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梦想为王 > 440、我们不一样

440、我们不一样

  连马儿都吃惊,他看过多少青训的孩子了,眼前这种花里胡哨甚至个别有点杀马特风格的潮男训练队是真没见过。

  带点亮光漆皮面的黑色小夹克,里面白色衬衫,破洞牛仔裤的小帅哥,要不丝光棉棒球服跟胸口吊坠和哈伦裤的小痞子,铅笔长裤和黑白高帮运动鞋,映衬着橄榄绿的长袖T恤格外斯文雅气,还有看似中规中矩的灰色夹克,却有长T恤撂出来现出些不羁的味道,更不说一个个孩子头上梳得油光水滑的发型。

  哪里还是他见惯了灰头土脸,或者五大三粗的运动队?

  在马儿的印象中,起码都得十八九岁二十来岁才开始在乎打扮,而且要学会打扮那都得摸索好几年?

  哪个教练允许球员把心思放在这种场外无关的东西上?

  那些家长吃惊的是孩子仿佛突然就长大了,感觉两个月前加入这个训练还是个孩子,现在竟然真有了成年人的早熟。

  一个个抿着嘴,尽量扬起下巴的模样虽然还有点幼稚,但已经竭尽全力的在展现自己了。

  伊莎哪怕在电话里面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也没想到啊,一群普遍一米五,个别一米六的孩子就像刚刚洗掉了稚气一般,成排站在她的旁边,而且都学着双手互握背在身后稍微岔开点双腿,用这样高昂的姿态面对同龄人和家长教练。

  外籍教练们比较开放,吹口哨赞扬这些新形象,其他踢球的孩子应该更多是羡慕。

  羡慕这些脱胎换骨一样的同伴。

  家长们初期的惊讶以后,还是热烈鼓掌,这些孩子的爹妈更是最兴奋的,他们知道自己没掏钱,这就是训练营的做派了。

  不是钱的问题,而是这个训练营确实不一般。

  白浩南和陈素芬最后下来,看着外面大量的手机镜头和部分记者的蹲守,很轻松,走到伊莎这边接过麦克风:“让各位久等了,因为晚上就要带队前往西京,到这次全国电视大赛的西部赛区报到,所以我们刚从林城小学培训中心回来,回到省城,还是先让球员们改换下自己的形象,一群充满梦想和希望的U12梯队球员,虽然平均年龄只有十一岁,在我的眼中,他们已经是男子汉了,知道自己会在足球这条路上走很远,是不是?”

  可能真是第一次成为所有人的焦点,意识到自己被看成男子汉,看成可以拥有自己外形,自己的声音,自己的喜好,有种成人礼的感觉。

  其实十一二岁的城里孩子,已经懂很多了,这个资讯爆炸的年代,他们从各种各样的渠道了解社会、学校、足球、还有男女关系,用白浩南的感受来说就是一颗老鼠屎能泡出一锅屎味汤来,与其说徒劳的严防死守,不如好好引导。

  他当然是最熟悉这一套的。

  关键是这种榜样的力量能带动很多其他孩子。

  这种顺势而为的开放态度,让小球员们颇为激动的齐声:“是……”

  其实还带着童音,就像一群竭力证明自己的小公鸡毛都没长齐,也要打鸣似的叫几声。

  老陈坐在天台上都笑了,给旁边的白连军指徒弟:“小南是个适合带队的,调动情绪是一把好手!”

  没错,白浩南这么做,最直接的好处还是为了调动孩子们的热烈情绪。

  哪怕上不了场的落选小球员晚上上了火车都嗷嗷叫。

  晚上上车得在火车上睡一觉,十来个小时才能抵达旁边安西省的省会西京,毕竟按照划分,整个西北、西南地区都要集中到一个比赛点,相比辽阔苍茫的西域,西京比蓉都江州更符合中心点的选择。

  其实有家长和于嘉理的看法一样,十多个小时的火车还不如坐飞机过去呢,家大业大的不差这点钱,白浩南却对所有小球员说真能打到平京才坐飞机,虽然现在城里孩子不少也坐过飞机了,哪怕李文东和刘大丰也都跟着白浩南坐过了。

  但在孩子眼里那始终是个新鲜高级的玩意儿,白浩南这么一划拉,就让他们有了最简单直接的奋斗目标,哪怕是为了坐飞机去首都,也要卯足了劲打!

  而且自己都是从小从各地打比赛成长起来的白浩南,最清楚不过这种在交通工具上给孩子们带来的新鲜刺激感,一步步来,各种交通工具可能都会在他们未来的专业生涯里面体验到,前提是如果能一直走下去的话。

  最会跳舞的查尔斯和另一名守门员教练,外加两名年轻助教随行,陈素芬自然也跟着白浩南一起的,本来还邀请老陈也去重温下,但老教练很清楚自己的身份不适合走到台前,哪怕肯定可以借着这种全国大赛遇见些熟人关系提供或明或暗的帮助,但相比自己挂着的那个罪名被曝光带来的伤害,还是得不偿失,有马儿以蓉都省足协官员的身份一同前往就足够了。

  所以在伊莎安排的拍摄团队给所有孩子做了一系列摄影摄像以后,林城小学宗明国际队上上下下三十多号人加上不少家长就踏上了赛程,对,林城小学那边还有位体育教研室主任也随行,他主要是全程买单,重点中学的财大气粗是白浩南都吃惊的。

  本来乔妈妈也想义不容辞的带队前往,乔子和白浩南好不容易才劝住她留守后方才是最大的功劳。

  真要是来了,陈素芬可不又要悲愤欲绝!

  她现在多么喜欢这种和白浩南一起努力前进的感觉啊,可能真是从小时候最大的梦想了吧。

  国字号官方的比赛有个特点就是爱谁谁,别指望赛事组委会会把酒店、训练场地、交通工具之类给安排得有多妥帖,毕竟在某些居高临下的眼光里,能让你来就是多大的恩赐,绝对没有主办方组委会的主人翁精神,自个儿折腾吧,来不了就是自己的损失了。

  还好有马儿这样人面儿比白浩南广得多的大佬,一个在省文体单位的老伙计趁着暑假到来,直接安排到承办大学的校园宿舍,下午还在楼下球场搞了一个小时适应性训练呢,然后就是参观大学体育馆里面的室内赛场,明天熟悉场地,后天才开始正式比赛。

  当晚白浩南就带着查尔斯他俩,陪马儿和林城小学的教研室主任一起去请老伙计吃饭。

  西北风味的美食让两位已经能娴熟掌握筷子的巴西教练大呼过瘾,但西北人喝酒的热情可能就只有教研室主任和马儿来承担了。

  所以陈素芬打电话来的时候,白浩南还多诧异,难道这都要查岗?

  结果陈素芬是喜笑颜开的让他看电视,国家电视台已经开始在预热这个赛事了。

  就在餐厅包房里面打开电视,果然乔莹娜已经站在灯光璀璨的舞台中央高歌《破晓》,国家电视台做这方面的东西专业水准还是非常高,歌曲本身也足够热血和激昂,虽然周围伴舞的那些穿着紧身足球服的男女动作让包房里的职业人士都嗤笑不已,但歌声还是让马儿他们忍不住一起鼓掌了,马儿很自豪:“我们蓉都的歌手!我们老白……”

  这个时候看了眼白浩南,两人光是眼神就意识到不能随便暴露乔莹娜和林城小学的关系,甚至包括她母亲就是这家培训中心总经理的事实,因为这太容易联想到潜规则之类了,不愧是老江湖,硬是能把话头截住:“老白要是打到了总决赛,记得找她签名啊!”

  教研室主任本来准备跟着马儿吹嘘自家培训中心和乔莹娜关系的,也很有眼力的闭口不谈了,被白浩南耳语了几句也频频点头发短信回去遮掩下这个事情,然后一起欣赏了歌声,还有后面慷慨激昂的主持人口号,接着对平京、西京、沪海、粤州四个分赛区做了详细的介绍。

  老实说,那个西京本地省文体单位的处长才意识到这个改版的全国小学生比赛规格有多高,但巨大的体制内就是,这事儿不经过他们这个口儿,那就基本悄无声息,剩下就是连连举杯了。

  白浩南看到陈素芬发来助教已经检查安排小球员们休息,这才放开了和桌子上一起喝,直接把两位巴西教练喝趴下扶回去,也省得人生地不熟的出什么问题。

  不过第二天一早陈素芬自告奋勇的带着孩子们做晨练,白浩南却又被伊莎的电话吵醒:“刚从微信里面发给你的视频,我们连夜做出来的,看看没问题就要开始热身传播了。”

  白浩南睡眼惺忪的打开他真不怎么熟悉使用的聊天工具,据说这是最近泡妞的约炮神器,他完全没意识到这个能神在哪里,对陈素芬时不时的喜欢翻看他手机更是觉得啼笑皆非,特么现如今的状态他哪里还有余力去泡妞啊。

  但这点迷糊很快被点开的视频冲洗得一干二净。

  伊莎的摄影团队一直都很擅长拍点美美的服装造型,三五个小姑娘小伙子,后来拍小球员的艺术照也没什么问题,白浩南自己都跟着蹭了几张登记照,但之前伊莎就在说她想在拍照片的基础上再提升点新意。

  现在看起来就是拍摄这种动的东西了,很明显没有上回阿威找溙国专业广告公司拍得那么娴熟精细,但可能就是那帮年轻人同样带着没有任何包袱的热情,感觉在现学现做,白浩南这么个外行都能看得出来拼凑的痕迹,但是真正的创作激情是技术匮乏都掩盖不了的。

  一分多钟的视频从这群孩子们从面包车里走出来的慢镜头开始,穿着时尚、油头粉面还故作老练成熟的样子感觉是什么年轻偶像团体呢,如果没那么黑的话,甚至都能吸引点粉丝了。

  画面频闪,却叠加的是这些孩子身着球衣的定装照,一下就揭示出了这些孩子的身份,与众不同的身份就伴随在舒缓的电子音乐中展现。

  接着是孩子们光着膀子穿上球衣的样子,走上球场的样子,仰头喝水的样子,这都是慢动作,很有电影的感觉,然后突然穿插进在球场上飞奔的镜头,巴西籍教练激情澎湃的手舞足蹈讲解动作,风驰电掣般冲撞、传球、射门的画面,这些镜头又极快!

  其中一些同龄人很难看到的娴熟颠球过人动作,甚至让人惊叹!

  除了一开始下车的镜头,后面这些白浩南都能辨认出来是伊莎前段时间带着那个小团队到林城小学实地拍摄的画面,当时还以为只是拍照呢,原来已经在开始做这些准备了。

  因为后面的几乎所有镜头,都能若隐若现的看见周围被虚化的崭新训练场和校园环境,而整个视频的最后,也把镜头再次放慢到白浩南身上,当时白浩南气定神闲的坐在看台上,手里拿着小本记录复盘,还以为伊莎安排的摄影师拿着相机拍照呢,难道现在拍视频也是用单反相机了么?

  镜头当然是仰视角度,好像前面所有的镜头都是为了烘托出最后这个运筹帷幄的教练,而且还隐隐有点和第一个镜头孩子们一样时尚新潮的服装跟发型,最后画面才从旁边培训中心那一长排几层楼高的字体上扫过,轻快的音乐也在这里落幕。

  宗明足球训练营的标识和林城小学的字样停留在最后的黑底上。

  怎么形容呢,就像这样的U12梯队很少有人关心过这些孩子的激情还有他们的渴望,所有人都只是督促他们锤炼技术,不停的练啊练,却没想过怎么包装这些孩子。

  白浩南做到了,用带着这些孩子打开一扇新奇的社会大门,带着这些已经比同龄人超出很多的孩子走上足球这个舞台可能会给他们带来的光怪陆离中,起码现在这些孩子都是兴奋着的,早上陈素芬都还在说昨晚孩子们一个个都睡不着,恨不得马上比赛大杀四方。

  而对于这样一支梯队或者说训练营,还有白浩南这样的B级教练,恐怕也没有人会关心生存情况,也没有想过包装这个级别的一切。

  那么多职业队都还在挣扎,什么时候轮到这种青训梯队训练营和初级菜鸟教练来大肆宣传了?

  伊莎带着她的团队做到了。

  一场借势推广自身的戏幕,也悄悄的拉开了。

  可以说白浩南回国潜心铺垫这么久,这一刻终于登场。

看过《梦想为王》的书友还喜欢