲究策略,可以忽悠但不可直接硬干,当今天子用儒家的话说,那就是君父,君父之过虽可谏但不可威逼。”

  “哥哥,小严嵩不明白。”

  小严嵩摇头,瘪着小嘴。

  “不明白没关系,我们慢慢来,以后跟着哥哥学,哥哥怎么做你就怎么学,比如今天这事,你因为严庆之骂哥哥,你为哥哥出头做的很对,但严庆之打你,你不还手却只知道哭,就是没用的表现!

  你是兄长,严庆之是弟弟,而且还比你弱,你是可以和他友好相处,但也不能怕他,甚至还有教育他的义务,凡是你能管的人和事,就不能怕也不能推脱,明白吗?”

  “明白了,哥哥,那小严嵩以后再也不哭了,哭是最没用的。”

  小严嵩一步直接垮过了一个水坑,咯咯一笑,显露出小男孩活泼的天性来。

  严衡见此不由得一笑,他不知道通过自己的言传身教,能让这个世界的小严嵩变成一个什么样的人,会给大明带来什么变化,但他知道只要自己秉持着让小严嵩往做一个为民做主的好官这条路上走就准没有错。

  或许以后的小严嵩还会变的圆滑和曲意逢迎,或许变成海瑞那样过于正直,只要他对得起天下,在未来政治清明的近百年治世里,就会有一个好的结局。

  “哭也不是没用,有时候哭可比笑管用,甚至是折服人心的利器,比如伯父最怕的就是婶娘哭闹,等你书读多了,能学以致用了,就知道该怎么哭怎么笑了”,

  严衡此时就像一个老婆子一般跟在小严嵩屁股后面循循善诱着,小严嵩倒也不显厌烦,很懂事地回道:“我以后也要像哥哥你一样读很多书,像你一样在世叔面前哭,在伯父面前哭,但不会在小庆子面前哭了,哥哥你教我读《论语》吧。”

  “我们现在不读《论语》,哥哥先教你背《孝经》,没准很快就能用上,读书就得活学活用”。

  如今父亲下狱,生死不知,严衡不知道到时候该如何才能凭借着自己和小严嵩的努力为解救父亲严准尽一份力,现在唯一能做的只有教会小严嵩读孝经,或许到时候堂前诉情还能发挥点用处。

看过《佞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