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453、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453、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男人为什么喜欢少妇,白浩南这种老司机肯定心头再清楚不过,正面坐得近了甚至能观察到唇彩虽然涂得有点急,但依旧四平八稳的展现了最漂亮的形状,不是性*感的趋向而是尽可能端庄,只不过这眼神么,要是在酒吧里遇见,白浩南肯定毫不犹豫的点杯鸡尾酒套磁了。

  但现在不用,在上班嘛:“孩子,特别是男孩子,如果有意无意的希望跟他认为有父亲感觉的成年男性在一起,那多半是因为他缺乏父爱,您这么年轻漂亮,不可能是他的父亲不喜欢他,那就多半只能因为您是单亲妈妈了,而且独立支撑家庭,一心扑在事业上的单亲妈妈。”

  这话说得又有专家款儿,还有吹捧加关怀,孩子母亲的眼圈立刻有些红了,眼影和粉底都压不住的泫色。

  特么为什么说有些男人会撩妹呢,走心嘛。

  当然前提还得有实力,找个歪瓜裂枣来说这番话,肯定没白浩南现在卖相好,翘着二郎腿轻松写意,运动裤和T恤都衬得身材健硕魁梧而不臃肿,发型轮廓就更不用说了,真是不知道陈素芬和伊莎最近喜欢捯饬得这么帅气有什么好处,带了孩子这么久,奶爸气质能随意都表现在眼神,那就是温和而淡定,绝对没了以前邪魅狷狂的瞎几把卖骚:“如果你是这样,可能肖教练带他比较早,所以哪怕这个人人品不怎么好,孩子还是认同他,哪怕上当受骗差点因为滥用兴奋剂出事,所以这需要调整,我建议你可以把孩子交给我继续踢球。”

  这时候孩子母亲能跟白浩南对视了,对专业人士有点抱歉的对视,不过瞬间能坚定:“以前是我对小华照顾得不够,我确实要检讨,以后我会调整这种状况,但踢球真的不用了,刚才您没来的时候,我听那位助教说肖教练已经进了警察机关,我想以后小华就可以彻底摆脱这件事了,我认为这会是造成他一辈子心理阴影的事情,这个不用再谈了。”

  所以为什么说漂亮也是种资源呢,跟臃肿邋遢的大妈家长相比,谁都愿意跟这样的孩子母亲多说几句吧,白浩南控制得住自己的眼睛别乱看,更能端着悠然轻松的态度:“那我就多问一句,您看起来不是一个普通上班白领,能问问您从事什么样的职业么?”

  孩子母亲只稍微顿了下,都有个下意识的背脊坐正直了下:“辉信律师事务所管理合伙人,律师,我想我能为孩子提供一个更好的成长条件和环境。”

  可能她都意识不到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反应,应该面对之前那位肖教练的时候绝对都有足够的气场自信吧,所以还补充了下:“我很清楚小华这次遭遇到了什么样的事情,所以等他稍微恢复一点之后,我会以受害者家属的角度对那位教练起诉,赔偿不是目的,是该有的惩戒就要做到,这也是对孩子的教育。”

  白浩南笑了,还抬手示意不用这么正式:“对,看气质你就不是一般人了,你应该也很清楚你不是一般人,很在乎这个身份的,对吗?”

  孩子母亲快速皱了下眉:“你什么意思?”

  白浩南还是那么靠在病房外的湖蓝色玻璃钢座椅上轻松开口:“我的意思是你这样的人应该认同,这个世界上大多数人是普通人,总有些人是出类拔萃的不一般,对吧?”

  孩子母亲回复很快:“对!努力和懂得打拼的人,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做好这个。”

  白浩南点头:“但是看看每天早上挤着上班的人,那么多人已经够努力了,为什么还是普通人?”

  孩子母亲看法清晰:“努力的方向跟程度,很多人是瞎忙活,我知道你的意思,小华走足球的方向就是错误的,这条路没有前途……”

  白浩南温和的等对方表达完:“我认为每个人都能变得出类拔萃,只是绝大多数人一辈子都没能找到方向,和遇见对的那个领路人,小华在足球上的天赋已经不用说了,这已经比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幸运,在这样的年纪能够找对方向,如果放弃这个再去别的方向上面尝试,那才叫瞎忙活!”

  孩子母亲不是个容易被说服的:“也许他确实在足球上面有天赋,但国内的环境我还是知道的,我会尽量送他到美国去留学,在国外走律师、医生的道路才是最成功的。”

  换做其他教练,自己都在挣扎生存的教练可能在这番话面前基本被击倒了,白浩南却还是笑:“人活着就这一辈子,不折腾,不痛快的活出自己喜欢的样子有什么意思?多数人都是为了生存迫不得已的放弃了梦想,活下来都是灰色的,但在有些人眼里生活是五颜六色的,跟在哪里没关系的。”

  如果形容这位孩子母亲是娇躯一震,好像有点那啥,但明显她的反应就是这样的。

  也许白浩南和有些家长说这番话得不到这样的回应,显然这位家长是懂的,因为她知道人生有区别,也知道人生是可以被自己改变的,就像她想强行改变孩子的方向一样。

  但白浩南的话仿佛直指人心,甚至直至她的心,有点呆滞的看着眼前的教练,一个在她看来不过是月入几千块靠着拿点红包过得小滋润的青训教练而已,却能说出这样的话。

  只有脑海里面真的认同这种态度,才说得出来这样的话,以至于应该有专业辩论水准的孩子母亲都脱口而出:“你是什么教练?”

  白浩南觉得要是这会儿有个酒保手里挽着花抛几个酒盅,倒上两杯星空之蓝就可以完美装逼了:“宗明足球国际训练营,了解一下?”说着用手指挟张名片递过去。

  对方没觉得他这动作有点轻佻了,倒是马上很职业性的从旁边GG手包里面拿出自己的名片双手交换。

  樊尚泽这颇有些男性化的名字让白浩南一下就记住了,而且她拿过名片立刻摸出手机开始上网搜索的习惯也让白浩南印象深刻,没废话,抬眼看着重症监护室,那个身材比刘大丰更高大结实的孩子正躺在带着不少监控设备的床上,悄悄看着这边,发现白浩南在看他,连忙扭头回去。

  孩子母亲可能被网络上搜索到的数量级别震撼了下:“你……好像不是个普通教练?”

  白浩南就没点自谦的美德:“也许再过十年,你应该说是个著名的教练,我有钱有背景,还有头脑,不红都不太可能。”

  樊尚泽都笑了,之前一直有点紧绷的表情都放松了些:“嗯,从这里看得出来你确实具备了成功人士的一切要素。”说完把名片和手机捏一起腾出手来:“很高兴认识你,白教练。”

  白浩南多会装啊,握手都是浅尝即止的:“朋友都叫我老白,欢迎回到江州以后,辉信律师事务所有兴趣能到我们的训练营公司参观交流下,因为我们确实有也大量的法务工作需要找寻一家专业机构来代理。”

  樊尚泽确实是聪明人:“小华这么值得你投入?”

  白浩南点头:“他具备的天赋是毋庸置疑的,肖教练的做法简单粗暴,甚至有点拔苗助长,未来不一定,特别是昨天的事情无论身体还是心理上都是个严重打击,很多小球员就这么废了,但我想试试看,今天的比赛之后,晚上我们全体前往平京,我希望能带上他。”

  樊尚泽没有之前那么坚决了:“但踢足球到底能有什么前途呢?”

  白浩南不要脸:“我们只说这个孩子,在他现如今的成长期,需要的是个父亲一样的足球教练,能真正培养他品格的人,学会诚实、尊重以及承担责任,学会男人应该怎么站在这个球场乃至社会上,而不是像之前那样为了赢毫无底线,我也是个为了赢不择手段的家伙,但终究要懂得这个底线在哪里,我想你是律师,最清楚我说的什么意思,你有信心教好他这点么?我不看好。”

  樊尚泽肯定都认为他在暗示什么了:“你……对其他孩子家长也是这么谈?”

  白浩南笑:“你如果到我们训练营看过,就不会怀疑我的态度了,总之一句话,我有信心教好这个孩子的品格,跟着我走,哪怕以后踢不了球,也是个心理健康的小伙子,你再送他出国留学之类估计事半功倍了,再说我们未来也有很多出国打比赛的机会,今年我就可以带上他。”

  樊尚泽看来是有点崇洋,另眼相看的态度了:“你出过国?”

  白浩南笑:“我英语恐怕比你还溜点,虽然发音不准。”

  樊尚泽想想的发音却不是英语:“人生贵得适意尔,安能羁宦千里以要名爵?”

  刚才还装着很高深的白浩南立刻就现形了:“啥?”

  樊尚泽笑了:“世说新语里面的一句话,我觉得可能是你的态度,没听过就算了。”

  白浩南不怕怂:“我没读过几天书,但是走了很多弯路才明白道理,所以更是想让我的小球员不要像我这样,三十多岁才知道该怎么做人。”

  没想到樊尚泽反而被这句说服了:“那就是真明白道理,确实在初中阶段送出国也不是什么理智的行为,那我再看看他这几年的成长状况?”

  白浩南再主动伸手:“欢迎您到我们公司考察,考虑这样孩子的具体情况,为我们量身打造一份能够保证各方利益的合约,怎么样?”

  樊尚泽竟然就开始咨询业务范围了。

  助教一直站在楼道头,对白总监迅速跟这么漂亮的少妇家长打得火热,简直不要太佩服!

  白浩南并没有跟金韶华单独聊什么,毕竟未成年人只要先跟家长谈好了,后面只是个技术性问题,不会有太大的差别,直到护士来把金韶华转病房,从需要时刻监护的重症监护室到普通病房,他才对孩子简单说下情况,肖伟林做了什么,去了哪里,接下来球队做什么,训练营有什么安排,至于这边一切都等到从病房出去再说,现在的血小板浓度肯定还是超标的,随时有危险。

  樊尚泽一直坐在儿子的病床边,目光不由自主的从儿子脸上转到白浩南这边,看这个站在床尾的高大男人,确实有若父辈的宽厚气质,看得有些猛然惊觉是不是盯着了,才扭头看儿子,又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情绪。

  白浩南看得出来女人的态度,但没撩,看病床上的孩子眼神是听明白了,就摆摆手撤了,没想到金韶华尽力发声想叫住:“我……想去看看下午的决赛!”

  已经转身的白浩南满意回身:“虽然是教练让你打针吃药的,但你也做错了,十二岁,已经是个有点脑子,有自己看法的年龄了,正常踢球的快乐如果还需要打针吃药来保证,你觉得这还有意义吗?如果有人能买到更好的药,明明不如你有天赋,不如你训练刻苦,却能在比赛场上打败你,这公平吗?”

  金韶华其实看起来并不是个倔强的孩子,起码没有刘大丰那么三脚踹不出个闷屁却死心眼,使劲扭头看周围,顾左右而不语的标准体现,白浩南就静静的等着,樊尚泽想伸手提醒儿子,被白浩南用眼神制止了。

  看来母亲带孩子,和白连军当年把白浩南拉扯大,还是有区别。

  病房里安静了好一阵,金韶华终于承认:“肖指导……没想害我。”

  白浩南斩钉截铁:“从用药打针开始,你们已经被带上了错误的路,更难听的我就不说了,他没把你们当球员看,只是工具,他想赢球的工具而已,这次你必须要接受这个错误导致的惩罚,好好的在这里反省以后该怎么办,晚上我们一起去平京,以后我们会有一系列的各种比赛可以打,比今天这个决赛更重要的比赛,有兴趣么?”

  病床上的孩子犹豫下,眼睛都忍不住开始冒光以后,才慢慢的点头。

  也许只有孩子,才值得白浩南这样挖空心思的矫正。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