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佞臣 > 第八章 弟不言兄过
  

  每个人都有惰性,即便是懂事如小严嵩这样的神童,只要自己不催,是不会主动学习的。

  更何况,这小严嵩再怎么早熟,也还只是一个孩子,也会贪玩贪睡。

  但为了自己为了严家为了大明的将来,严衡决定自己要严厉一点。

  “是谁昨天答应的好好的要考状元要当首辅?”

  严衡说着就把小严嵩给从床上拽了下来:“快去学习,书背完了,就去多写几遍,就当练练字,以后考科举,字写的好坏可是很重要的。”

  严衡这么一说,小严嵩只得颇不情愿地挥舞着小手:“可我都已经背完了,也写了好多遍啦,倒是哥哥你自己连《三字经》都背不全,你快去背吧,别到时候父亲回来打你!”

  严衡顿感无语,这五岁的小严嵩倒管起自己来了。

  不行,这长幼有序,长兄如父,尽管小严嵩以后要当首辅,要权倾朝野,但也不能颠倒了自己和他在家的政治地位!

  “那个王八羔子说你哥哥我连三字经背不全的,别说是《三字经》,就是《金刚经》,你哥哥我也能背出来!”

  严衡很郁闷,自己的以前到底是有多笨,十二岁了连《三字经》也背不全,人家小严嵩才五岁都背全了。

  不过想想即便在后世的大学生也没几个背的全《三字经》,更何况这时候才十几岁的严衡。当然,时代不一样,也不能这么比。

  “是爹爹说的,你不但背不全还认不全,爹爹为这个打了你不少次,如今又说大话,还《金刚经》呢,你有本事就把《三字经》背完给我看看,你背的全,我就服你!”

  小严嵩将脖子一翘,很得意地说道。

  “背就背!”严衡被小严嵩激将了一下,想着自己若不拿出点真本事,以后还真不好管教自己这个天才弟弟,反正自己在前世几十年全耗在记忆各类知识点上了,也不怕什么,只是在一个五岁小孩面前背《三字经》,怎么着都觉得有点丢脸。

  不过,为了自己以后能驾驭这小严嵩,为了自己的幸福生活,严衡也只得拼了!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苟不教,性乃迁;教之道,贵以专;昔孟母,择邻处;子不学,断机杼;窦燕山,有义方;教五子,名俱扬;养不教父之过……”

  素来对文史记忆惊人的严衡直接一口气的背了出来,速度很快,听得小严嵩是一愣一愣的。

  “是不是还不够,哥哥再给你背一篇《千字文》”

  “还不服,那好,《百家姓》”

  “这下还不服?不服没关系,哥哥我给你来个倒背如流!”

  ……

  良久后,小严嵩实在是受不了了:“行了,行了,哥哥,你停下来吧。”

  口干舌燥的严衡瞪了小严嵩一眼,就提起水壶就把冷开水往口里灌。

  而小严嵩忙从床上跳了下来,盯着严衡,不由得竖起了大拇指,不可思议地道:“哥哥,你好厉害,比我背的都快,这一口气下来,停都停不下来,居然还能倒背,一口气给背完!”

  小严嵩不由得垂下了头:“你比小嵩儿聪明。”

  “笑话,我是你哥,自然得比你聪明!”

  严衡得意地哼了一声,就啪的一下将手掌拍在了桌子上:“还不去读书写字,看看你都浪费多少时间了!”

  这一喝,小严嵩吓得哆嗦了一下,战战兢兢地道:“我已经写了好几十遍,也背了好几十遍了,哥哥你要不要听听。”

  “算了,我信你!”

  严衡现在听到人之初和天地玄黄都想吐,也不认为五岁的小严嵩会撒谎,想及这些什么《三字经》、《千字文》到底只是启蒙读物,以后科考真正要考的是朱熹解注的四书五经,如今既然小严嵩算是完成了启蒙教育,倒不如直接教他背四书五经。

  《红楼梦》里贾政对李贵说的好,先别去管什么子曰诗云,一概先不要那些虚应的故事,一口气把四书讲明背熟了方是要紧。

  如今自己倒不如将四书直接教给小严嵩来背,按照朱熹的注解大致给他讲讲,不求其他,但愿他能提前把四书背完,这样就能走在大明朝大部分读书人的前面,以后进学跟着老夫子学习时也能进步的更快。

  什么揠苗助长这类的话就不管了,那是对于普通人说的;小严嵩不一样,这种天资聪颖的儿童,就得超前教育。

  这样的话,没准小严嵩还能提前几年中进士。

  “那好,今日开始,哥哥就不让你背什么《三字经》、《千字文》,哥哥我直接教你背四书,先从《论语》开始!”

  严衡竖起食指,指着小严嵩说道。

  小严嵩哼了一声,用很鄙视的眼神盯着严衡:“哥哥,你看过四书吗,记得四书吗?”

  “谁说哥哥记不得”,严衡说着就张口把《论语》学而篇念了一遍,然后一巴掌拍在小严嵩的屁股上:“快点!”

  小严嵩这下是真服气了,虽然心里不明白哥哥怎么突然这么厉害,但他也的确不敢再违拗哥哥的意思,只得再找其他理由:“可是,哥哥,家里的纸笔墨汁都被父亲拿走了,剩下的,我也用完了。”

  小严嵩说着就握着严衡的手:“哥哥,要不我们还是去掏鸟窝吧,你我都背的了,也不用怕父亲回来考我们,我们可以痛痛快快的玩啊。”

  掏鸟窝?虽说我严衡现在看起来只有十二岁,也很怀念童年,但并不代表我真的对童年游戏感兴趣。

  于是,严衡很强势地说道:“不行!”

  小严嵩见此,也有些不高兴,颇有怨气地道:“没有纸墨,那怎么学嘛!”

  “这年头只要想学就没有难住学习的事”,严衡说着就拉着小严嵩出了门,寻了个木棍就在院坝里寻了一块沙多的地,且在上面开始写《论语》学而篇的第一句话: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哥哥,你的字写的比我还烂!”

  谁料,小严嵩这时候直接补刀,气得严衡当场就想一脚踢开他,不过再看看自己的字,好像的确很糟糕,便收回了脚:

  “一边去,弟不言兄过,知道吗,哥哥字虽写的不好,但你能认得出来就行。”

看过《佞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