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444、人当自强方能不息

444、人当自强方能不息

  可以说教练带队来都是要给个人捞好处的。

  这跟觉悟心态无关。

  实在是基层体育教练真的很惨。

  普通体育老师在中小学里面的地位就不用说了,普通学校绝对优先保证文理科教学质量,体育课很多都是放风时间的晒晒太阳,被各种课程占用也是家常便饭,体育课也就是俗称的豆芽学科,所以大多数普通体育老师干不出什么成绩来,只能混日子,实在是没机会。

  其实只要涉及到有体育项目或者传统的体育老师其实更惨,校方之所以保留支持体育项目,就跟张锐那样都是为了让学校有个特色有个说道,那就必须拿成绩说话,省级、国家级学生比赛多少冠军多少名次,这么大的国家这么多学校,哪怕有百分之一的学校在争取这点荣誉那也不得了,竞争激烈到要争冠军就得走歪门邪道。

  因为这种专项体育教师教练员都是实行聘用制,两年内拿不出来成绩就得被辞退。

  所以给小孩子绑沙袋,吃药,改年龄这些事情才层出不穷,不然咋办,在生存面前什么温情和理想都是狗屁。

  骂学校?学校领导一样有巨大压力,学生家长、社会和各方面都在要求他们必须出成绩。

  骂体制?如果不是这个巨大的体制在要求压着学校跟各级部门保留体育空间,给出各种体育特长的倾斜,恐怕全民健身,学生体育早就灰飞烟灭了。

  巨大的教学体系,巨大的市场利益,巨大的教育成长压力,都在共同挤压,要说那些官员、校领导、体育老师刚刚走上自己岗位的时候,没点理想没点情怀?

  都在现实面前慢慢被磨得低头。

  绝大多数人都没法撼动现状,他们也想不到能去改变。

  想不到找寻更好更合适的青训之路才是彻底改变这一切的方向。

  哪怕有些人在艰难前行的选择去改变,结果还会被这些人嘲讽挤压。

  以小组第一出线的林城小学队在结束了比赛之后,立刻被组委会安排尿检和骨龄查验,连国家电视台正在采访的编导和摄像组都有些不厌其烦的抱怨:“这些孩子一看就没问题,还举报!不就是嫉妒么?”

  组委会技术方面肯定以足协方面的人为主,态度公事公办:“有投诉有举报就得按照流程来,现在我们也得有举报有回复,理解下,不做亏心事也不怕鬼敲门嘛。”

  这话还是有点不好听,陈素芬在体育系统长大,不会口无遮拦,但情绪要宣泄:“英雄冲锋陷阵,小人冷嘲热讽!”

  马儿习以为常笑着握手签字,在表格主管单位上签下自己的名字担保,但也提出要全程严谨查验手续,各种乱七八糟的事儿,他恐怕比白浩南还清楚。

  白浩南笑眯眯,招呼有点紧张又不知所措的孩子们:“去去去,你们几个尿尿的时候对准点,嫌杯子小带个饮料瓶进去啊,别怕看着尿不出来,以后有的是这种显摆的机会,只有打得好才轮得上!”

  看见小球员们立刻前呼后拥的冲进卫生间叫喊谁来看着尿,组委会的人都笑着摇头跟过去,马儿也笑。

  编导摄像组更是多看几眼这个之前不起眼的教练,戴眼镜的女编导还笑:“哟,你们这个队的教练都是帅哥美女嘛,光头外籍教练也帅!”

  白浩南不单独撩妹,免得陈素芬顺便拿别人出气:“谢谢谢谢,感谢你们辛苦忙碌了……”

  其实事后体育馆出来陈素芬就有点后悔了:“这种时候脾气不好!觉得你辛辛苦苦做的事情还被栽赃诬陷,心里就一肚子火!”

  白浩南无所谓:“这种事还少了?长得漂亮就不要怕人嫉妒,你小时候不也没少被人拉头发是不是?我挨这一刀,不是因为你漂亮?”

  陈素芬终于没忍住,软绵绵的靠着伸手环住他的腰,隔着薄薄的快干面料T恤都能摸到后背上那清晰的刀疤,特别是两头愈合时候留下的疙瘩。

  周围小球员们立刻开始大呼小叫的闹腾,陈素芬也不撒手,一起吃过晚饭回了宾馆更明目张胆的拖白浩南进房间,因为很多家长也住在这宾馆里,之前还是很注意都分开各住各的房间,今天的说法是要看电视,看国家电视台近乎于现场直播的比赛节目!

  好吧,孩子们也很在乎这个,白浩南还得叫助教多协助检查下孩子们的情况,两个专门被带出来见世面的外语专业助教偷笑点头。

  其实也没干什么,就是很想抱着,这种三星级宾馆里面常见的圈椅都没能把陈素芬拆开,白浩南坐那翻电视频道,她就把自己横坐在上面,怎么扭麻花似的抱住白浩南的腰靠在他胸口,还使劲把自己想蜷得娇小些,可惜以往引以为傲的长腿破坏了她这个思路。

  白浩南明显也是享受的,享受这种亲昵,单手搂住她跟抱孩子差不多,但注意力还是放在电视屏幕上,总策划方那边今晚要把淘汰赛对阵局面抽签列出来,因为四个赛区各有十六支队进入各自淘汰赛,那么几十支队如果公开在电视节目里抽签,估计一个多小时都全看干巴巴的抽签了,所以不出所料的这个对阵抽签,只是节目开始的时候提了下,然后就是各地比赛中的画面镜头,剪辑得还挺动感好看的。

  乔宇那个出人意料的守门员单刀肯定是重点播放的,在室内场地比赛的优势就体现出来,好几个机位能从不同角度抓拍重演,慢镜头回放还有周围观众惊叹鼓掌的气氛烘托。

  而且这种只把场地中央亮起来,周围一片暗黑的场地设计,看起来就像NBA赛场那么牛逼,特别是现在坐满了观众,好多人手里都挥舞着手机屏幕或者体育馆门口发的充气棒,让整个赛场的热烈程度远比实际现场感受到的还要澎湃。

  白浩南看得津津有味,陈素芬可能对他这种浪子回头的专注喜欢到骨子里了,默默的不说话,只看他的脸。

  痴男怨女般的都能抱着一个多小时挤着。

  果然,最后名单直接宣布排列在屏幕上,单个赛区十六支队的对阵图白浩南早就准备好了手机拍下来,虽然不太清晰但能看个大概就行,然后嘿嘿嘿的笑起来。

  陈素芬这才把发热的脸蛋贴在他胸口轻声:“怎么?”

  白浩南点自己的手机屏幕:“你看,西疆阿拉泰小学就跟我们分到不同的半区,也就是说除非打到决赛,我们和这支整个分赛区看起来最强的队伍是不会碰头的,而实际上前四名去平京,这不就是避免我们和阿拉泰小学会过早碰头么?这就是黑幕,哈哈哈!”

  陈素芬调整下头靠着的肩窝角度,能看见点电视了:“我们有实力有炒作话题,所以主办方也希望我们能走得更远是不是?”

  白浩南坐得更慵懒些:“以前我只会瞧不起这个瞧不起那个,一眼看得出来这些猫腻也都是心头骂HMP,这个社会就是这么到处都有潜规则,天下乌鸦一般黑,但换个角度,当我们努力让自己成为有价值的那个,懂得怎么利用这些潜规则猫腻那才是最符合这个社会现实的。”

  陈素芬都有些迷恋了,伸手摸他下巴:“你……好棒。”

  白浩南低头做个深情款款的模样:“你才是最好的,我那么混账,你都一直看好我,想我变得能做事能成器,现在不是大圆满了?”

  陈素芬有点瘪嘴却被他的恶心样马上出戏,还笑出声了:“又来骗我!”可笑容一闪而过,还是有点感伤的味道:“我是一直相信你,可我也有放弃你,如果不是孩子……”

  白浩南来个公主抱:“我那时,唉,到现在也不是好东西!承蒙您看得起,要不要趁热运动下?”

  陈素芬刚会意的抛开杂念,回以娇媚眼神被放在床上,房间门就锤得震天响:“老白!老白!上网了上网了……”

  听着那一堆声音,白浩南不得不收回爬山的手,耐住性子检查身上衣服没问题开个门缝:“上什么网?!”

  一群小兔崽子后面还有家长,好几人站在另个房间门口使劲挥手:“网上也有我们队的消息了!”

  白浩南脾气真的挺好,再说队员和家长们这么热烈,他关起门来那啥也有点不对味儿啊,大声回应关上门过去看了。

  家长们有带着笔记本电脑上网的,激动的点开网页,好多关于这群少年的视频!

  原来伊莎那边终于趁着电视台连续出现周亮亮和乔宇的镜头,适时推出了之前给白浩南看过的那段少年球队宣传片,还有一段剪辑的少年球员们训练时候的集锦。

  有种球员就叫集锦球星,形容的就是看剪辑过的射门集锦呢,简直是惊为天人,但实际上放到比赛中来看,就会觉得逊色平淡不少。

  这段集锦明显就是抓住这种特点,故意把很多精彩的瞬间给集中起来,一两分钟的集锦里面各色各样穿着宗明训练营球衣的孩子,各种年龄段,各种娴熟的颠球、过人、射门、杂耍……

  踢过足球的都明白,这个易学难精的玩意儿,是谁都能有过那么几个精彩绝伦的恰巧高招,白浩南这号儿没天赋的都能在职业赛场最后打出一记石破惊天的世界波呢,这些天天都在赛场上锤炼的孩子,谁还没能有个恰巧的时候呢?

  大多数镜头都是那些随时记录的监控视频截取下来的,但偏偏就是这种镜头,看着才格外真实。

  如果说有了这颇有些叙事结构的宣传片和拼凑起来的集锦杂耍,关键还得传播啊。

  家长们惊喜不已的到处点开来看,只要搜索全国小学生足球大赛、少儿电视足球大赛甚至德洛兰杯的字眼,都会跳出来这些视频,这分明就是伊莎那帮网络营销搞顺手了的班底,借着关键词的东风在打擦边球,在搞竞价排名和付费推广。

  这两天国家电视台在连续播出关于足球大赛的专题节目,等于是在给宗明足球训练营做广告了,别人只要好奇的搜搜关于这次比赛的内容,很容易就会看到宗明的视频排列在前几位。

  周亮亮和乔宇的个人资料也能排在这些搜索结果里,怪不得孩子家长和小球员们都激动了。

  看得出来搜索量很大,好些足球论坛、社交网络平台、足球爱好者聚集区都在转载,训练营家长孩子们最喜欢关注的自家贴吧更是连篇累牍的发这些链接,各个年龄段的家长羡慕的多,说下回论到他们孩子年龄段,也要这么齐心协力的到处转载宣传!

  白浩南是叮嘱过伊莎可以使劲炒作,但最好还是等电视大赛有了效果再开始,没想到她理解的就是这样捆绑借东风,也行!

  他能做的就是给周亮亮几人叮嘱别昏了头,以为自己真是腕儿了,说到底还得是其他队友的大力支持:“而且我们队的特点就是,大家轮流出彩,没准儿明天就是周亮亮给其他队友协助,乔宇你估计在淘汰赛也只能做阿兴的替补,除非特殊情况下不能再有这样冒险的打法了。”

  今天好好疯狂了一把的乔宇嘿嘿笑着摸头:“知道知道,今天不是葱儿帮我回抢,怕是就要被别人打空门打反击了。”

  白浩南评说一番,确定了明天的大概阵容和打法,才回房间去。

  陈素芬躲在被窝里哧哧笑:“终于把事情说完了?”有些慵懒的伸手出来,白浩南瞥见换了色彩艳丽的运动内衣,当然是心领神会的延续之前刚开始的运动。

  不过这回就是乔莹娜打电话来破坏了:“我看到这次足球大赛的报道和各种市场推广了,在平京举行的决赛圈现场我也要去的,你有没有把握一定能去?”

  白浩南镇定老成的带着节奏感:“能……一定去!”

  乔莹娜对声音多敏感,立刻狐疑:“你在干嘛?”

  白浩南悠长的嗯,她马上呸的挂了电话,不过接下来陈素芬的电话马上就响了。

  这特么还是不是人过的日子了。

  没个停息的时候!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