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449、不想长大的终将长大

449、不想长大的终将长大

  面对过人王的防守队员第一反应还以为他在做假动作,没敢动!

  陈素芬更是气愤的跳起来叱骂:“假摔!碰都没碰到!”

  确实没碰到,全场包括裁判员都看见防守球员距离他起码在三四十厘米的距离上,腿都没伸出去!

  倒下去滚翻仰面朝天的少年双手双脚都有点抽搐,但抽起来就没动,用个有点诡异的动作紧缩起来一般,双眼紧闭!

  距离很近的白浩南甚至看见少年的脸上有种汗如浆涌的密集状况,这不是运动场上最怕的心脏骤停,白浩南忍不住叫喊裁判了:“舌头!赶紧掏他的舌头!医生!医生……”

  马儿已经直接越过他撑住广告牌就翻进场内!

  可能之前有没发现这位老牌大神的观众,简直惊喜的叫出马儿的名字,可更多人是站起来伸长脖子看发生了什么,在这种比赛上发生这样的事情,太意外……太刺激了!

  到处都是嘈杂一片的议论,怎么了?

  马儿跳上前半跪在地上,小心的扶住孩子的后颈窝,试图想掰开他的嘴,一旦有人昏迷第一要务一定是掰开嘴捋平舌头,免得不省人事的时候舌头耷拉下去窒息而亡,这是很多人出事以后周围不敢乱碰的悲剧,但并不算很专业的马儿还是在喊:“咬得太紧掰不开!心跳!心跳没有了!”

  急切的声音回荡在体育馆,更引起看台上的纷乱。

  提着医药箱的现场医生跟抱着氧气枕头的护士也上来了,手忙脚乱的检查接上氧气到鼻腔,护士更是立刻开始做按压胸口的心脏起搏。

  白浩南下意识的再看了眼肖伟林,对方一张脸煞白的坐在教练席椅子上!

  身为少年球员的教练,当孩子出事的时候,居然能够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

  这是何等的不正常。

  白浩南再看向倒地的孩子时候,马儿正在翻看孩子的手臂!

  看来都在职业联赛和这个体育系统混过的人,怀疑方向都是一样的。

  这个时候白浩南本来应该袖手旁观不要掺和的,事情走得越深,后果越严重才最符合他的意图。

  但就像马儿第一时间不顾一切的都要出去救人,白浩南狠狠的拍了下大腿翻过广告牌也冲上去,工作人员、组委会人员正乱七八糟的都围过来,裁判正在招呼小球员们不要靠近,其他人不要靠近,免得阻挡了周围的通风效果。

  医生还是要镇定些,也让周围别靠近:“心跳还有,弱!别干扰了抢救诊断原因!”

  白浩南却直接撞开人,一下跪在孩子面前,出乎医生护士和马儿的意料,竟然直接翻开少年的球衣,然后这离得最近的几人立刻清晰的看见这名应该十一二岁的孩子肚脐眼上方的腹肌群上,有几个清晰的针眼!

  其中一个甚至还带点红肿的新鲜痕迹!

  马儿好像被证实了,那一贯笑眯眯的和气生财面容强烈扭曲,嗓子眼里面都发出痛苦的声音:“卧槽……尼玛,这还是个孩子!”

  真的,当年那么多浮沉苦难,被最好的弟兄误解羞辱都一声不吭的汉子,这时候真是难以抑制的愤怒,跳起身来更是把纷纷挤拢的工作人员撞开,直接冲向对方教练席,冲向那个已经起身正在偷偷想趁乱离开的教练挥拳怒骂:“这还是个孩子!卧槽……你……你……”一群周围的人扑上去把两人都想控制住。

  白浩南不愤怒,快速伸手抱孩子:“急救!医院急救,这是血液粘稠!红细胞打多了,要放血!”

  医生都惊呆了:“不……不可能吧!”

  白浩南不顾一切的横抱着孩子往外跑:“腰腹部打针的目的就是为了更快让脊椎吸收红细胞素,卧槽,我特么玩儿这个的时候你还没学医呢!”

  陈素芬看见白浩南朝外面冲已经跟着迈腿跳进来跟上,更是超越了护士接过氧气袋:“怎么!怎么?”

  白浩南用上他们跟熟悉的话语:“EPO打多了,过量了!”

  陈素芬脸色剧变!

  提高嗓子尖声:“车!赶紧安排车……医院!到最近的医院,能够做静脉手术的医院!”

  久病成良医,混体育的多半就对这些和身体潜能有关的医疗项目耳熟能详。

  记得曾经有部星爷的电影里面就出现过打针变成足球怪兽的情节,普通人以为是夸张情节,殊不知十多年前这些做法简直家常便饭!

  就像白浩南给吉敏他们那个前任富二代老板说过的,有钱想体会刺激可以玩儿氮泵,那是最常见简单又没什么危害的训练补充剂,可以有效提高耐力爆发力,而EPO可以说是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最泛滥也最常见的兴奋剂。

  原理简单到粗暴,原本用于贫血病人的针剂,打进体内十分钟就能开始增加红细胞,任何学校看见那些脸色发白,身体娇柔没法参加体育运动的学生,来一针,很快就能面色红润浑身有劲跑八百米准能过关,就因为体内越多红细胞,能促进肌肉里的氧气生成,更有力更耐久!

  最新的研究更说明这种做法不光在脊髓里面增加红细胞,还能从肾脏附带增加激素,所以效果非常显著。

  八九十年代刚流行没多久,奥委会就把这玩意儿列为禁药,可对于贫血病人来说这是必需品,所以市场上很容易买到,好些运动员,特别是田径类、耐力类项目就很喜欢用这个。

  但人体是有耐受性的,用得越多效果就越差,随之而来就只能加大用量和使用频率。

  EPO是增加红细胞的,血液里面的红细胞不可能无限制增加,过多就会导致血液粘稠,变成血栓!

  一旦梗塞那就是致命的!

  这就是现实。

  轻而易举就能从市面上买到的东西可以提高成绩,如果是自身用还存在冒险的疑虑,现在这样给毫不知情不知道后果的孩子用,这种毫无心理压力负担的人,能指望他的良心会受到谴责?

  这么唾手可得的好处跟改变,有多少人能守住心里的良知告诫自己?

  白浩南和陈素芬冲上已经滑到体育馆门口的白色救护车时候,另一边赛场上已经乱成一团。

  对方小球员们惊慌不定的站在球场上不知所措,那种看见同类,特别是穿着同样球衣的同伴诡异倒地的场面恐怕给了他们极大的心理冲击,马儿已经被拉拽开,他终究还是老江湖,刹那的愤怒过后能控制自己,只是转身找组委会的官员,却听见背后被按住控制住的肖伟林狂躁的挣扎怒骂:“不然我能怎么办,我这种没钱没势的教练……”

  还好后面被保安和好几个工作人员死死的摁在地上,压在了地垫上闭了嘴!

  这就是说我没钱就该拿刀去抢银行,去杀人放火抢钱的强盗理论。

  马儿这么的好脾气,都只能无奈的摇摇头,要求组委会方面的官员立刻对这些孩子做药检,并且马上把这些孩子跟教练分开安置。

  同时立刻封存刚才用过的更衣间,任何人都不允许进出,留待组委会技术部门来检查处理,马儿甚至自己就搬了把椅子坐在了门口。

  一场轰轰烈烈的运动比赛,就这样变成了一出闹剧。

  那些坐在看台上的孩子,和一腔热血要把孩子送去踢足球的家长们,就像被迎头泼了盆冰水。

  乔宇他们站在一起,看着对方的孩子,忽然看见其中有个小队员害怕得哭了起来,这个之前还在偷看女主持人胸部的大个儿偷偷的摸过去,伸手轻轻拍对方肩膀:“没事!有我们老白在,你们那个队友不会有事的!”

  刘大丰也怯怯的靠近:“不要怕,不要怕,老白说了都是男子汉,流血都不要流泪……”

  绿白横条的小球员们,和那些大声呵斥,如临大敌的工作人员成年人不一样,一个个过去伸手安慰这些好像忽然失去所有庇护的同龄人。

  站在足球场上,也只有他们才能相互慰藉。

  阿兴才不在乎这个呢,举着大手套过来哈哈哈:“你们那个过人王该不是喝了酒或者吃了鸦片吧,还这样……”说着更是歪嘴斜眼的扮丑直接倒地上,夸张的在地上滚翻。

  成年人做起来就是羞辱挑衅,孩子却充满了幼稚的好笑,特别是周亮亮他们好几个伸手揽着对方肩膀用乡音:“我们都是江州的!老白说过,我们只要好好踢球,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雄起噻,没什么过不去的!”

  这边挂着泪珠,惶恐的孩子们才有些懵懂:“老白……是谁?”

  阿兴已经翻起来,半跪在地上面对大家,双手竖起大拇指的那样高唱:“他是我们的大救星……”

  刘大丰他们早就哈哈哈的大笑起来,还有跟着呼儿嘿哟唱起来的,阿兴就得意的开始扭来扭去跳舞了。

  周围的喧闹,成年人世界的龌龊跟肮脏,在这些孩子面前,他们都相信有人会为他们遮挡。

  心胸开阔的人,教导出来的孩子就这样乐观通达,阳光灿烂的看待这个世界。

  原本剑拔弩张,气氛凝重的体育馆里面,逐渐有人注意到了这群在空空场地里反而自由自在的孩子。

  之前的背景音乐悄悄的跟随放大奏响。

  慢慢带走了那种让人不愉快的感受。

  而另一边,白浩南他们已经待在了急救手术室外面,保健急救医生甚至都得询问体育行业才熟悉的细节:“既然都是禁药了,不怕查出来么?”

  白浩南一脸的不屑:“这就要问你们搞研究的了,反正我知道的EPO打了以后持续三周左右才完全失效,药检好像是一周多基本上就查不出来了,所以有些人是提前用,只要能提高一点就很占便宜了。”

  陈素芬还有些咬牙切齿:“这应该是拼了命的今天还在打针!”

  白浩南哂然:“半场说不定都打了的,这孩子哪怕能救活多半是废了!心血管机能算是受到重创,谁还敢用他比赛,随时可能在比赛里面血栓爆发的。”

  陈素芬也黯然:“只要活着就好……我们有个师兄就是没救过来。”

  医生护士坐在旁边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说什么。

  搞体育的这些人可真是狠。

  等到白浩南他们听说人命是保下来,但是得在重症监护室继续观察以后,才松了一口气的在送医手续上签字,也许有人会在乎这些细节,但在白浩南这里,这种细枝末节他反而一点都不鸡贼:“我们先回吧,通知组委会通知家长,通知学校安排人过来。”

  组委会安排的医生护士还是不敢随便走,打电话说等待后续人员马上过来,也叫白浩南他们过去开临时会议。

  就在体育馆的小会议室里,组委会技术部门和演播方全都面色凝重的坐在那,周围是八强队伍的教练、领队,所有媒体都被挡在了外面。

  不需要白浩南汇报医院的情况,这边已经宣布了事情进展,在更衣间里发现了促红细胞生成素的针剂安瓿瓶和用过的针管药盒,还有好几种其他药物,对涉事的七小球队小球员们简单询问以后,证实这名教练员确实长期给他们使用药物,而且在比赛期间还集中加大用药量了。

  所以现在处理结果迅速有力:“取消该小学队伍五年内的所有足球项目参赛资格,之前所有成绩取消,本场比赛判定0:3输,所有教练组取消教练员资格,该队主教练和校方各罚款五千元!”

  陈素芬差点炸了:“罚款五千元?!那个孩子现在还躺在重症监护室,要不是刚才抢救及时,当场就能死了!”

  白浩南和已经恢复了平静的马儿脸上尽量不露出讥讽的笑容,果然那名宣读决定的官员像是没听见这句话:“要顾全大局,这样的事情是在给足球抹黑,要避免不明真相的群众误解足球繁荣局面下极少数人的犯错……”

  陈素芬还想说什么,白浩南踩住了她的脚。

  接下来就是所有剩下七支队伍的球员马上开始接受全面的药检,这一点在其他三个赛区也是一样的。

  白浩南发现起码有两支队伍的教练表情开始变色了。

  也许他们只能祈祷自己的运气不要那么差。

  等这名官员一系列的宣布结束以后,所有人几乎都准备乱糟糟起身时,白浩南却举手提问:“孩子们呢,涉事球队的这批小队员们怎么处理?”

  所有人有点惊呆了,你这也太狠了吧?

  白浩南好像也意识到是自己表述有误:“青训队伍里面出现这种事情,责任百分之百属于教练,因为孩子无法分辨对不对,所以他们是没有错的,不能因为教练的错误,毁掉这些孩子的未来,特别是校方也被取消了所有参赛资格,学校五年后可以重组球队,可这些孩子五年时间就完全废掉了,特别是还要背着这次涉事队伍的名声,我觉得对他们太残酷了。”

  是的,迅速有力的处理结果,压根儿没考虑这些孩子,说到底,他们才是受害者。

  官员简单快捷:“白浩南,你不也是江州的么,你接管过去吧,手续到江州市足协办理,散会……”

  包袱甩掉就好。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