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佞臣 > 第十三章 失望的堂兄和族里人
  

  九百两银子,算是一笔巨款了!红楼梦中刘姥姥说二十多两银子够他们庄稼人过一年,也就是说自己家现在可以靠这笔银子过三四十年不成问题。

  可见,自家不是没有钱,而是那位叫严准的老爹不知道变通,守着几十亩好田宁愿荒着也不发卖。

  不过也能理解,这年头,同后世再穷不敢轻易卖掉自己房子一样,在这里也没人敢轻易卖掉自己的田产,而且还会背上一个不孝的败家名声。

  严衡不会舍不得,也不会痛心,也不在乎别人的评价。

  毕竟自家还有个要做首辅的小严嵩,以后几十万亩的土地都能有,何必被此时的几十亩地束缚住。

  更何况,自己若不及时卖掉,就会被族里的人给夺了去,那个时候自己不但没了地甚至连钱也得不到。

  如今还好得到一笔不菲的银钱,即便是叫严准的父亲知道了,应该也不会太怪罪吧。

  严衡一大早就将小严嵩喊了起来,催促他读书写字,而他则要准备拿钱去农户家换些米油肉之类的食品。

  按照当前的物价,一分银子可以换一斗米,严衡拿着一钱银子换了五斗米,外加一只鸡,十个鸡蛋,有了鸡和鸡蛋也可以为自己和小严嵩补些营养。

  毕竟读书费脑,生活质量也得跟上。

  不过,就在严衡煮好鸡蛋与稀粥喊小严嵩一起吃着早餐时,却听见外面热闹的不行。

  严衡一边吃着鸡蛋一边走了出来,却见自家堂兄严志士带着一大帮族里的人正围着自家的田说话,甚至有人在自家田里锄草放水。

  看得出来,自己堂兄和族里那些对自家的田产垂涎三尺的人已经等不及了,这么快就要来开垦自家的田。

  严衡之前不理解自家父亲不种田不种地,为何不租佃给乡里人。

  如今他算是猜得出来,只怕这些乡里人在某些人的挑唆下故意不租佃严衡家的田地,就是要逼得严家把土地免费给族里的人耕种。

  严衡不愿以与人为恶,但也不惮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测别人,如今自己堂兄和族里的人应该是对自家田产势在必得,要不然也不会如此大张旗鼓地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公开夺占自家的田地。

  只可惜,严衡马上就会让他们空来一回,让他们彻底的失望。

  “堂兄,你们这是干什么?”

  严衡走上前来,问了一句。

  依旧脸肿了半边的堂兄严志士哼了一声:

  “还能干什么,你老爹已经被县尊大人关进县衙了,连功名都保不了了,看样子,也还不了钱,你家荒着的这些田只好归族里了;趁着春耕的日子先放水开垦,等到农忙结束就开族会,到时候名正言顺把你家的田收回来。”

  “族里把田没收了,那小弟一家吃什么?”

  严衡笑问道。

  严志士深怕严衡还会打他,不由得退了一步,用鄙视的眼神看着严衡:

  “你们吃什么关我们什么事,饿死活该!”

  “行!”

  严衡嗤笑了一声,心想看样子这堂兄已经知道了自己父亲的下落,不过只是没想到这落井下石的行动也太急切了。

  严志士很鄙夷地看了严衡一眼,如今对自己二叔家的五十亩好田,他是志在必得,他也不认为这才十多岁的严衡能翻出多大的浪来,而且现在自己这边人多,他也不怕严衡动手。

  严衡没有动手,只是拿出转让地契的文书来:“堂兄,有所不知,小弟已经把家里的田地都卖给户房典吏欧阳世叔家了。”

  “也就是说,这些田亩已经是欧阳家的了,堂兄和族里的人要耕作这些田地,小弟没法阻拦,但怎么也得给欧阳家说一声吧,当然堂兄和族里若是想租佃这些田地,我可以帮你们牵线,或许能让世叔少收些租子。”

  严衡不卑不亢不紧不慢地说着,临了还补刀道:

  “堂兄或许还不知欧阳世叔是何来历,就是县里收税的那位户房典吏,家业甚大,在南京都有关系的。”

  而严志士却早已是听得如五雷轰顶,惊讶地看着严衡:“你居然把你家里的田地卖了!”

  “堂兄看看便知,白纸黑字岂能有假”,严衡把文书递给了严志士。

  严志士看了后整个人顿时是又气又失落,他本来以为这五十亩好田他是唾手可得,甚至也想好了要借此在族里立威,并借此打压自己二叔家,结果却没想到自己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这五十余亩好田归了欧阳家。

  严志士有一种自己的东西被人夺走了的痛苦,再看看族里的人那看自己的失望眼神,他更是难受,如今严衡把田产卖给欧阳家,他就没办法给支持的族里人履行承诺,并会因此降低自己的威信。

  欧阳家不用严衡说,严志士也知道自己是惹不起的,他也知道现在没办法从欧阳家夺回严衡卖掉的五十余亩好田,所以他现在只恨严衡,恨这个让他在族里的威严扫地,让他竹篮打水一场空的严衡!

  “什么!衡哥儿,你不把地给我们种也就罢了,何必要把祖产给卖了!严家怎么出了你这样的不肖子孙!”

  严家其他族里人也听到了严衡的话,忙过来教训严衡。

  “衡哥儿,我知道你们家道艰难,但也没必要卖田卖地啊,族里的人只是帮你们耕作一下,并没有别的意思,你怎么就卖了,这下好了,要是让你父亲知道了,肯定会打死你的!”

  严衡看着这些七嘴八舌指责自己不该卖田卖地的族里人他就想笑,一个个表面上是为自己着想,为自己家着想,却实际上是痛惜没有得到自家的田地而已。

  “关你们屁事!”

  严衡直接吐出了这四个字。

  严志士听了也不由得更加来气,想舞起巴掌打严衡,但看见严衡那狠毒的眼神又不得不收了回来,只是叫唤道:

  “大家伙听听,他自己卖了祖产不但不以为耻还反以为荣,我们严家何曾出了这样的不肖子孙,你卖自家的田地是不关我们什么事,我也不敢管你,但你伯父能管你,走,跟我们走,去见伯父,看他会不会打你!”

  严志士有些忘乎所以地推了严衡一把,而严衡直接怒喝一句:“你再推一下试试!”

  严志士吓得直接退了一步,嘴上喃喃道:“你行,你牛,待会看你伯父怎么收拾你!”

  “就是,让严老哥管管他这大侄子,真是不像话,竟然直接把家里的田给卖了,经过族里同意了吗!”

看过《佞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