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454、雨水浇绿孤山岭

454、雨水浇绿孤山岭

  所以转过头,白浩南回到赛场,首先跟马儿商量能不能把金韶华重新报名到参赛名单里。

  马儿有点摇头:“很难,没有打比赛以前怎么更换,只要能说动组委会方面就没问题,现在所有球员都在花名册上,而且如果换个不起眼的小家伙都还好,这个小球员可是号称过人王,几乎每个队都看在眼里,树大招风说的就是这种。”

  白浩南想想也笑:“对,这么上肯定就是做小动作,也跟特么打针吃药没什么区别了,不能又当婊子又立牌坊啊。”

  哪怕明白临时换上金韶华一定会有更大的优势,但白浩南还是抵御住了这种诱惑,马儿说用州官放火来形容更文雅些。

  白浩南哈哈哈马主任说话有水平。

  孩子们看他的笑声表情才好点。

  因为上午白浩南没来的比赛,孩子们就输了,比分倒是不大四比二,据说就是几分钟之内松口气,被打懵了。

  对比各种练了三四年的小学球队,宗明这支从全国各地由白浩南亲手选拔出来的天赋球队,在练球时间上还差得有点多,比赛经验更是和很多年年都要出来打几回的孩子们比不上,现在坐在场地边,好些孩子眼圈都是红的,感觉愧对了老白。

  十二三岁的球员就是个分水岭,之前的训练比赛其实不完全强调争胜,更多是游戏,但这个时候就要逐渐培养战斗拼搏精神了。

  下午就是在决赛之前打三四名争夺赛,其实这场比赛比上午的更没意义,好多外地的球队都陆续返程了,但转播方还是需要这样的比赛来凑够节目时间,不然整个下午难道就一场决赛啊?

  原本二十五人的球员队伍,在所有参赛队里面就算是最多的,现在又加上了十来个七小的孩子,因为球衣都是赞助批发,所以给比赛的孩子的们带来的备用球衣非常多,现在七小的孩子们已经穿上了客队比赛服,和其他孩子一起坐在看台下的比赛席里面。

  别人家的球队最多五六个孩子上不了场和家长或者助理教练坐在这里,白浩南的队伍足足有近三十人,所以家长们只能挤在看台上,一个个趴在栏杆上好奇的关注,他们明白输这场又不影响什么,关键是老白会说什么。

  之前的家长们还在给新加入的家长显摆:“老白踢职业联赛都好几年,要说带队经验,马儿都是服气的,这也是临时带了几个月U12,要是能一直带下去那该几好哦!”

  新家长们聚精会神。

  因为白浩南确实不一样,拍了几下手掌吸引所有孩子们的注意力之后,他坐在了广告牌上:“没什么废话!我说过你们已经可以算是男子汉了!那就没了哭哭啼啼跑爹妈怀里撒娇的份儿,如果要想一直踢下去,还有的是输赢比赛,输了没什么,关键是别输得窝囊,这场比赛我不会给你们指挥,我要你们自己来决定场上怎么打,难道你们以后一辈子踢球都要听我指挥?”

  孩子们有点目瞪口呆,之前的情绪都不见了,连一直抱着手臂靠在旁边饶有兴致的马儿都吃惊。

  哪怕是青训队,教练保持权威可以说是足球队里面的金规玉律,这是一切教练工作的基础,就像打仗,如果战士们都自行其是不听主帅的指挥,那不是一盘散沙么?

  但结果有点出人意料。

  就在白浩南的注视下,十来个孩子商商量量的上场,开始还时不时回头偷看白浩南的反应,发现他真是老神在在的抱着双臂坐在场边,既没有跟人说话也没有自顾自打电话玩手机,就是聚精会神的看着他们,带着鼓励的表情。

  甚至连换人都是小队员们自己在张罗,半场下来竟然把无心恋战的对方打了个二比一,虽然被先进球的时候还是刚上场有点畏手畏脚的状态,下半场彻底自信心和热烈程度回来了,不光场下的替补队员摇旗呐喊,落选队员跟七小的孩子们也一起在挥舞球衣毛巾鼓动加油。

  最终用一个五比一拿下了西部赛区的第三名。

  白浩南带着他们回到看台上一起观看了决赛,那支来自西疆的小球员们以摧枯拉朽之势击败了另一支队伍,但观众和主持人显然都觉得还是之前的三四名争夺赛打得火花四溅有激情一些。

  和过去几天不同,白浩南没有现场解说关于冠亚军的打法,全程都在跟小球员们讨论复盘他们的比赛。

  七小的孩子们也不由自主围在周围倾听,白浩南这种几乎每个人都能拿出来头头是道分析讨论的做法让他们很吃惊。

  明显感觉到这位教练的不一样。

  赛后阿兴和刘大丰还有周亮亮作为代表上台领过了季军的奖杯,所有参赛的孩子都有奖牌,白浩南顺势给落选队员新队员们都普及了一波竞争意识:“机会就这么多,五人制最多能报十多个人,十一人制23人大名单是极限,能不能从伙伴当中脱颖而出,有人选择做小动作打针吃药,打骂同伴、伤害队友,以为这样自己就有机会了,有人则反复考虑,我能给队里做什么?别人做不到的,我能做到,那就自然能得到机会了!”

  有时候,孩子啊,就是从这一丁点体育运动的分岔路口就走出了人生的不同道路,选择阴暗还是光明,家长们都深深点头了。

  陈素芬带着孩子们去领奖的,她跟马儿接受了一系列的各种采访,白浩南似乎有点不讨喜,不知道是编导不喜欢他,还是组委会有点对肖伟林的事件不舒服,反正整个西部赛区结束的时候,都没谁采访过他问过他,赛区最佳教练也给了那位西疆小学的大肚子教练,据说这位少数民族中年汉子平时还要放牧,就是喜欢足球,自荐到小学做教练的,面对镜头谈得最多就是自己和孩子们多么艰苦。

  白浩南都没认真听,打电话联络医院的助教可以带上金韶华奔赴机场了。

  然后在西京机场,陈素芬也才诧异的看见了樊尚泽,猛回头看白浩南的时候差点没把脖子骨给扭折了!

  白浩南泰然得很:“你也去平京?不是很忙么?”

  樊尚泽笑笑:“去看看,顺便到平京开个会,再说小华的身体还在恢复,我也应该照顾下孩子,难得有这样的时间和机会。”

  还是那身西装套裙和小丝巾的打扮,金韶华还处在等待血红素减少,也就是药效减弱的状态,尽量不要剧烈运动的被机场代步车给送过来,身上的衣服倒是换成崭新的T恤短裤,看见自己的队友们还有点惊喜,七小的孩子们都围上去,他们中间大部分都已经参加过今年的小升初考试,未来已经是初中生了,围在一起传达交流融入新集体的感受,林城小学的孩子们态度热烈了些,也有慰问。

  陈素芬一直抱着审视的态度,让樊尚泽可能看一眼就知道她和白浩南的关系,反倒有种松口气的感觉,自顾自的照顾儿子。

  女教练有眼神杀伤力,甚至有点怀疑:“你知道他妈妈漂亮?!”

  白浩南使劲压低声音:“你觉得她有你漂亮?”

  陈素芬实在是太了解他:“这不是漂亮到什么样的问题,只要看得过去你就不挑食!我还不知道你,最喜欢这种成熟型的!”

  白浩南靠在椅背上做鬼脸:“这话你可以留到平京给乔子说,不过我这么喜欢你,你也算是睁眼说瞎话了。”

  陈素芬这种时候不吃吹捧,清醒得很:“不许勾搭啊!”

  白浩南简单明了:“是!”

  陈素芬对他的直接反应又有点不适应:“真的?”

  白浩南笑:“其实你说我回来以后,有勾搭过谁吗?”

  陈素芬批评:“郭警官的事情还是有点不负责任。”

  白浩南不抵抗:“不会再有这种事情了。”

  陈素芬马上犯贱:“当然我也知道对她来说很重要,完全就像变了个人,以前肯定是很难接受别的男人,你这样儿的……唉,乔姐说你的梦想是当鸭子还真是没说错!”

  白浩南没底线:“那就请各位老板多照顾生意,但也不要逼得我像同行们那样非得去买药来吃吧?”

  陈素芬觉得耳根有点红,连忙压低声音:“别乱说!”

  可过了几秒又小声问:“真的吃不消?”还非常怀疑:“以前你不是天天当新郎,浪得飞起吗?”

  白浩南寻思:“天天浪可能会促进激素分泌,现在这不是浪,状态肯定不一样,关键是你们别特么三班倒似的,哦,这个下班见亲戚去了,那个又来,卧槽!”

  陈素芬啐骂:“谁叫你自己搞成这样的!活该!”

  感觉这俩讨论得太过热烈,马儿都不好过来说话了,直到上飞机才跟白浩南商量接下来青训球队的问题。

  主要是嘲笑白浩南现在能意识到青训球队的比赛费用是多么挠头的一件事了吧,多了不说,哪怕家长们是自己开销的,可光是孩子们昨天晚上的酒店费用就一万出头,这在青训外出比赛的时候还是常态,更不用说一般都是好几支青训队伍同时在外面折腾,花钱如流水啊!

  所以白浩南这个各地都有训练营的模式,未来相互交叉流动比赛,也算是省钱的方法。

  白浩南注意到樊尚泽上了客机就打开笔记本电脑在忙碌,一准儿的商务人士忙碌范儿,但就这么看一眼,被另一边的陈素芬打了头,马儿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哈哈哈转过去不聊了。

  再到平京确实是省钱了,老钟的训练营虽然没有招到多少人,但起码场地规模是建设完成了,一直在靠着把场地出租打野球养着,白浩南的队伍带过来自然是全部入住集装箱,虽然也是按照运营费用缴纳住宿费的,也比酒店便宜多了,家长们反而麻烦些,毕竟平京的状况就这样,能找到大片空地的都在五六环间了,更像村庄的感觉,不太好住旅店,最后也缴点费住在这比较简陋的集装箱宿舍吧,连樊尚泽都住在了这边,还好能住一百来人是训练营的标准。

  所有家长也一起见识了白浩南的教练形式。

  安扎下来第二天一早的早训课之后,白浩南却是在会议室里面带着近四十名孩子开会。

  而且是把桌子围成圈,所有孩子都坐在周围看他在白板上评述,陈素芬当记录,查尔斯和助教们担任协助。

  没有纸笔,没有录像,就凭白浩南那张嘴和他的记忆力。

  首先复盘当初七小和林城小学的比赛,虽然时间算是前天了,但在白浩南的提醒下,似乎所有孩子都能逐渐开始回忆起赛场上的细节来。

  林城小学的孩子们显然是熟悉这一套的,白浩南讲述当时谁谁谁怎么打的时候,其他人都敢发声提醒,甚至有提出说当时应该怎么来的。

  七小的孩子,包括他们的家长都有点懵,起码半小时内都没法跟上节奏,哪怕是成年人。

  因为这需要有足够的思维想象力,起码能在脑海里构建出当时的场面,还能想象换个打法,传球给另一个人该怎么样。

  孩子们的记忆片段如果有偏差,其他人就会指出来,遇上各执一词的时候,往往是白浩南来裁决,说当时确实是怎么怎么,如果怎么可能会更好点。

  开始本来只打算探头看看儿子坐在桌边状态的樊尚泽肯定很意外,后来干脆抱着手臂一直靠在墙边倾听,其他家长大多也是这个态度,当然也有感觉把孩子给了教练,就约着在其他房间打牌消磨时间的,对有些家长来说,就是陪着一起,仅此而已。

  马儿其实也没参加过几次这种课程,全程坐在角落专注倾听。

  陈素芬找了个简单的办法,打开摄像机拍摄录音,自己就能拿着新的苹果手机到处用各种造型拍所有人。

  有见识的人,才能意识到白浩南的这种做法,已经不仅仅是个足球教练了。

  确实是在引导孩子们学会思考,而且是讲究精密思考的空间想象力。

  输的那场比赛,白浩南虽然没看,但孩子们自己复盘了,三四名决赛也复盘了,连七小的孩子们都能跟着参与进来,顺理成章的开始总结原因。

  期间还不停的有当事人自己钻过桌子到围起来的中央演示,两三个孩子煞有其事的拿个球重现当时的场景。

  其他人探讨。

  这种以孩子为中心,通过问题来学习,打破传统训练只是要求反复枯燥练习技术,更讲究懂得思考的教育方式,培养出来的少年会变成什么样?

  反正樊尚泽是有点激动了。

  当然马儿更激动。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