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442、天若有情天亦老,看到机会来一炮

442、天若有情天亦老,看到机会来一炮

  第一场比赛简直没什么悬念。

  查尔斯在场边一次次笑得哈哈哈,很是吸引了游弋在各个场地边的摄像机镜头。

  马儿也站在旁边的遮阳蓬下诡笑。

  白浩南他们的战术太龌龊了。

  五人制足球别看人少场地小,其实打起来相当累,这就像篮球场上会有很多往返跑一样,不像正规十一人制比赛,很多时候足球运行在另一边的时候,还能歇口气,这打起来就得不停跑,没谁可以置身事外,所以换人也是无限制的可以不停换反复上下,只要在换人区先出后进都能随时上下,甚至不用经过裁判允许。

  这都保证了球场上的攻防频率非常之快。

  感觉到处都是腿!

  但这种玩法最早就是巴西人捣鼓出来的,甚至国际上的标准叫法就是个葡萄牙语室内足球的意思,很多没能进入职业大赛场的巴西足球爱好者都花费了大量的精力在这个游戏上,其中也包括了白浩南的好几位外籍教练,简直玩成了人精。

  对于这种人数少,范围小,不太可能做很精巧复杂战术配合的打法,成年人队伍里面,起码巴西爱好者里面早就总结出来一个必杀技,那就是架炮远射!

  只要过了半场,瞄着就是一脚重炮!

  因为场地就这么大,这个打法简直就像是很多足球电游玩家的作弊操作一样,只要瞄得够准在门框范围内,力量够大球速快,也就是个篮球半场的距离,小守门员很难扑住。

  本来这些十一二岁的孩子很难打出这么有力的射门方式的,但白浩南听了巴西教练的建议,要了马儿原本足校的那个周亮亮,这个已经在梯队建设里面打了三年中后卫,朝着队长方向培养的高大结实孩子,最擅长的就是后排插上然后嘭的一脚!

  如果这还不够,他身前的两三个队友尽是拿到球,故意朝着他面前轻轻一递,顺着滚动的皮球迎球就射,这种运动球七分力量也能变十分!

  哪怕很多打偏打飞的球,也很容易被中间的防守队员挡到,但七八次射门总能奏效一回。

  关键是这种打法极为省力,几乎所有球员都在为周亮亮服务,分头拼抢下来足球,并不谋求辛苦的突破冲刺,三个人品字形分开朝着对方扑上去,为的就是带开对方球员,让周亮亮面前尽量腿少点,然后往回轻轻一给。

  一米六五的身高在现如今营养良好的十一岁孩子中间不算出奇,但重点是结实强壮啊,看着就颇有大将之风的调整两三步脚步,最近大半个月要了他以后,几乎全都在强化训练这一招。

  势大力沉嘭的一声。

  老实说,成年人站在正面球路上都有种心惊肉跳下意识躲避的本能!

  唰的一下,皮球就带着强劲的力量,甚至都没什么旋转的应声入网,三个吸引防守注意力的孩子欢呼着往回跑,周亮亮站在中圈接受队友一个个的拥抱,这孩子也没啥表情,但嘴眼之间明显是在强撑装深沉。

  查尔斯又哈哈哈。

  陈素芬又低头在比赛日志上面做记号。

  马儿伸长脖子看周围其他场地靠过来的球队和教练,索性摘了自己脸上的墨镜和棒球帽,那就更加吸引火力吧!

  如果说开始靠过来的观球者很多是因为这个来自不知名三线城市的队伍十分钟就灌了对手四个球,后面潮水般涌过来的就是因为马儿了,他的名气在教练和很多家长眼里还是国内老字号的第一,一个劲的找他签名,马儿却翻过广告牌坐到教练席上去。

  于是马儿带的队伍在这里的消息不胫而走,凡是不比赛的球队上下都围在四周看,因为是临时场地,没有搭建防护网,但内场半人高广告牌和周围两三米高的喷绘背景足够遮挡了,踢飞了也有的是观众捡球。

  所以这块场地周围很快围得水泄不通,分赛场组委会本来安排的摇臂摄像机在别的地方,都不得不临时把航拍设备给飞上天。

  白浩南只悄悄的和马儿隔着队员点点头。

  尽一切可能引起注意力,获得关注,可能才是他俩带队参加这个比赛的初衷吧。

  场面上对方球队面对这样的打法简直无解,因为一对一挡不住周亮亮射门,多来两个形成一堵墙必然就导致那前插的三人得到空挡,周亮亮感觉面前挡住了就把球给别人,瞬间形成两三个人轻易面对守门员。

  半场过去已经被进了七球,对方初上赛场的一群小孩子被打得垂头丧气,还好从下半场周亮亮就被换下去休息了,可只要这边稍微打得有点反扑的苗头,白浩南就会叫周亮亮起来热身。

  对面的教练可以说是秒懂,如果这么磨蹭下去,可能这边也就演练阵型打练习,可真是还有更多想法,那就不客气了。

  感觉一直大马金刀坐在场边喝水的周亮亮像个核弹头似的,好多后面挤过来看的观众都在对他指指点点,没看见的都听得神乎其神,感觉只要他一射门就有!

  其实打飞打偏的有好多!

  白浩南就不停的走马换将,三五个球员不停轮换,查尔斯看得都有些着急了,他知道这些孩子基本上都是踢后卫的,正经打前锋前卫的四五个都和刘大丰一起坐在边上憋得不行。

  马儿和陈素芬也知道,不过他们脸上就泰然,还得忍住不要诡笑。

  白浩南低声用英语给查尔斯沟通,其实他没有要求孩子们要收着打或者什么,只是把不擅长攻门的派上去瞎折腾,保证自己还有几个进攻套路不要被周围的人观察到。

  巴西教练理解白浩南故意留几手的做法,但是对对方教练居然马上就能懂事的放弃进攻感到匪夷所思。

  白浩南得给他解释:“我不认识他,但他很清楚如果跟我们硬打只会被进更多的球,小组循环赛,这样打下去很可能会比小分算净胜球,你可能不知道我们中国人算小分是厉害的,反正都是输,何必在我们这里被打出一堆净胜球呢?”

  这也是中国足球界一个深恶痛绝的事情,默契球。

  可能在中国人的思维模式里面,投机取巧已经是深入骨髓的东西了。

  查尔斯使劲皱眉摇头,白浩南摊手:“我没让孩子们放弃进攻,只是这几个不擅长,要是误打误撞进了我也没法,但是这种明知道拼下去没好处就放弃的态度,欧洲赛场里也有吧?曼联、切尔西各自最生猛的赛季,其他对手都放弃跟他们消耗,巴萨、拜仁在联赛里也没少享受这种待遇。”

  查尔斯摸自己光头:“话是没错,但你们中国人为什么就最喜欢在这些事情上面花心思,而不是在技战术上呢?”

  白浩南都耸肩了:“我也不知道,估计是我们从小就三十六计、孙子兵法之类的勾心斗角习惯了?”

  查尔斯好奇这个三十六计。

  白浩南答应让陈素芬帮他在大学周围的书店找找有没有英文版的。

  于是就在这样聊天的过程中,孩子们又打了两个进球,九比零结束了第一场比赛,这种比分在少儿比赛里面很常见,其他队伍还有十几比零的,但输球一方的教练完了就过来给白浩南握手说谢谢,让能听懂这俩字的查尔斯一脸怪相。

  陈素芬正在填写赛后表格准备待会儿去书店,就被分赛场组委会的工作人员找着去了,于是只好安排助教去。

  查尔斯他们带着孩子们回宾馆休息备战下午的比赛,白浩南自己开始背着手转悠别的场地,马儿想一起被他嫌弃了,实在是他现在已经成了好多人争相合影签名的大目标,太不符合白浩南阴悄悄的旁观作风。

  但是第二场比赛没看几处,陈素芬打电话找到白浩南的方位,激动的过来会合:“组委会也知道马儿和我们的战斗力了,邀请下午安排我们到馆内去打!还说要是成绩一直好,会尽量一直安排我们在场内!”

  白浩南笑:“这就跟乔子选秀一样的道理嘛,为了好看总要有些种子选手,我们这样打得好看又有漂亮教练的队伍,自然是首选了!”

  陈素芬佯装生气:“我就是个花瓶?!”

  白浩南鄙视她:“李琳当了好几年的花瓶都还在兢兢业业的当,你就客串下还有情绪?长得漂亮就不要怕别人看!”

  陈素芬又想乐得把他抓起来背摔了,但现在知道甜蜜:“以前都是故意让着我被我摔的?郭警官都说打不过你。”

  白浩南不承认:“别听她瞎说,开枪射击说不定能比她强,打架嘛,你说我从小到大什么时候打过你?”

  陈素芬哼哼,得忍住这样的公众场合不拉拉扯扯,两人都背着手到处晃悠,结果她还看见个踢得很棒的孩子,驻足一直看到中午吃饭,俩人也没回去跟球队会合,打电话通知了下午换场地,就溜达到外面校园惯有的美食一条街享口福了,顺带还要睡个午觉,主要是陈素芬觉得最近这样午觉规律了,从小到大的发育规律也在见成效,很喜欢。

  下午三点,两人才在体育馆外场见到了重新集结起来的球队。

  白浩南还特别揽住刘大丰和另一个前锋:“这样奔着冠军去的比赛一共要打八场左右,然后还要争取去平京,你们是用来对付后面的对手的,所以刘大丰你就别脚下随时玩球了!”

  没了足球的刘罗圈简直有点手足无措,好像陪伴自己好几年,特别是在各种被人看不起没人理的时候,最亲近的朋友被带走了,非常非常的不习惯,走路都越发别扭,还是陈素芬叹口气找个行李包给他拎,这孩子才稍微正常点。

  好在下午的比赛场地换了,所有不上场的球员能够坐在四周,躲在不被舞台灯光照耀的角落,这孩子又偷偷把热身完毕后放在那的几个足球拨弄过来踩在脚下,白浩南不许他玩球,那就挨着,哪怕挨着都会觉得安心不少。

  下午的比赛也证明了组委会的决定是正确的,从外面广播和大屏幕上随时滚动的比赛场次分布,几乎所有人都知道马儿带着那支林城小学队,下午在内场比赛,上午得在场边站得水泄不通的场面,现在只需要在体育馆周围看台上就坐也能舒舒服服的欣赏了。

  而且可能也是午后温度最高的时候,只要不是特别有关注或者自己队的比赛,几乎所有人都集中到体育馆内来看了,数百上千人的观众,都在周围昏暗的看台上,看着聚光灯下站出来的孩子,当然也看马儿被组委会邀请坐到了主席台上,实话说,上午坐在这里的足球名宿还没他耳熟能详的大牌呢,组委会简直埋怨他上午怎么不来坐这里,马儿自然又是一脸的憨笑。

  白浩南却跟查尔斯细致的观察到孩子们的兴奋度有明显提升,舞台感的赛场,周围嘈杂的看台都让孩子们感到兴奋,陈素芬赶紧记下来。

  可比赛的走向却跟上午没区别。

  一上来还是周亮亮不停远射!

  真的,现在的孩子,特别是发育还早点的普通女孩子,十一二岁长到一米七的都挺多,还不算特别能提拔到排球、篮球队的身高,周亮亮这样的身高在所有参赛队里也只能说是比较高,不算高得离谱。

  但是所有人都看出来这个林城小学是反复演练过这种远射战术,近乎于成年人队伍的打法,就是简单的架好炮台,让他看准机会猛抡一脚,如果对方敢拼命好几个人堵枪眼,周亮亮都很有隐蔽性的假射真传的最后关头把球捅给其他人去收拾守门员。

  再次确认这个队伍就这么简单的套路,硬是能打得对手哪怕知道这个样子,也有点没脾气!

  要破解这个办法,唯一的就是压住,使劲压住这个身材壮实的远射后卫,派一个灵活的家伙缠住他没法舒舒服服的起脚,其他人继续防守其他人和空挡。

  但是要仓促之间立刻找到个孩子能满足这种要求,还得给孩子说清楚怎么纠缠,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

  反而是有些队上可能有类似周亮亮这种高大脚头硬的孩子,心里马上看得热乎起来,特别是看见周亮亮又用蛮横不讲理的方式猛射进了三球,另外助攻传给其他人见缝插针好几次!

  于是,要跟林城小学打的,自然想方设法来克制这个打法。

  觉得取到经的也赶紧回去召集孩儿们操练这个远射功夫,可能都会在接下来的比赛中收到奇效。

  殊不知这样人云亦云或者只看表象的做法,自然就掉进白浩南他们的坑里。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