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451、谢谢你,没抛弃

451、谢谢你,没抛弃

  肖伟林摊上事儿了。

  白浩南能清楚到肖伟林这点看似不经意的举动让事件性质有了多大的改变。

  足协是个很特殊的部门,往世界上各级国际足联,都以行业管理组织的理由,长期凌驾于各国司法体系之上,也就是内部犯什么事儿都自己处理,拒绝法律参与,就好比肖伟林这样很可能会夺走小球员生命危险的兴奋剂行为,哪怕在别的体育项目可能都闹炸了,但足球圈里依旧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压下来,只要没出人命。

  就因为国际足联在世界上地位太高了,哪个成员国足联请司法体系介入了,国际足联真敢直接停了这个国家所有国际足球资格不许参加各级比赛,有时候比联合国还高效有力。

  足球场上踢断腿,摔断骨头甚至爆眼球、丧命,只要不是在裁判鸣哨以后的行为,都不会受到法律制裁,这里都有个行业管理的自治区域。

  可以说其他所有职业体育行业都没这么强势。

  所以白浩南和马儿听见对肖伟林的处罚时候没什么惊讶的反应,他们太熟悉这种尿性了。

  哪怕肖伟林换个地方依旧用这招去急功近利的出成绩祸害小球员,依旧可以混得风生水起。

  可惜他不会自控,也许从小到大的这种庇护反而害了他没受到教训。

  控制不了情绪,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怨毒,更控制不了推卸责任来甩锅给别人的惰性。

  只是来找白浩南吵两句,恶心一把白浩南也拿他没法。

  但动刀伤人就可大可小了,特别是当着警察这么干。

  而他在怒火冲天的时候,很有可能就是被陈素芬给刺激了,不向警察束手投降,居然还敢挟持女服务员……

  哪怕不熟悉法律,但是从郭咲咲那里,白浩南也知道这家伙把事儿闹大了,不是很多警察都会选择就地击毙这种罪犯么。

  没错,肖伟林已经变成罪犯了。

  白浩南有些像看着战场上那些尸体一样的眼光,看着眼前这个从中午才重新遇见的“故人”。

  他当然不会让陈素芬过去,更不会自己去充英雄换人质什么的,就静静的站在旁边看,哪怕警察转头按照肖伟林说的要陈素芬过去缓解下紧张情绪,他都摇头:“这个人已经两次严重伤害过人,他会伤人的,刚才已经多次说要杀掉我们,这太危险了。”

  陈素芬嘴动了下,选择听白浩南的话,也摇头拒绝了。

  警察好像这才醒悟不是个开玩笑的局面,连忙用对讲机跟手机呼叫更多支援。

  好笑的是宾馆其他工作人员这个时候居然靠近点劝白浩南让陈素芬过去,甚至说他这样不道德,不近人情,他们那位女服务员无冤无仇的现在这么危险,完全是无辜卷进了这样的私人恩怨里。

  白浩南很无奈:“犯错的是他,为什么要我们来承担责任,而且出了这么危险的事你们不走远点非要留在这周围看热闹,怪我咯?”

  组委会方面的官员工作人员纷纷抵达,马儿听闻消息也来了,整个宾馆大楼下面挤得水泄不通。

  肖伟林愈发狂躁紧张,使劲拿着那水果刀左右比划,更是用手肘锁着那名女服务员退靠到墙根,可能自己都意识不到他在说什么的非要陈素芬过去。

  组委会的人哪怕认出来他是谁,知道是为了下午比赛的兴奋剂事件才爆发成这样,也万万想不到还有别的关系原因,好多目光都伸长了脖子看陈素芬,姑娘坚持绷住了,但频频瞟白浩南。

  白浩南个头高,能轻易越过周围纷乱的人群看见墙角那个可怜虫,他只会用这个来形容对方,他甚至清楚只要自己摆出这种轻蔑羞辱的表情看着对方,就这么静静的站在这里,就能逼得肖伟林脑子转不过弯来,不知道扔下刀片就能缓解这一切。

  这时候肖伟林已经铁定要坐牢了,从他把刀放到女服务员脖子上开始,甚至比对着白浩南挥舞还要严重,毕竟挟持人质和伤害未遂是两回事。

  穿着郭咲咲常穿的那种连体特勤服的武装警察已经抵达了好几车,全副武装的在外面停车场上集结开会说明情况,只是把自己躲在墙角的肖伟林看不到而已,甚至除了一两个警察在试图靠近说几句话,其他警察已经是在牵扯安全线,清理现场让所有人离远些。

  白浩南很清楚这个满脑子简单思维的煞笔已经把自己逼上绝路了,他只需要这么看着,无法劝肖伟林投降的警察只会选择尽量现场击毙,这是郭咲咲在病床上躺着时候,给白浩南聊天讲过好几回的案例,起码她都换了便装去执行过,因为这种挟持人质的公共行为一定要震慑,怎么狠怎么来,才能让其他人不敢效仿,不然违法成本太低的话,谁都经常这么干。

  别说什么开枪打手打脚制止犯罪,上级命令就是要就地击毙,为的就是震慑!

  偏偏这样被围观的巨大压力下,肖伟林非但没想到投降,又可能看见陈素芬和白浩南远远的站在人群后面不理睬他的要求却也不离开,就愈发烦躁的叫喊,对警察安抚性的递香烟或者递水都不理睬,开始叫喊马上要给他安排车离开……

  白浩南已经看见外面的特警服们得到消息开始散开各自安排了,他甚至都在津津有味的搜寻人群中有谁可能是咲咲说过的那种不起眼枪手。

  对白浩南来说,他真不会怜悯这具尸体,就像他重新看到肖伟林以后,就知道这个男人毫无社会公德心得没什么存在价值了,对他这种杀过多少条敌人性命的家伙来说,没有亲手为社会清理垃圾已经算是很有自控力了,所以他不介意亲眼看着对方倒下。

  前提是这个脑子装满大便的家伙得一直这样愤怒惊恐的坚持下去。

  然后就在这时,也许是注意到有人不约而同的在悄悄看外面,又或者是反复叫嚷都没得到回应的肖伟林突然一下把手里的水果刀扎进女服务员的腰腹!

  基本上挤在大堂前台外侧的人群惊呼!

  连七八米外维护秩序的警察都意识到了这是个真会杀人的歹徒,立刻清场,所有人不是退后而是全部离开大堂……

  别以为动手把刀捅进别人身上是个多容易的事情,绝大部分普通人是有心理障碍的,刀尖碰到软绵绵肉体皮肤的时候是下不了手的,所以才有屠夫、刽子手之类的专业人士。

  在警察看来这就是个巨大的危险信号,大多数这种状况下都能和平收场的局面现在几乎没有了,一边忙不迭的清场,一边软言温声的希望犯罪分子能冷静点,另一边的特勤服们开始从各个方面靠近……

  白浩南好歹也是用枪熟手,知道这种局面下不是郭咲咲说的走近了出其不意的一枪,就是外面藏着狙击手从门窗缝隙打,他已经和陈素芬在警察的劝说下往后退了,但这时候看见那个确实是无辜的女服务员面色惨白,鲜血从又拔出刀来的腹部上浸透衣服,显得是那么恐怖。

  起码在这样的和平时代确实很狰狞,白浩南还是使劲的皱了皱眉。

  他的本意是真不想伤害旁边无辜的人,所以捏捏陈素芬的手推开她,白浩南低声对警察:“我……还是去劝他两句?”

  这个时候只要能拖延任何时间,警察都会同意,甚至连早干什么去了都不说,连忙和白浩南一起走近隔离带,陈素芬居然也跟着来了!

  其他人基本都被推出去推上楼了,白浩南这时候不在乎陈素芬有没有在身边了,而是站在隔离带边:“老肖,有话好好说,没有必要搞成这样……”

  肖伟林甚至亢奋了:“卧槽……有种就别来啊,来呀,敢不敢来啊!老子弄死你……”

  白浩南得尽量收起自己眼里的讥讽表情,特么都可怜成这种模样了还不自知,他伸手拉着隔离带示意:“流血了,你也晓得流血过多万一出了人命就不好说了,你说我来我就过来,我跟你走,让这个服务员去包扎止血,好不好?”

  一直负责在安抚犯罪分子的警察对白浩南这样平稳镇定的口吻都打量了下。

  结果白浩南真这么说来了,肖伟林反而又怂:“你?你想做什么?你特么的别过来!就你这个逼样,还当青训教练?你那个,对,就是老陈不是打死了小球员坐牢了么?你也不是好东西,你们都不是好东西,还好意思说我?”

  说着又有点激动的挥舞水果刀,发现警察们立刻随着他的动作有反应,还觉得很得意!

  又把刀口放到女服务员的脖子上,警察都悄悄拉白浩南示意他不要刺激了。

  陈素芬这个时候开口:“肖伟林……我来,我来换这个服务员总可以吧,你不是最恨我么?冤有头债有主,我来……”说着就掀开隔离带进去,警察想拉她,却听见肖伟林兴奋:“好啊!你个婊子养的!”

  白浩南甚至回头看了眼身边的两名警察,揣测他们身上的手枪在哪里,不过还是出于对一把水果刀的轻蔑,放弃了不理智的行为,也没做声提示,而是很缓慢的轻轻踮了下脚跟,算是下意识的热身吧。

  陈素芬很简单的双手张开走过去,甚至还主动伸了一只手方便对方抓握:“好了,让这个服务员走吧……”

  肖伟林甚至有些癫狂的哈哈笑了两声,原本锁住女服务员的胳膊松开,一把抓了陈素芬的手腕,才用膝盖把挡在身前的伤员朝外面一推,刚想把这穿着牛仔短裤T恤衫的长腿姑娘拽到怀里,那明明紧握住的纤细手腕怎么突然一翻,接着他的腕关节就是一股巨疼,瞬间腾空!

  也许砍伤白浩南以后,肖伟林根本不知道陈素芬因此进了武术队。

  也对,这种人怎么会关心自己给别人造成了什么样的伤害呢。

  其实武术队套路还是很有杀伤力的,只要不遇见特别克制套路的郭咲咲那种一力降十会,陈素芬的擒拿摔打一招制敌非常见效!

  连警察都惊呆了。

  实在是这个高挑细长腿的姑娘长着娃娃脸,一副人畜无害的学生妹样子,谁能想到她是三个娃的妈,又有谁能想到她的飞天背摔练得是炉火纯青呢。

  真是没枉费白浩南给她喂招练习那么久,嗯,中午都还重温了下的。

  白浩南早就蹦出去了。

  他又是最熟悉这个背摔后果落点的,直接一下扑住被摔得七荤八素的肖伟林拿刀那只手,铁钳一样死死摁住:“好了!”

  陈素芬瞥见他的动作,不能再满意了,兴奋的耶了声,才赶紧跳开去扶那位女服务员。

  警察肯定楞了下,特么调动这么多人,搞这么大的阵仗,这两个当事人男女过来随手就搞定了!

  早干嘛去了!?

  特么这是逗着大家玩儿么?

  一边冲过来给拼命挣扎的肖伟林戴上手铐,一边呼叫其他部分的警察:“解决了!控制嫌犯了!控制住了!带走!带走!全部带走!”

  特么一定要把这两个男女弄去好好搞清楚怎么回事!

  不过白浩南的态度多简单:“他没成为罪犯以前,我跟他打,你们来了还不是各打五十大板,我还要赔他医药费呢,谁能想到他这么缺心眼呢,谁能想到他真的会动手扎人呢。”

  陈素芬就更简单了,武术专业毕业的就这样,还在警局现场演示了下,基本上普通刑警都抵挡不住她那出其不意的背摔!

  由此可见郭咲咲的比武大赛前几名真不是白来的。

  所以讲述完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甚至十几年前的那一幕都没有遗漏,警方也算是恍然大悟,签完笔录告知这不但是挟持人质,而且已经有伤害威胁的行为,判刑起步就是十年……

  走出警局陈素芬都惊呆了:“就因为这样要坐十年牢?”

  她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相比之下当年拿着刀把白浩南后背上砍出来那么大的伤,居然都能不了了之,现在仅仅就是扎了下人,据说还没伤到什么内脏,竟然就是十年起步?

  白浩南伸手搂住她:“不清楚可以待会儿打电话问咲咲,但现在是真的要说谢谢你……”

  陈素芬立刻又有点害羞:“什么呀,我有把握的,再说你也不怕他拿个破刀片,我这……就当是了个心愿!哈哈,也算是完成了梦想,狠狠的把他摔翻抓住了!”

  白浩南搂得紧些:“我是谢谢你我那么混账的时候,都没抛弃我,不然我也会变成这种人。”

  还是南哥会说话,陈素芬抬头看他,眼神都痴了。

  站在路灯下,好有恋爱的气氛,不用踮起脚尖就四唇相接亲上了。

  热烈得很。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