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445、我的世界因为你不同

445、我的世界因为你不同

  正如白浩南说的那样,轮流出彩。

  反正给队员或者家长们感觉就像他那走马灯似的女朋友一样多姿多彩。

  战术始终在不停变化。

  或者说之前四场比赛一直故意上周亮亮的重炮轰门成为特色,都是他故意挖下的坑。

  进入淘汰赛,那就是一场定胜负,输了就得打道回府,这样的局面下,乔宇很有些个人表演色彩的特殊打法确实有些冒险,阿兴重新回到了守门员位置上。

  和乔宇不太一样,阿兴黑瘦还不是很高,脚下技术更不能跟从小踢中前场的城里娃比,但是两名巴西守门员教练都叮嘱白浩南要把这个孩子好好培养。

  这个山里娃属于标准的人来疯,虽然说乔宇那种冒险打法已经让观众觉得他挺疯狂了,但那是超出普通守门员职责范围的疯狂,阿兴是守起门来在门前疯狂。

  明明按照五人制比赛的标准规则,球门大概是五米多宽一米八高,也就类似于一辆越野车的侧面尺寸,他这样的孩子使劲举手都能摸到横梁,左右距离更是没多大,可这家伙只要打兴奋就会不停的飞跃!

  前面上了两场,周亮亮他们在中前场实在是太过强盛,压得对方很少攻击射门,所以这家伙实在是没有得到兴奋的机会。

  换下去两场还觉得很庆幸呢。

  重新开打淘汰赛,白浩南自然就把他派上场。

  周日的上午,从西京市甚至周边地区赶来的青少年足球爱好者把整个体育馆外面都挤得水泄不通了,这让白浩南相信,这国内足球不是没人关心,而是大家都不知道在哪关心,该怎么关心。

  既然打到了淘汰赛,第一天也只有十二场比赛,上午八场十六进八,下午就八进四,所以全都集中在体育馆内外,林城小学没有排到上午九点半的第一轮次,所以白浩南还能带着所有的球员一起看那支西疆球队的比赛,不过这场比赛他没有像往常那样过多评述,而是让小球员们自己看。

  看看什么叫天赋,什么叫高强度。

  相比之下林城小学的这些孩子大多训练时间不超过一年,有些甚至就半年,与其说是他们打得有多么好,不如说是白浩南见缝插针的根据他们各自特点安排细密,然后还不停调动战术迷惑外界,绝不会出现为了打得爽一场比赛就把所有底牌甩出来的蠢事。

  他就喜欢算计,而且是下意识的按照大局观来算计,甚至都算计到了平京的决赛阶段。

  侧眼瞥见陈素芬一直在捣鼓她的新手机,昨天晚上被乔莹娜抓了现场以后,几乎轮流打电话来,也不知道在聊什么,反正早上去买了个苹果手机,据说要出最新款了,这时候买最划算。

  上半场西疆球队的小球员们就把对方打了个五比零,这也是少儿比赛中常见的场景,一旦哪个队占了上风就很容易压住场面打得零封对手甚至大比分,孩子的心理防线很难有那么坚韧。

  白浩南看得出自己的小球员们有些惊讶对方的硬朗快速,没多说,笑笑招呼他们下去热身准备。

  说是来自西北、西南地区的四十多支强队,其实水平参差不齐跨度很大,有蓉都江州这种省会级大城市里面几十年足球传统都开展得不错的小学,也有山区县市临时各种原因被足协或者教育部门报名才组建球队来拼业绩的队伍,白浩南看过有十多支都是刚接触足球没多久的水准,教练甚至还有教篮球的。

  官方的比赛并不一定是按照技术水平来得到比赛资格,这很正常。

  所以小组赛的水准和淘汰赛是两回事,能进入这十六强的基本都是能打出名堂的队伍。

  白浩南拍拍刘大丰的肩膀让他多注意热身,待会儿可能要替补上场,罗圈腿的家伙都有点战栗了,就是那种激动兴奋得浑身都在炸开鸡皮疙瘩的感觉,白浩南从他发红的脸上都能感觉到,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把这家伙压抑得太久。

  西疆球队最终以十二比三干掉了对手,下场的时候,正好就从列队候场的林城小学面前经过,不得不说这些面孔都有点像外国人的少数民族小孩儿,给了训练营小球员们很大的冲击,可能有种打国际比赛的感觉吧。

  白浩南却再次注意到对方小球员们脚下穿的全都是最便宜的帆布足球鞋,刘大丰以前穿的那种,而且球衣也是最便宜的那种化纤面料假名牌。

  不过没说啥,和对方教练笑着点点头,一个带点络腮胡子的大肚子卷发男人,对方的笑容也没啥你死我活的比赛情绪,还给白浩南树了个大拇指。

  带着这样的情绪,白浩南再面对自己对手的时候,也对那教练很和气的微笑握手,结果对方的敌意就很明显,一触即放,回头更是一出来就是四五个人高马大的球员,这让白浩南很有点挠头,卧槽,对方其中两个看起来面相长得那么着急,难道都不查一下年龄真实性?

  雪亮的内场灯光已经投射到墨绿色的地垫上,更显得那些白色画线清晰醒目,这种五人制比赛肯定不用反复研究对方的首发名单,换人都是走马灯似的,所以白浩南低头看自己的小球员们把碎钉球鞋最后检查下鞋带,他就抱着手臂坐在广告牌边缘伸出手掌接受他们上场时候的一一击掌了:“不要受伤啊!”“注意保持距离!”“抬头,记得抬头!”

  每个孩子都能像训练时候养成的习惯,清晰的把白浩南针对自己说的话重复一遍,然后蹦跳着冲上球场。

  周亮亮依旧在守门员前面,几乎所有在场观众跟教练们都会认为这支来自绵林的小学球队还是会贯彻那种重炮台的打法。

  精心调节了范围的灯光,是能笼罩到广告牌的,白浩南恰好就是个侧影,目光专注的看着自己的球员们在地垫上原地蹦跶几下,裁判走上去,才收起眼神准备观察对手,然后却发现陈素芬横举着那个手机,用一个可能普通姑娘很难做到的弓箭步侧身蹲在自己侧下方拍摄,镜头明显是对着他的:“干嘛?!”

  陈素芬才嘿嘿嘿的就那么蹲着退回去:“莎莎叫我拍的,你别管……”

  白浩南也不分心了。

  果然,比赛一开打,对方冲出来的几个球员显得势大力沉,无论是凶狠程度还是阅读场面的能力,都是超出了这个年龄的成熟。

  特么十七八岁前的青训球队,真是大一岁就有清晰的划界,有时候看见球场上相差一个多头的身高,真心想问问要不要这么明显。

  林城小学这边也就周亮亮的身高体形能抵得住,对方当然更冲他来,一个比他还高点的孩子直接顶住他,把周亮亮使劲压回自己的半场,接连两次传球冲撞,那肩头和上肢力量让白浩南都有些皱眉,回头看看替补席上其他孩子,表情已经带着些嚣张的味道:“怕不怕?!”

  也许从老陈叫万年替补白浩南到场上带去下半场新指示的时候,白浩南已经养成了五六个字传达准确信息的风格,就像他送球员上场时候的叮嘱一样,从十五六岁就在干着这种差事的他,仿佛又特别清楚这些孩子的心理。

  也许有人说话语远不如刀枪棍棒拳头有杀伤力,但教练的话对小球员具有特别强烈的影响力,很多青训小球员难以记住其他老师说的每句话,好多年以后都能记得教练当时对自己的具体要求,这跟成年球员是不一样的。

  甚至更像是女人对情人的话语那么敏感,白浩南恰恰也是擅长这种的,他刻意带点挑衅的口吻让小球员们接二连三的梗脖子:“不怕!”“绝对不怕!”

  稍稍撩拨下情绪,白浩南就开始换人了,把队上身材最为灵活的几个孩子朝着场上换,留下的也就是中流砥柱一样的周亮亮,虽然他被彻底压回了后卫的老本行,根本得不到抽特么一脚的机会。

  被换下来的三个球员都有些被撞得东倒西歪的感觉,拿球太艰难了,对方身强力壮稍微拿球就是啪的一下,哪怕正常的身体接触冲撞,体重轻的都会吃亏啊,裁判都接连叫过两次犯规,这在不允许下地铲球做危险动作的U12小队员里面算是很粗野了。

  白浩南却斜坐在广告牌上朝着替补席上狂喝水的孩子们调侃:“这下知道让你们跟U14的打有什么好处了吧,要会动脑子!”

  这时候看场面上确实是,三个新换上去的没那么强壮,却步伐灵活,速度奇快,根本就不和对方结实身板对抗接触,快速变向到处跑,也就把周亮亮一个人留在守门员前面左支右挡!

  对方不知道是不是从林城小学这里借鉴的,反正尽量过了中场也在拔腿就射,但可能没周亮亮那么针对性的演练过,更主要还是阿兴终于像个脚底装了弹簧的猴子一样,半蹲的动作也能猛的拔起来朝着足球飞来的方向鱼跃!

  这种比赛都是用的四号球,虽然小点,但是力量一点都不会减,这看起来并不厚实的守门员却总是能用握紧手套的拳头,直接把球打出去!

  他很少直接抱球,都是这样一拳击出去,而且还不是正面迎球,就是好像摆拳打在对方脑袋侧面一样,斜着各种角度撞击,于是对方力量越大,就越容易被他打飞打远!

  效率奇高!

  这时候就能看得出来这个守门员的敏捷特点和摔不死的皮实了!

  打了十来分钟,就看见阿兴高捶低挡的的在门前蹦跶了四五次,对方强力轰门的结果不是被身前的周亮亮竭尽全力的阻挡,就是阿兴这样摔得全场都在哎哟惊呼的夸张防守!

  白浩南的队员们却对阿兴摔得天翻地覆习以为常,这货不是自己都喜欢飞来飞去,还最享受鱼跃飞出去那下么,只是这门一共才五米宽,犯得着这样每次都把自己飞起来再重重落地嘛?

  要不是这墨绿色地垫真有些减震作用,恐怕白浩南都要怀疑阿兴是不是给摔嗨了!

  相持了这么十来分钟,双方都没进球,白浩南确认周亮亮和那三个灵活的孩子都已经在东倒西歪中适应了这种频繁身体接触的冲击,对方还继续换了两个人来轮番冲击,他也变成坐在长凳上抱着手臂,好像有点冷的样子缩脖子问旁边的刘大丰:“记得我跟你说的了没?”

  刘罗圈清晰的复述了一遍:“躲开!别有身体接触!”

  再听孩子自己絮絮叨叨啰嗦几句,白浩南点头:“上吧,你知道换谁。”

  教练不指定换人号码,这确实是少见,刘大丰跳起来顺着广告牌后面到换人区的时候,身边一个个队友都在对他伸手掌,原本有些激动得摇摆的少年终于在一次次击掌鼓励中定下神来,站到白框区喊:“六号!六号!”

  声音有点小,还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下白浩南,发现教练依旧没有帮自己提高嗓子叫喊的意图,只能自己好像突破极限一样在这种充满嘈杂的场地边缘尖着嗓音:“六号……六……”

  得亏是五人球场,正在回头跑的球员终于注意到他,连忙转身过来交替,带着急喘气的推一把刘大丰上去时还补了句:“他累得不行了!”

  刘大丰背上的号码竟然是11号。

  传统的11号正规比赛球员,就意味着是边锋,也是最容易出现妖人的地方。

  这个个头不到一米五的孩子,跑上场的动作甚至让现场都稍微安静了下,毕竟全场一直都只有这个聚焦点,前面比赛打得胶着,不是所有人都看得懂里面的门道,场面正有些无聊呢,就看见这个好像带着点鸭子步……嗯,就是卓别林那个著名的动作,虽然没那么明显,但有那个神韵!

  只不过刘大丰的脚下频率极快,跑起来好像小腿在翻滚似的,连对手都注意到了他的好笑动作,却没几个注意到除了守门员的四个小球员相互调整了下阵型。

  接着周亮亮拿到球,想都没想直接向前给到几米外的刘大丰,一直侧身眼睛死死盯住那个皮球的少年,就站在球场中线过去一点,右侧靠近边线的地方。

  皮球滚过来的时候,可能在他的眼里,甚至整个世界都稍微停顿了下,类似于白浩南看见给美女扑上来的感受。

  左脚外侧温柔的那么接住皮球,对方身材粗壮的球员已经猛然扑上来,也许刘大丰过于瘦小的身材给了他更大的自信,光是用气势都能吓住他!

  坐得近点的观众甚至都能看到刘大丰面对这喘着粗气公牛般冲上来的对手茫然抬头!

  有些人恐怕都忍不住双手捂脸捂眼睛,不忍看见这个瘦小的球员被撞飞了,裁判更是把哨子紧紧的叼在嘴里随时准备吹停。

  全场有点凝固的感觉,都能感觉接下来就是啪叽一下惨烈倒地的刹那,刘大丰的左脚像黏在皮球上一样先往右侧一拨,动作做得很大,配合他的罗圈腿,甚至感觉岔开了大步子。

  猛冲的球员自然会立刻调整自己的步伐,试图封堵这边,而且他也很自信自己的身体能撞飞这个小身板!

  那左脚却就踩在皮球上那么又一拉,半米多的距离吧。

  把全身重量甩过去封堵的球员的脑子想弥补,但这个动作幅度很轻松的左右晃动假动作已经完美的把他给欺骗了,之前看起来还想鸭子步的盘腿动作,现在却十足的充满了对皮球的完美控制。

  其实整个交错动作非常快,灵巧的身形在对方半米外,一闪就过去了!

  看台上一片惊呼!

  足球终究还是个追求技艺、速度和美感的运动。

  那轻巧得像一片羽毛的孩子,没有球显得丑陋可笑的鸭子步动作,现在却充满灵性!

  就因为多了一粒足球。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