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佞臣 > 第十二章 卖田卖地不卖弟
  

  拿回来的钱哪有再送回去的道理,这可不是严衡的风格。

  严衡忙把银票和银子收好,然后才对欧阳进说道:

  “多谢世叔挂念,小侄自然是不能独掌这钱的,小侄得把钱给伯父,到时候让伯父想办法托关系打点官府才恰当,如今冒然直接给世叔帮着打点,小侄怕伯父不喜,还望世叔体谅,另外借据与文书还得您写好给我,我好明日给伯父有个交待。”

  欧阳进一想也是,也不好强行拿走人家的钱,便自己掏出纸笔来,拿口水打湿了就写好了字据和文书各两份并按了手印,也让严衡按了手印后才给了严衡。

  然后,欧阳进朝坐在屋里发愣的小严嵩打了打招呼:“好好读书!”

  就对严衡道:“我先去你伯父家把你父亲的事告知给他,你就不必送了”

  小严嵩一直藏在屋里,也没出来。

  而这时候,严衡也没精力管小严嵩,见欧阳进要去见自己伯父,不由得心里一紧,暗想此事若让自己伯父知道了,虽然不能再阻止自己卖田一事,但只怕也会以自己年幼为由拿走自己的钱,所以千万不能让欧阳进见到自己伯父。

  这样一想,严衡忙拦住了欧阳进:“世叔且慢!”

  而欧阳进不由得一愣,忙把田契地契收了起来,暗疑严衡是不是后悔不卖田卖地了,要知道他欧阳进可是从不会将吃进口里的东西吐出来的人:“还有什么事?”

  “如今天也晚了,世叔就不必去见我伯父了,父亲的事,小侄会代为转告的,而且世叔您也知道,伯父是严家的族长,历来是反对族里的人变卖田产的,如今您这要是去见了他,把这事一说,他肯定会以族长之威阻止小侄卖田一事;

  所以,如今你倒也不去见他,您现在赶紧回县衙户房把鱼鳞册从新登记,等生米做成熟饭,我伯父即便知道我卖田也无可奈何了。”

  严衡这样说了后,欧阳进也点了点头,他可不想竹篮打水一场空,如今听严衡这么一说:“也罢,我就不去见你伯父了,你代为转告吧”。

  严衡回了一声“是!”忽然想起一事来,忙问道:“世叔,不知欧阳露,您可认识?”

  “那是你世叔之女,你想干什么!”欧阳进颇为警惕地问道。

  “没,没什么,帮我家小严嵩问问,她现在是在哪里,怎么没和世叔一起来”,严衡忙笑道。

  “她舅公来了,她正在县城陪着她舅公呢”,欧阳进随口回答后突然意识到什么,忙又道:

  “小侄啊,话既然说到这里,我可告诉你,要想跟世叔结亲,你家小严嵩也得做了进士以后再说”,欧阳进说着又道:

  “咦,倒不如把你家小严嵩也抵押到我家来,世叔我看他挺聪明的,让他来我家当个书童,也好给你那不成器的弟弟做个榜样,世叔我给你一百两,每月给你们五百钱如何?”

  “世叔说笑了,小侄卖房卖地不卖弟!”

  严衡直接拒绝了欧阳进的提议,田地没了可以再买回来,但小严嵩可是自家严家未来发家致富的希望,怎么能卖掉,就是砸锅卖铁也不能卖掉!

  “那好,你就替我转告你伯父,进县城要先来找我,别直接去县衙,那群人可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主,惹不起!”

  欧阳进说着就消失在夜幕中。

  而严衡看着他的背影不由得冷笑一声,自言自语道:“吃人不吐骨头的是你吧,不过欧阳进啊欧阳进,你等着,终有一天,我严家不但会让你主动把我严家的田地送回来还会让你主动把你女儿嫁到我严家来做我弟妹!”

  “哥哥,欧阳世叔走了吗?”

  小严嵩这时候才屁颠屁颠地跑了出来,拉着严衡的手问道。

  “臭小侄,刚才风风火火地跑出去干什么了,如今一副失落的样子摆给谁看”,严衡不由得说了小严嵩两句。

  小严嵩则牵着严衡的手一步一步跳着道:“欧阳世叔来了,我以为小露露也会跟着来,就先跑去看看她有没有来,结果她没有来。”

  “我的傻弟弟,你不知道去欧阳世叔面前问吗,好歹没准以后也是你的未来岳父,你就在他面前露个脸刷个存在感又如何,怎么这么怂,躲在屋里不出来!”

  严衡不由得教训起了小严嵩,同时暗叹:“还是当老幺好,不由操任何心,只一心读书和想自己喜欢的姑娘就行,哪里像我这做老大的,事事操心。”

  而自己偏偏就穿越成了严嵩的哥哥,如今家里遇到这么大的变故还得独自面对,这要是变成严嵩的弟弟多好,以严嵩的资质应该也能处置好这些事吧。

  “小嵩儿不敢嘛”,小严嵩低着头羞答答地道。

  “怂!男子汉大丈夫,可以穷,但不能怂!明白吗?”

  严衡说着就拍了拍小严嵩的小脑袋:“不过哥哥已经帮你问了,你家小露露在县城陪她舅公所以没来村里,另外,你欧阳世叔说了,要想和小露露在一起,你得考上进士!”

  严衡这么一说,小严嵩忙道:“那我不考状元当首辅了,我要考进士,哥哥你教教我,怎么考进士吧。”

  “混账小子,进士也得考,状元都得考,首辅也得当,你现在要做的就是给我好好读书!明白?”

  严衡气得直接在小严嵩的屁股上拍了一下。

  明朝的乡下到了夜间没有电也没有什么夜市,自然是漆黑一片,吃了中午的剩饭后,严衡小和严嵩便早早的上了床。

  严衡躺在床上想着以后的安排,无论欧阳进和自家伯父会不会救自己父亲,反正自己是要救的,毕竟自己现在还小,没有父亲的庇护,是没办法在宗族与这个社会立足的。

  自己怀揣有近千两白银迟早都会被其他人知道,到时候自己只怕很难守住这笔银子,所以得尽快花出去,救人也好,还是变成其他资产也好,总之都不能再待在这里了。

  这里是宗族为上,自己一个晚生后辈没有父亲的庇护会被吃的连骨头都不剩,更何况自己还得罪了族长的儿子也就是自己堂兄严志士。

  见小严嵩还瞪大着眼。

  严衡不由得说道:“快点睡,明天早起,见过伯父后,我们就去县城找父亲。”

  “去县城,哥哥去县城能看见小露露吗?”

  小严嵩天真地问道。

  “孝道大于天,哥哥要告诉你,先完成孝道才能再去追逐爱情,知道吗,所以你现在想的是如何救出父亲,知道吗?”

  “救出父亲,父亲怎么了,哥哥!”小严嵩有些慌张地问道。

  “躺好,哥哥慢慢给你说,不准哭鼻子,知道吗,你是严家的儿子,要坚强些,没准到时候救出父亲还得靠你!”

  “嗯嗯”,小严嵩看着漆黑的屋顶,捏紧了小拳头,小小年纪的他虽然不知道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也感觉得到危机的来临。

看过《佞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