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441、穿过那些光鲜亮丽,拨开云雾见光明

441、穿过那些光鲜亮丽,拨开云雾见光明

  经过一天的热场,本来白浩南对场地是失望的,但真正带着孩子们走上比赛的时刻,又有点惊喜。

  被布兰克他们这些讲究细节的巴西教练养叼了嘴,平整软硬适中的场地习惯了,走进那个起码有十多二十年历史的陈旧体育馆时候,周围生锈的窗户,凌乱不堪的看台,连地板都到处有磨损拱翘,白浩南是真不满意的。

  哪怕很清楚上面出文件,下面敷衍了事的做派,但现在他好像已经把这些小球员当成自己的孩子看待了。

  这种环境能让孩子们感受到踢球的光荣和热血么?

  高速奔跑的时候摔倒怎么办,推进的时候被地板拱包破坏了带球轨迹怎么说?

  特么外面的社会都发展到什么程度了,有些官员的思维模式跟二十年前真是没区别。

  所以跟马儿苦笑着,草草的安排孩子们熟悉下场地,陈素芬还得赶紧去联络买几十双适合在这种场地上踢球的平底橡胶鞋,根据教练组的经验,常见的乒乓球鞋、羽毛球鞋就比较合适,就是电视上经常听见球员们在地板上磨得吱吱响的那些鞋子,摩擦系数对带球的效果最好。

  陈素芬有各种大学校友散布在西南西北地区的体育行业,完成这个事儿倒也简单。

  当时白浩南觉得最凌乱不堪的就是周围那些布满桁架、安装设备、线缆之类的场面,其他各省市的球队都只是来门口看了眼就走了,查尔斯他们还是带着孩子们在场地上认认真真的反复跑了好多遍,据说是让他们熟悉大概哪些地方要回避。

  白浩南和马儿坐在看台上只能说得这样训练孩子们的适应力也不错。

  结果等到全队第二天抵达体育馆的时候,还是低估了这个高度发展的社会,拥有好多专业人士都在前进带来的改变。

  好像就在一夜之间,外墙都有些瓷砖脱落的体育馆前面立起来好多漂亮的广告板,好几米高的大广告牌上自然是本次赛事的主要宣传,体育馆前广场排开四块篮球场大小的临时搭建五人制场地,横幅、氢气球拖拽着的大幅标语、充气立柱、各种世界球星的立牌,还有国际著名俱乐部的球衣人像,就缺个脸的那种,所以这里挤满了各种各样的小球员把自己的脸凑到人像板后面去拍照。

  昨天还显得空荡荡的体育馆外场真是立刻有彩旗飘飘锣鼓喧天的感觉,空中回荡着《破晓》的音乐,能把乔莹娜那么精雕细琢的歌曲放成广场舞的格调也是没谁了。

  超过四十支西部地区各省市有足球传统小学队伍正在陆续云集抵达,都是孩子啊,教练忙着带他们熟悉场地,疯跑吵闹玩耍,白浩南感觉就是六一儿童节自己经历的磨难再次重演,远远的带着跃跃欲试的小球员们绕着边先进体育馆,还很有鸡贼风格的要把传统延续下去:“这个时候是人最多的,要动脑子想想,待会儿全都进来了,我们提前出去,不就可以随便拍照玩耍……”

  这时候孩子们已经齐声哇!

  高喊:“老白!你真棒!”然后拉都拉不住的瞬间溃散四处跑掉。

  原来进了体育馆大门就在内厅摆开了好多桌上足球、弹珠游戏、投币的足球游戏机、甚至还有几台开着屏幕的足球PS游戏机和大屏幕电视,刚来的孩子和教练们被外面的场景吸引了,几乎全都在外面,没人发现这里才是最有乐趣的。

  白浩南和陈素芬啼笑皆非的对看,马儿从后面走进来也有点笑,但指外面回望:“好多队伍,就只有十来个人一两个教练,重视程度很低啊。”

  但是反观这内厅里,周围同样布满了漂亮的各色喷绘立架,遮住了周围陈旧的墙面设施,更是有一群摄影摄像人员好像在守株待兔,这会儿悄无声息的就开始围着兴奋不已的小球员们拍摄。

  承办活动的电视台重视程度很高。

  白浩南感觉自己的兴奋程度也在慢慢调动起来了,虽然不过是个U12梯队的小学生比赛,但环境气氛确实是可以影响专注度的,谁也不喜欢在那种看台空荡荡的场面下比赛不是?

  陈素芬关注的点和女性有关:“好多队伍只有球衣,连队服外套都没?”

  西京七月初的气温虽然没江州那么火炉,但确实是只穿短袖球衣也行,但细化到身体感觉的宗明队,孩子们穿的都是纯棉T恤和迎接开幕式的全套轻薄运动服和运动鞋,这也是为了让孩子们从小就养成仪式感,白浩南要求的,一定得有那个范儿,自己都觉得自己很牛逼的感觉。

  马儿站在旁边忆苦思甜:“哎呀,不是谁都跟你这富养队伍的派头一样,往年每到这种全国打比赛的时候,我就挠头!一年六十万的各种差旅费都心惊肉跳,哪里还有心思去张罗这些服装费哦。”

  白浩南对远处正走进来的教研室主任挥手示意,低声炫耀:“我也没想到这重点中学是真有钱!”

  马儿苦笑:“特么以前哪有什么重点学校愿意搞足球,都是奔着成绩去,连体育课都要压缩的。”

  白浩南得意:“我狗屎运好!”

  这时候被提着的摄像机也慢慢转到他们这边来了,远处的教研室主任见状都下意识停住脚步,白浩南和马儿却神态自若的转换话题聊天气和下面热闹的场面,果然跟在摄像机后面的编导认出马儿来,惊喜不已的提出能不能对他做个采访,马主任多泰然的点头,白浩南正偷笑不已的看看这真是用单反相机一样的玩意儿在拍视频,拉着陈素芬准备招呼孩子们玩玩就可以走了。

  结果编导又拉住了漂亮的女教练,想请她自我介绍下队伍,哪怕没名气,这么漂亮的教练也比一群男人采访养眼啊。

  也就白浩南这个时候不会被关注了,他低着头招呼自己玩得不亦乐乎的小球员们去。

  很多事情真是注定了一开始就不公平,起码现在白浩南的队伍获得的关注已经比其他队伍多了,也能说这仅仅是因为运气?

  还不是因为他们抱着的态度就是要取胜,撇开了外面那些毫无意义的场面,直奔赛场希望能更早做准备。

  不过面对各种游戏想把孩子拖走有点艰难,连刘大丰这样儿都能脚下盘着个足球,伸长了脖子挤在边上可怜兮兮的看别人玩PS游戏,他显然是没碰过的,只能看别人显摆。

  白浩南看看外面其他队伍还傻不拉几的在太阳下乐呵呢,就放自己的孩子们多玩会儿,自己抱着手臂和查尔斯他们站在赛场看台的门边,昨天凌乱不堪的看台现在虽然没有太大变化,但一片灯光架已经好像演唱会那样升到高处,然后投射出一片亮如白昼的光区来!

  这时候白浩南才注意到整个体育馆内部原本四周的窗户已经全都被遮光布盖上了。

  所有看台都暗黑一片,得适应了光线才能看清椅子和走道,于是整个体育馆内部所有的聚焦点不由自主的集中在舞台一般的场地中央!

  而且这时候那颇有磨损的场地地板上已经铺上了暗绿色的不知道什么东西,白色划线是那么清晰明亮,周围还有不少品牌的广告牌,跟昨天已经是天壤之别了,白浩南转头和查尔斯他们都频频点头,开始伸手抓了各种游戏前面挤着的孩子们过来。

  小孩子嘛,感觉还是抓到手里的东西新鲜,真抓开了,眼睛看着下面的绿色场地,大多都能飞快转移注意力,夸张的哦……跟着白浩南走下去,查尔斯还有闲心教刘大丰怎么带球下梯步。

  走得近了,白浩南才分辨清楚那暗绿色的还真不是薄薄的一层装样子地毯,而是二指多厚的户外游乐场用的那种地垫,很重很扎实的墨绿色带点颗粒感,绝对很适合孩子们奔跑比赛!

  一边招呼孩子们跳上场地感受下,一边转头吩咐助教,赶紧带着为大家服务的十来个孩子回酒店,把原本准备的碎钉足球鞋拿过来,这种场地肯定还是别用刚买的薄底儿橡胶鞋了。

  所以,当外面那些球队嬉闹不已的进到体育馆,肯定又在那片游戏区拥挤不堪的玩得意犹未尽再进馆内来惊讶,林城小学的队伍已经在场边坐好,甚至又接受了一大轮现场那种轨道上的大型摄像机拍摄,反正没人也没事儿,就当是调试设备呗。

  好像就是得益于白浩南之前那种教导,面带微笑、抬头挺胸,眼睛看着前方甚至就是镜头的姿态都不用特别要求,这帮孩子展现出来的感觉就是和其他闹腾不已的同龄人不一样,甚至那种故作老成的镇定把本来想指挥他们的女场务都逗笑了。

  白浩南则气定神闲的坐在旁边,和马儿陈素芬还有查尔斯他们对这种比赛现场满意的进行最后商量。

  当别人关注在那些花里胡哨的路边风景时候,只有专注在目标上的人,才会把一点点不管是有意无意的优势积累起来,直到最后压倒对方。

  这甚至促成了现场导演调整下开幕式的站队位置,把这支报名时候看起来很不起眼的林城小学排在最前面!

  他们也想让镜头画面漂亮好看啊,谁愿意尽拍些乱糟糟的歪瓜裂枣了。

  所有队伍排列到场上去举行开幕式的时候,白浩南和马儿坐在看台上,让查尔斯和陈素芬站在场地里。

  果然这再次促成了摄像师一次又一次不由自主的把镜头停留在这边,全场所有教练就特么一个老外,再加上陈素芬那怎么都能把运动衣穿出特点来的长腿小鹿风范,林城小学的胸前字样真是一次次被记录在案。

  马儿看着背后宗明国际则被标在了球裤屁股上,也是忍俊不禁:“你那帮人啊……为了出名,真是什么办法都敢用!”

  白浩南都习以为常了:“这就是个吸引眼球的时代,你说我那秘书那么漂亮,吸引注意力能省多少广告费,要不要干脆再喊她过来呢?”

  马儿哈哈哈,旁边的教研组主任早就笑得合不拢嘴了,使劲拍照传回去给领导献礼。

  啰里啰嗦的一连串各种领导讲话后,好像还要跟平京等三地同步,主席台上的领导们一起推动扳手,寓意推动青少儿足球运动发展,比赛才正式宣布开始。

  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比赛都是上下半场各二十分钟的压缩版,除了馆内这个用于直播的场地外,外面四个,体育场上分隔出来四个,一共九块场地,让分成九个组的各五支队打单循环淘汰赛,其实一天就能让整个分区预赛打完,孩子们的精力是成年人甚至都难以比拟的。

  但组委会还是选择每个队每天打两场左右,两天完成,九个组的第一名和成绩最好的七个第二名出线打淘汰赛,也只打两天,四天也是保证各地球队开支不要那么高昂的合适区间。

  按照报名表上的安排,白浩南他们第一场比赛是到外面广场踢的,光是球鞋都准备了三双的林城小学可以说是最胸有成竹的。

  没能入选的小队友们一方面羡慕同伴能上场,另一方面也真是担起了服务的责任来,一个个穿着绿白两色运动服帮上场的脱衣服换衣服,整理鞋子,几乎一对一服务得有条不紊,陈素芬背着手在后面指点叮嘱,上场的热身跑动,不上的把每个人的球衣球鞋包给整齐排列,谁谁谁负责饮水毛巾,谁谁看管东西,都分配好才回来给马儿笑:“他有个溙国球队经理,专门负责安排这些事情,我只是临时顶班。”

  马儿一脸了然的欲言又止,最后指白浩南,看他的表演,旁边的助教连忙也确认掌中宝摄像机是在录制比赛画面。

  白浩南和查尔斯站在场边,哪怕是五人制的小学生比赛,两人也穿着整齐的运动服,快速鼓掌调动起孩子们的情绪,拍拍他们的肩膀就把五个孩子送上球场了,守门的果然是那个伊莎家乡来的小子,个头不高这么热的天却裹着长衣长裤。

  刘大丰进了十四人名单,却一直坐在边上守着那一大桶加了点葡萄糖和盐分的纯净水。

  哨音一响,他的双眼充满羡慕的看着同伴冲跑起来,腰背一跳一跳的很想站起来,但脚下依旧习惯性的用脚尖拨弄玩耍足球。

  白浩南还是鸡贼的习惯性隐藏杀手锏。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